牛通人性(续)

2020.3.20 第10期 作者:宋传杰

导语

写过《牛通人性》之后,我给老母亲打电话去,把《人在做天在看》的梗概叙述了一通。母亲说,还有下半段,你忘了?我说,没呢,留着再写一段。

本周,既想写写『方奶奶与高孙子』、又想评评『默大姐说』,想来想去,还是写《牛通人性(二)》吧。

另外,请大家重新温习一下《牛通人性》,免得读起来“没头没脑”。

政通人和(续)

知县听出老农话中有话,不悦道:“你这老儿,敢对本官不敬!”

老农从容答道:“小老儿不敢,只是觉得仅凭吹那牛犊、拍那马驹,还是爬得太慢。”

知县说:“你有何主意。”

老农取来一只巨大的人形风筝,放飞到空中;又拿出一堆纸钱,在树下点燃。

“上面有那大人在拉,下面有这小物在烧,凭你想爬高还是想爬快。”

知县大惊:“先生有此见识,为何流落乡野。敢问先生大名。”

老农说:“老夫假死避祸,隐居多年,姓名早已忘了。念你我有缘,赠你一物。”

待老农走远,知县打开礼物,却是一小小方盒里放了一块糖果。

知县不解,呐呐自语:“盒中糖,盒中糖,盒中糖……”

(图片来自网络)

牛通人性(续)

牛县长大力发展养牛业,备受好评,声名远播。

没多久,被相市长召见:“近日荆省长要来视察,点名要见那几头通人性的好牛,早做准备。”

牛县长火速回县,召集马、杨、吕三位乡长,将消息转达给三人。

县长办公室彻夜长明。

翌日,县里火速建起全牛宴农家旅游度假中心、牛肉牛皮加工厂。

待到荆省长下来巡视,在农家中心见到了:一头膘肥体壮、油光水滑、会冲人“谋”的好牛,一桌据说是第二头好牛做的全牛宴,一双据说用第三头好牛做的牛皮靴。

(没过几天,牛县长就因能力出众,被调到了省里。)

经牛县长力荐,马乡长破格提任县长。

当夜无点困意,挖空心思想,下一步怎么搞?直到天亮思路也未开开。

这时,其新县长夫人从梦中醒来,看到丈夫蜷伏在炕上两手拿枕头盖着头。啪!一巴掌打在屁股上,看你象个驼鸟。

飕的一下,马崔县长跃起,「夫人高,实在是高!」

上午,县政府办公会上,县长说,我县要发展高端产业,不要老抱着牛不放,要有更高的起点,我看鸵鸟养殖大有可为。县府各部门和各乡,看看有没有因地制宜养鸵鸟的高招……!

(图片来自网络)

活得公道(续)

“公道人”膝下只有一女。

后来母亲、妻子先后离世,“公道人”为女儿招了个上门女婿。

一日女儿外出,“公道人”在家和女婿发生龃龉。

待女儿回家,两个各有话说。

“啪!”“啪!”

女儿抬手就是每人一耳光。

“当年你有公道,如今我有母道!”

岳婿二人皆愕然!

从此,村里乡亲给女儿一绰号,「母道人」。

(图片来自网络)

死的打跑(续)

闫旺洪屡次丢人,一双眼睛急的又红又暴,成了真的“红眼蛤蟆”。

要说老闫也是个狠人,一咬牙,自己躲到后山练起了枪法。

几年后,老闫那杆枪练得百步穿杨、弹无虚发。

老闫出关后,第一时间就去找老艾比试。

老艾大惊:“村里刚发了通知,从现在起禁枪、禁猎,咋个比?”

老闫憋屈的头顶冒青烟,自己又去买了几十只兔子,养在后院。

又自己做了把弹弓,每日里打兔子出气。

一边打还要一边骂:都是你们害老子丢人。

后来村里又有了一个歇后语,「红眼蛤蟆打兔子——死的再打死」!

(图片来自网络)

人在做 天在看(续)

经此一事,青年出了名。

四里八乡都传青年是当世圣贤,各种宴请、剪彩邀约不断。

青年原本聪颖,借此机会广交权贵,并由此发了家。

到了酒场上,那一日的经历,也从“雷公爷爷绕我一命”,到“我本福大命大”,再到“能驭风雨雷电”,越说越玄。

后来,青年为让后人铭记神迹,筹款重修当日石屋,上挂一大匾。

石屋落成之日,青年亲自揭幕。匾上书有四个大字:辟雷宝殿。

毫无征兆间,万里晴空响起一声旱雷,电光吞没石屋。

电光散去,石屋和群众皆无恙。唯独劈了一青年、裂了一木匾。

翌日,好事者在石屋上写道:本无十分罪恶,奈何装叉太过。

(图片来自网络)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码字、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