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梦幻银杏村

陈光:梦幻银杏村

2021年11月12日 09:45:19
来源:凤凰网山东

腾冲,一座从千年时光里走来的历史文化名城,位于云南省西南部,与缅甸接壤,号称“极边第一城”。

八十年前,这里曾经是滇西抗日战争的主战场。著名的滇缅公路、驼峰航线、中国远征军,都在这里留下了不朽的故事。

今天的腾冲,因为有了“中国银杏第一村”而闻名全国。梦幻银杏村吸引了国内外万千游客慕名前来。

银杏树,广泛生活在两亿年前的欧亚大陆上,是世界上最为古老的树种之一,被称为“世界第一活化石”。银杏也是一种极具观赏和药用的树木,它的叶子呈扇叶状,每当秋天来临,树叶变得黄橙橙,金灿灿,非常好看。

我们乘坐的飞机从昆明起飞,跨越高黎贡山,一小时后在腾冲驼峰机场降落。

十一月中旬,北国大地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而这个边境小城,依然阳光明媚,温暖如春,白天气温在摄氏15度。

走出机场,我们直奔主题,前往腾冲银杏村。车子一路向北,穿过腾冲市区,半个小时后,便远远地看到了那一片金黄色的世界。

图片

这是一座古老的山村,一座座古老的民居散落在群山环抱之中。从村外到村内,从村头到村尾,从乡间小路到街头巷尾,从村内空地到农家院内,到处是成片的古老的银杏树,把村庄掩映得若隐若现。田间、路上、树枝上、房顶上、墙头上、地面上,街角边、菜地里,到处都是金色的银杏叶。一阵微风吹来,金叶漫天飞舞。远远望去,目力所及之处,到处是一片金黄,大气磅礴。来到这里,仿佛置身于梦幻般的金色童话世界。

这就是号称“中国第一银杏村”的云南省腾冲市江东银杏村。是由四个自然村组成小山村,现有农民近千户,人口四千多。村民的房屋错落有致地分布在空地的四周,房前屋后到处都是银杏树,不知道究竟是银杏融入了乡村房舍中,还是乡村房舍融进了银杏之中。或许就是因为彼此的成全才有了这份独特的“村在林中,林在家中,人在画中”的醉人美景。每年的十一月中旬开始,银杏村就变成了腾冲乃至云南最美的村落。

说腾冲银杏村是“村在林中,林在家中,人在画中”,的确名不虚传。这里所说的“林”,便是银杏树。作为拥有千年农耕历史文化的滇西边陲古村落,银杏村风景区拥有天然连片的银杏林1万余亩、3万多株,其中树龄在500年以上的有上百株,100年以上的1200余株,最老的银杏王已经有1300年的历史,是云南地区规模最大、最密集、最古老的一片银杏林。每年金秋,银杏村到处铺满了金黄的银杏叶,成了大自然精心装点出来的金色的殿堂。

移步进入银杏村,村庄里炊烟袅袅,阡陌有序,满村尽带黄金甲,几乎家家户户的院子都有银杏树,一棵棵枝繁叶茂、葱茏劲秀,昂首云天,巍峨挺拔,树冠相叠,枝柯交错,烟云如盖,给整个山村添描上一层神秘深幽,如梦如幻的色彩。炊烟之间,风吹过处,黄叶飘洒,美得像一幅画。

漫步金黄的小村,我发现一个奇特的景象。村中居民家中的庭院围墙,大多是用火山石垒砌的,仅半人身高。站在矮墙边,探身往庭院里看,就能见到院子里挺拔的银杏树,舒展枝桠,荫蔽一方院落,深棕的枝桠像是条条血脉,滋养着那片片金黄。古朴的建筑在银杏树下更添了几分沧桑,落叶覆盖着屋顶,撒满了院子的空地。

在这个小小的村落里,每家每户都敞开院门,热情欢迎来自各地的游客随意走家串户。各家院落里都是火山石铺地,多是两层棕红色木屋,木屋上面晾晒着金色的玉米,每一个屋檐下,每一条小巷里,千树万树,黄叶蹁跹,牵红挂彩,琳琅满目,到处蕴含着让人着迷的气息。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徜徉在农家小院,看到的都是风景。

一阵秋风吹过,银杏叶随风飘散,就像是一只只艳丽的金黄色蝴蝶在空中飞舞, 而后纷纷落地,给村落的小道上铺了一层松软的金色地毯。街巷、墙头、水沟、瓦房,随处可见的落叶,见证着这一季最美的时光。一片片倒挂的小伞,盛满的是飘落的银杏叶,更是流淌的时光。

不经意间,银杏叶洒落发丝眉间和肩头。面对这一株株千年古树,我突然想到,古树以其历经的沧桑和厚重的历史承载了人类从愚昧走向文明的整个进程。如果我们能够从中读出古树曾经的千古沧桑,听懂古树久远的悠古回声,感受到古树的灵魂所在,感悟到古树的内在精神,那我们就能够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了。

