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那洼初雪水

2020.1.14 第4期 作者:宋传杰

编注

2020年的初雪后,蓝天、白云和耀眼的阳光,还有地下那洼融雪的水……

(图片来自网络)

2020年的第一个星期一,出差去首都。早饭之后动身,午饭时间抵达。车程刚刚过半,忽然传来一声惊喜的轻呼: “下雪了!”立刻转头望向窗外:哇!白茫茫一片!真的下雪了!观其厚度,雪势应该不小。不过,看空中的云层正在分崩离析,这一场雪应该是昨夜里下的。掏出手机,上网检索,嚯嚯,原来首都的一场大雪刚刚收势。


到站,下高铁,转乘地铁,然后步行至目的地。走出地铁口,“重见天日”的一刻,被积雪反射的阳光晃了一下眼,鼻腔中却涌入满满的清凉感,不由贪婪呼吸着雪后的洁净空气。再抬头看一下蓝玻璃似的天空,感觉真好。

边走,边看。公路上、人行道上的雪被清扫过了,堆积在不影响通行的地方(后来看到新闻里说,环卫工人清雪夜里只休息了两个小时,干好城市管理工作真不容易)。气温回升到了零上,人行道上的残雪已经融化了。走进办公楼门口,在防滑垫上蹭去鞋底的水渍,接着抬脚一看,鞋底露出了锃黑的底色。虽说没赶上下雪,但是赶上融雪也不错啊,省了一次刷鞋的功夫。

(拍摄于当日下午京城某处背阴的共享自行车停车点)

中午从南城到东城、下午从东城到西城,条条道路都被初雪洗涤得干干净净的。偶然经过低洼的地面,能看到雪融后的积水:一眼见底,甚至能映出倒影,即使比不上京密引水渠里的水干净,却也足够清澈。遇到浅浅的水洼,就故意走进去,自己对自己解释是“想洗洗鞋底”,不知看在别人眼中,是否像童心大发、还是真的返老还童?

(图片来自网络)

两日后的上午,踏上返程之路。又是车程过半时,不自觉地望了窗外一看:呵,前一天的晚上又下雪了!?致电家人,得到的答复果然是“昨天下午和夜里是下了一场久违了的近乎中雪级别的初雪。”

一趟公差,三天两晚,约莫50个小时,

硬生生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两场初雪!

2020年的雪花啊,

是咱们有缘无分,还是你故意躲着我?


下车出站,300米外就是公交站。

这300米走的有些慢。

前100米,要过车站广场上的唯一一条马路。路上的雪没有清扫彻底,被车碾来碾去,已经是半雪半水半泥汤。

中间150米,是南北路的人行道,道上的雪经被行人踩成了坚冰,走起来一步一打滑,着实为难我这老腿老胳膊。

最后50米,是路口,在阳光的照射下,一派冰淖初融的气象……

300米走过来,不是冰场,就是泥泽。在首都洗净的鞋子,又回到了老模样。嗯,比老模样还“老模样”。

下了公交车,要穿过马路。来往的机动车辆不断,由于社区道路的路口没装抓拍设施,所以礼让行人的“春风”还没吹到此处。看好车辆的间隙,飞快“逃”到对面,幸之又幸地避开了车轮卷起的泥点。

回家放下行李,驾车出门去开会。到达目的地,停车、开门、下车、关门、锁车……正窃喜身手不减当年,一个转身,外衣扫过车身,顿时夹带上了不少 “私货”——俗称“泥巴汤子”。再看一眼爱车……咦?你是哪来的铁皮泥猴儿?

大美泉城,是我的家,是我深爱的城市。与首都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是400KM。搭乘如今的高铁,快则一个半小时,慢则不超过两个小时,就能走过这段距离。有人开玩笑说,分处两个城市,上午九点钟约饭,中午一起吃个午餐是没问题的。可以说,从时空维度来看,两座城市已经”挨得“很近很近了,只有”半日生活圈“的距离。

从发展维度来说呢?不说经济、文化、政治,单说市容市貌。

即使是冬季气温零度上下,也不惜宁愿冒着被路人诘问的风险,坚持洒水冲洗马路,城管不可谓不下功夫。

从天还没亮到太阳已经落下西山,街面上的环卫工几乎是不停地扫啊、捡啊、清除啊,不可谓不下功夫。

(以上三幅图片均由友人拍摄并授权作者使用)

从经典的冬青、矮松树等传统城市绿化植物,到花卉式的盆栽摆放,再到近年大批引进南方绿植(如:冬季还需要住“越冬防冻房”的红叶石楠),城市绿化不可谓不动脑筋、不下功夫。

工程车辆持证规定线路运行、工地执行最严格的扬尘和出入管理;去年11月还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工地清扫保洁到位,保持出入口及门外20米范围内道路清洁;大门内侧设置洗车设施,有污水回收装置,洗车污水不得排放到城市道路上;出场车辆一车一洗、不带泥上路”,源头管理不可谓没有力度。

城市里的道路,30年前裸露的地方,都不知道硬化了多少回了——花砖、大理石、广场砖、透水砖......不可谓不百般变换花样。

在飞速的追赶脚步中,家乡与首都之间,好像越来越近了。

然而,走过2020年的「两场」初雪,一洼净雪水和一洼泥雪水,把这段不大的距离里又塞了点私货。

不过,小小的牢骚过后,我还是相信家乡、相信明天。想当初,咱们连各种创城的初创、检查和验收都能顺利通过。想要扑下身子,净化这一洼雪水,还不是小菜一碟?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码字、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