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宋漫语|转身即是一年

老宋漫语|转身即是一年

2022年01月05日 15:45:53
来源:凤凰网山东

昨天早晨,划开手机屏,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幅图片:

一眼瞄下来,「CREATION, LOVE, ATTITUDE, CONNECTION」就出来了,但第五个「MONEY」却也是几乎同时与CONNECTION一起蹦出来的。呵,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出来就出来吧。但后来一看,把ATITUDE看成ATTITUDE了,应该是GRATITUDE。

虽然继续看又看到了很多,比如:POWER、CHANGE、FAMILY、SELFCARE、HEALTH、......等等,但按照这个Game的规则,我的2022年的咒语就是4个+1个了:

CREATION 创造,

LOVE 爱,

GRATITUDE 感恩,

CONNECTION 联系,

& MONEY 财富。

以这4+1个咒语,写段『惜别21、谨迎22』吧,算是辞旧迎新了。

年过六旬,CREATION就无从谈起了,还是看后浪们如何Creation吧,衣食无忧者就只求见到、听到奋斗者们的种种Creation时不眼生、不陌生、不茫然,就好了。

近期见到不同领域的一些新朋友,听他们或运筹帷幄、或夸夸其谈、或患得患失、或谈笑风生、或指点江山,我也或点头或微笑,犹如「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您说您的,我听我的,偶然嘣一句出乎所有人预料......是「姜是老的辣」还是「60's后早已out了入不了80/90's的流」,说者无心、但听者一定是有意的。

今年遗憾的是因为疫情不敢远行,几个蛮有挑战性的计划没有机会实施,出行压缩的少之又少,海拔也只走到了5600,距离6000尚差400米呢。年龄越来越大,实现目标的机会越来越小,但内心对躺平却不甘,今年年底专门看了心内和神内医生,仔细评估明年的风险承受能力——万幸,还处于有贼心、有贼胆、也有贼力的窗口内。

狭义的LOVE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

每当听到榴莲喊爷爷时,疲惫、烦恼等等就统统远远地一边去了;陪榴莲玩耍时只要一走神,她就会一字一字地说,「爷、爷、你、要、做、……么」,此时一定要假模假样地装作没有听到,任由她提高嗓音并略带不耐烦地重复一遍......

虎年是母亲的本命年,从一位老师那里提前请了一套化解犯冲太岁的法物,有备无患。与家人一说,他们告诉我,我们也请了,就算是双倍祝福吧。

自爱,也不吝啬。以前很少为自己买非必需品,今年虽犹豫些时日,但该下手时还是果断剁手了Sierra Blue Max。

广义的Love,艾青先生已经讲得很好了,「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什么是Love?溺Love是真的Love吗?我赞成法国著名喜剧作家Pierre-Augustin Caron de Beaumarchais的那句名言Sans la liberté de blâmer若/批/评/不/自/由, il n'est point d'éloge flatteur则/赞/美/无/意/义。

GRATITUDE。是的,什么都可以(暂时)没有,但感激之心必须时时有。

我几乎每天都会很感激自己。「一睁眼、一闭眼就是一天」,我感激自己的躯体又陪伴我的灵魂,度过了与往日无异的平常一天,既有美好、也有丑陋,既有幸福、也有烦恼,既有所得、也有所失,甚至既无所得、也无所失。

我每天都会感激目光聚焦到我身上的人们,无论是友善的、还是邪恶的,无论是温暖的、还是冷漠的,无论是关爱的、还是憎恨的......概括一句套话「无论是充满正能量、还是满载负能量」,它都会使我更有勇气站直身子、走好每一步路,聚焦到我身上的所有目光的力量都能推着我走得更远。

我都会感激那些愿意坐下来与我聊聊天、回答我一些充满困惑的提问的人,当然,我也更感激那些因为我单方面认为「话不投机半句多」就以某种还算合理的借口拒绝与其聊天/交谈/谋事的人能够不与我一般见识、不过多地与我纠缠......

每每思考感激,我总是忘不了伦理。每当遇到感到左右为难的情形,我眼前就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圣僧的寓言》所讲述的景象——在8600米的海拔,你是放弃再冲刺250米登顶世界之巅去搭救一个奄奄一息的苦行僧,还是默默祈祷苦行僧福大命大造化大、自己抓住最后的窗口时段去登顶?让我内心比较宽慰的是,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一种左右为难的情形是不可以达到兼顾双方利益诉求的。所以,我既要对左右为难情形的制造者和参与者表达感激,感谢他们没有把事情完全彻底地钉死到死穴上;更要感谢《圣僧的寓言》每次都能令我对这个问题尝试做更多的思考,从而更深入地考验自己的内心。

对我而言,感激,是一种态度。这也是对我第一眼把 GRATITUDE 看成了 ATTITUDE 的最好诠释吧。

CONNECTION。此咒是批评我的过去、还是鞭策我的2022及今后?或许二者都有。

十二月的某天,需要Apple店内服务一下我的iPad。经过网上预约、现场洽接之后,接待我的店员说,“宋爷爷,我是Vera啊!”“啊?Vera,你不是在CCPark吗?”“我到这里来已经两年了!我记得你上次来的时候,咱们见过面啊?”“是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从我朋友圈里也能看到我不刷星爸爸了。”

