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与历史研究 | 浅析唐寅《班姬团扇图》

图像与历史研究 | 浅析唐寅《班姬团扇图》

编者按

本栏目文章来自山东省一流本科课程《美术批评方法与实践》结课作业和专业实践课成果,主要分为“沂蒙题材美术研究”、“艺考之路”、“山东美术史论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图像与历史研究”、“艺术家个案研究”等多个专题系列。

浅析唐寅《班姬团扇图》

作者:孙凡闵 指导教师:沈颖

“班姬”这一人物形象从古至今并不陌生,她的故事也被传为一段佳话。有关班婕妤历史故事和美貌的相关作品,在音乐、美术、戏剧、戏曲等门类中都有所体现。在美术作品中,一般是根据班姬个人所作的《怨歌行》,将诗中的内容、情节进行视觉化的处理,将班姬的形象呈现于画面之上。最为有名的则是明代画家唐寅所作《班姬团扇图》。本文主要是围绕“班姬”的形象,对唐寅的画作进行分析,进而挖掘其中的深层含义。

图片1《班姬团扇图》,唐寅,明代,150.4×63.6cm,纸本设色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图片1《班姬团扇图》,唐寅,明代,150.4×63.6cm,纸本设色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一、画面内容和技法运用

《班姬团扇图》的画面是由一位女子和花木树石构成。画面中心是一位高瘦挺拔的女子,即班姬。她头戴簪饰,手执团扇,侧面而站,头微微上仰,正在望向远方。班姬柳眉、杏眼中带有一丝丝忧郁,高挺的鼻梁、樱桃小嘴,所描绘的是一位典型美人形象。人物站在石板上,前面有两株蜀葵,后面是三棵棕榈树以及草木、石头、台阶等。画面主要以描绘班婕妤为主,画家将人物置于画面的中心位置,四周皆有花木树石衬托女性形象。

《班姬团扇图》中,每一处景物的存在皆有其中的道理,笔者将以自前至后的顺序进行简要分析。画面中人物居于中心位置,人物前面有两株蜀葵,通过观察可以发现,班姬的团扇上也以蜀葵花进行装饰。蜀葵是一种植物,一般多在秋末向阳开花。唐寅在此增添蜀葵为背景,交代了画作创作的时间是在秋末,并将其与班姬自身的境况相联系在一起,表现出天气转凉、氛围清冷之感。从而进一步说明了团扇已“毫无用意”,表达了期待皇帝的宠幸,但已物是人非的无奈之情。

图片2 局部

图片2 局部

图片3局部

图片3局部

前文所提及的班姬所写《怨歌行》亦称之为《团扇歌》,唐寅所描绘的场景是根据诗歌进行了视觉化的处理。“团扇”也成为班姬象征性的一件物品,唐寅所描绘了她手执团扇,在此表明了秋天已被弃掉的扇子,像是自己被舍弃了一样,表达了班姬当时被抛弃的境遇。

图片4局部

图片4局部

唐寅仕女画最显著的人物造型特点是“儒雅端庄”。《班姬团扇图》中所描绘的这一女子形象具有这一特点,画作塑造了一个柳眉、杏眼、樱桃小嘴、淡妆端庄、大方的哀怨美人形象。画面用笔工细,线条劲细,衣纹描绘十分流畅。整幅画面的色彩基调以冷色调为主,极为突出的色彩为黑色的头发、树石以及灰色的衣服、棕榈树、蜀葵,画面的整体色彩为浅淡色调。画中的黑、灰两色形成强烈对比,有利于突出班姬的中心位置。设色多为淡色,这是唐寅绘画的特点之一,既是对季节气氛的渲染,也表现出当时凄凉情感的迸发。

从《班姬团扇图》整体来看,画面留有大面积空白,人物与景物之间疏密有致,这种构图方式有利于突出中心,用周围的景物来衬托班姬的形象,画家有组织的经营画面布局,达到一种凄惨悲凉的艺术效果。

二、画面的再现与理解

《班姬团扇图》中再现的人物是班姬。相传,“班姬”是汉成帝的一个妃子,在当时也被奉为“班婕妤”。她自幼能诗善赋,深受成帝刘敖的喜爱。相传,成帝为能够与班姬形影不离、始终在一起,于是下令制作了一辆辇车。有一次,二人共同出游时,刘敖应邀班婕妤同乘一辆车,她直接宛然拒绝,并言:“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乎?”班姬认为从历代古画中可以看出,贤明圣洁的君主都是名将大臣在旁边陪伴,亡国之君才会与嬖女一起,如今想要坐同一辆辇车,那么您岂不是和亡国之君一样了吗?汉成帝早年通情达理,听了这番话后,则“上善其言而止”,然则不再强求二人坐在一起。汉成帝的母亲王政君得知此事后,非常高兴地称赞班婕妤:“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正因此事,使得班姬成为后世所传颂的主要原因。

“班姬辞辇”之事得到了汉成帝的应允,后期他开始宠幸另一位美女——赵飞燕。班婕妤得知此事后,她主动请求到长信宫中侍奉皇太后。失宠后的班姬,她作了《怨歌行》一诗来自喻。正是因为这首诗,开启了后宫怨情恨愁诗的传统。

三、画面深层含义探究

唐寅非常有才华,在历史上地位颇高。他既是“吴中四才子”之一,又是“吴门画派”之一。他自幼才气奔放,十六岁就参加秀才考试荣得榜首;二十五岁父母及妻儿相继离去;二十九岁高中举人“解元”;次年赴京会试,因徐经涉嫌主考官程敏政卖题案被废为吏,他自认可耻,则放弃任职。自此事件后,唐寅不再就职,其纵情于酒色、自娱自乐,以卖画为生。唐寅的一生可谓坎坷,家庭变故、赴试被害。他无法用言语抒发内心的沉闷、压抑与痛苦,只能借助于饮酒、享于美色、游历于名山大川、写诗作画等来终其一生。

唐寅对于《班姬团扇图》的描绘并非空穴来风,他是根据班姬的《怨歌行》而作,援引于文学作品入画。一方面,唐寅对于班姬的描绘表现出对汉代美人的怀想,展现出他爱美人的一面;另一方面,表现出他对班婕妤所遭遇一切的怜悯与痛恨,表达了对班姬这一中国古代女性楷模的赏识;挖掘深层含义,则为唐寅借此来表现自己所遭遇的一切,他以班姬来自喻,表达自己一生坎坷困境下的痛苦与辛酸的感伤。同时,唐寅也凭借此作来启示后世君臣应当重用人才、正直、有担当。

《班姬团扇图》是唐寅根据《怨歌行》所创作的一幅仕女画作品。班姬自幼矜持自重、不恃宠而骄,腹有诗书华气息,历朝历代皆以其形象作为道德的楷模,她也是被后世所称赞的美人。本幅画作既表现了班姬的哀怨情愁,也是对这一美人形象的赞美,画者以班婕妤的形象来表现自己心中的愤愤不平,借此自喻,并达到了启示后世的作用。

(特约编辑:李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