据史书记载,历史上这一带并没有银杏树种,有的只是一片火山,以及火山喷发后形成的独特土壤。这种土壤里含有丰富的有机矿物质,基本上种什么就能收获什么。东汉时期,汉武帝曾在现今的保山地区设立永昌郡,并派遣了军队与中原百姓来这里屯兵开荒。这些中原弟子,从家乡带来了银杏果,原本只是利用它来治病。想不到这些果子一旦掉入泥土里,便能茁壮成长,于是中原的银杏果,便在极边地区扎了根。

历经千年风吹雨打,银杏树用一圈又一圈的年轮记录着曾经的沧桑变化!最后荟萃成一片金色的辉煌!沧海桑田,时移世易,如今,这儿成为了极边小城腾冲的一道精致美景。

银杏树生长极为缓慢,从一棵幼苗长成能结果的大树,通常需要四十年。银杏村里有一个习俗,一户人家如果增加了人口,需要分门立户时,长辈们分到的第一件财产,就是一棵能结果的银杏树。因为一株银杏,在没有什么自然灾害的时候,能有近万元的收入,长辈的晚年生活,便是依靠这银杏树了。

以前,江东村的男子娶亲,媳妇进门后,先要在自己的院子里,或者在自己家的地头上,栽上一株银杏幼苗。这棵成活了的银杏树,便成为夫妻两人的家产。等到了晚年,一旦银杏树开始结果,老夫妻两人的生活就不用发愁了。

银杏的叶子,犹如一把小扇子,当叶子转为金黄色时,便自然而然地从树枝上坠落下来。因而人们也会把银杏叶的飘落,比喻为漫天飞舞的扇子,当地人称这个景象为“秋状”,而满地的黄叶,村民们又比喻为“金毯”。进入金秋的银杏村,一个金色的童话世界,就这样呈现在世人的眼前。

我们去观盆景园。盆景园位于银杏公园东侧,园内陈列着扬派、苏派、海派、川派、岭南派、滇派等众多派系知名盆景大师作品近千盆,是西南地区规模较大的专业盆景园,让游客赏盆景观银杏一举两得。

然后去品银杏宴。银杏果作为银杏村特色美食,可烤可炒可炖,丰富的吃法在银杏村传承了几百年,不同于其他地方。这里的银杏果颜色翠绿,色泽如翡翠石,因此又被当地人称作"翡翠果",品尝一桌穿越了千年的银杏宴,带来的不仅是唇齿间的软糯清甜,更能感受到古老村落的悠悠历史。

图片

银杏村的村民是智慧勤劳的人,一些小小的细节,就把这个地方装扮得多娇可人。有那驻足农家小院的少女,或掬一枚杏叶,或泡一壶清茶,不经意间就美成了一道风景。转角遇到屋前贩卖银杏果的老人,一小袋一小袋的银杏果,放入汤中熬煮一下,就是一道香气扑鼻的人间美味。村子里的老太太还会把落叶收集,串成一串串银杏“花环”,卖给年轻爱美的姑娘们。

晚上下榻悬崖酒店。“沐歌静婉”悬崖酒店坐落于银杏村南面的龙川江大峡谷上,十二幢度假木屋按十二星宿布局,一户一景,与漫天繁星相映成趣,静谧而浪漫。置身酒店天台,可静观峡谷对岸松涛阵阵,可欣赏夕阳西下彩霞满天,可遥望数百年前的古战场,万千景色,藏于一方之间。

翌日清晨早起,信马由缰,闲庭信步,看满树金黄,听脚下鎏金沙沙响。雾霭在朝阳的照射下,透过树缝,如万丈光芒洒落人间。银杏林有声有息,隐于群山环抱,现于农庄炊烟之间,微风吹过,黄叶潇洒,映衬在蓝天下,似一幅画,像一首诗。

短短两日,静观了银杏村温柔的绚丽晨曦和静谧的灿烂星河,欣赏了片片银杏叶的独特秀美和炊烟缕缕的生活之气,也分享了银杏村人不缓不慢、不急不躁的农家生活,仿佛置身于佛光圣境,凝望着红尘阡陌。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光像流水一样快,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对于漫长的历史来说,一个人的一生就是河流中的一滴水,微不足道。而许多的自然生态却有着漫长的生命,它们见证了岁月的蹉跎和历史的变化。

腾冲的银杏老树,就是这样一种物种,它们是不会言语的历史见证者,而这也正是文化传承的魅力,它们早已经成为当地的名片,成为人们的思想寄托。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过客。朝代更迭,春来秋往,灰飞烟灭,树是人非。

如今,人类能够找到回忆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保护它们,就是在保护我们的文化,就是在保护自然生态,就是在保护人类自己。

(2021年11月12日于泉城)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