别提我的朋友圈了。微信里经常性地保持5K左右的微友,朋友圈里偶遇真的是几率比较低。是怪微信朋友圈设计的不好、还是怪我不每时每刻盯着手机刷屏?都不怪,怪的是通讯录里的人太多。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屏蔽谁不屏蔽谁、更不知道谁该被保留在通讯录里谁该被清除出去。这就是我的Connection观。

有人说,狐朋狗友万千,不抵挚友一位。此话不无道理,不过我觉着可能多少有点功利心思在里面。

也有人说,日久见人心。此话也不无道理。但现今是与时俱进、人心思变的时代,日久见到的也不一定是过去的人心,既不能用现在的人心否定过去的人心,也不宜用过去的人心肯定现在的人心,更何况如果自己变了,即使他人持之以恒,在你的坐标系里,还不同样是他人之心不持之以恒?持之以恒者,现如今是少之又少,无论是对人对事对物,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人。

有些日子,我与一位我人生中的贵人失去了联系。去年年末,重又取得了联系,还是靠一通普通的电话。越现代、越时尚的高科技手段,都比不过简单、原始的办法。offline真的是无法被online彻底替代的,不知道元宇宙会不会给我们某种机会。

岁末年初,有不少线上或线下的好消息,都给予我保持广泛connection的动力。

某位女儿「Baby on the Way」几个月了,虽然从2020年就计划的婚礼因为散发的疫情及防控措施至今无法举办——婚礼可以等到时尚的“奉子成婚”也不晚,但新生命的孕育和诞生都不能等,这是当下的国策。

在井冈山和延安干部学院的同学,去年成为科学院或工程院院士。

一位同党社友的诗词集隆重出版;

很多微友在市县换届中心想事成;也有不少微友在各行各业各自不同的岗位上船到码头车到站,终于平安地如释重负;

一位沉浸于IT工作多年的女同事下半年喜结良缘,走入婚姻的殿堂;

今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台下终于有了观众,虽然都戴着口罩并间隔落座,但这无疑是为2022、为世界展示了希望。

你会问我是与台上的艺术家有CONNECTION还是与台下的某位观众有CONNECTION?neither…nor…。已经若干年了,元旦下午六点起我只与每年CCTV的卫星转播有约。今年,由79岁的著名指挥家Daniel Barenboim执棒,这也是他第三次执棒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在音乐会快要结束的时间,老人家意味深长地、深情地发表了他的即兴致辞(听写,不一定十分准确),其中老人家认为The Covid is a human catastrope...that tries to bring all of us away from each other:

It is very important that the Wiener Philharmoniker orchestra plays this concert every year.(维也纳爱乐乐团每年都要演奏这场音乐会,这是非常重要的。)

But even more important today the world is in a very difficult situation, as we all know.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大家都知道,当今世界正处于非常困难的局势中。)

And what you see today, so many musicans becoming one, one community. A group of people who think similarly and feel the same. (而你今天所看到的,这么多音乐家成为一个、一个社区,一群想法相似,感受相同的人。)

I think this should be the example. (我想这应该是个范例。)

The Covid is not just a medical catastrophe, it is a human catastrope. It is a catastrophe that tries to bring all of us away from each other. (新冠不仅是一场医学灾难,也是一场人类灾难。这是一场试图让我们所有人远离彼此的灾难。)

And I think we should all come if I may say so, should all take the example of this wonderful and unique community, not only of great musicans that we all know, but that they feel this communal way of dealing with this terrible virus. (如果我可以这么说的话,我们都应该以这个美妙而独特的社区为榜样,不仅是伟大音乐家,而且还有他们处理这种可怕病毒的集体方式。)

I think, for me in any case, it is a big inspiration to have been here today and to play this programme with the Wiener Philharmoniker for all of you over the world. Let's take this example of humanity and deal with it also in our daily life. (对我来说,无论如何,今天来到这里,和维也纳爱乐乐团一起为全世界的你们演奏这个节目,是一个很大的鼓舞。让我们以这种人性行为为榜样,来应对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新冠疫情吧!)

…………

我怎么会不为有如此开心的CONNECTION而感到开心呢?此处,谨引用一位微友的新年诗为CONNECTION做个注 (我给Ta的回复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人人都需要相互学习。”)。

师友修道

莫向庙堂求,真龙堂下游。

褐衫怀碧玉,平凡得天授。

大师多流浪,金殿坐文丑。

吾朋皆布衣,师我道心修。

MONEY

至于MONEY,我的观点一直都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无论多与少,只要拿回家放到枕头下面,能安然入睡即可。这年头,有一句话千真万确,「Ta不是万能的,但没有Ta是万万不能的」,最可怕的时刻是躺在ICU或手术台上但预存的账户无额可扣时。

虽然MONEY是4+1的+1,但唯没有MONEY是万万不能的,因为人穷就会志短。如果不信,您可以试试的,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就免了,毕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嘛。别不相信,一年中发布的各种流调报告中就不小心展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些散发的新冠感染病例的生活是那么的拮据、那么的艰辛、那么的匆忙。

写到这里,看到有人分享了钱理群先生的新年寄语(如下)—— 共享、共勉吧。

祝福2022年的祖国和人民,

「 让我们一起向未来!祝福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