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漫山红叶时

陈光:​漫山红叶时

2021年11月03日 17:33:06
来源:凤凰网山东

三峡缘

一年一度秋风劲,又是漫山红叶时。应朋友相约去欣赏三峡红叶,下榻巫山县江山红叶大酒店。

著名的长江三峡,西起四川奉节白帝城,东至湖北宜昌南津关,全长193公里,由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段峡谷组成。每到深秋,三峡两岸的山峰,便被红霞浸染。红似胭脂,色如彩霞,江、山、红叶三位一体,形成独树一帜的“江山红叶”特色,展现出高峡平湖与漫山红叶交相辉映的壮丽景观,让人醉而不知其返。

巫峡自巫山县城东的大宁河起,至巴东县官渡口止,全长46公里,有大峡之称。巫峡绮丽幽深,以俊秀著称天下。三峡红叶最集中的地方就在巫峡两岸,面积覆盖100万亩,集中成片的10万多亩,品种200多个。是全国面积最大、种类最多、景观最佳、花期最长的红叶观赏区。巫峡集山峰之精粹,汇红叶之精华,是观赏三峡红叶最好的地方。

这些年观赏过不少地方的红叶。看过临朐石门坊红叶灿烂的娇容,观过济南红叶谷红叶浓烈的色彩,见过北京香山红叶优雅的舞韵,听过吉林蛟河红叶有情的恋歌,读过四川米亚罗红叶的浓妆艳丽,品过日本箱根红叶醉人的芬芳,各色红叶绚丽多彩、美不胜收,让人望之心动、流连忘返。但一直期盼的还是亲眼目睹长江三峡的红叶。

对三峡红叶的向往,始于1980年看的一场电影,名为《等到满山红叶时》。电影以朴实的手法展现了当代川江航道工人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纯真爱情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杨明和杨英,杨英两岁时全家在川江遇难,被杨明的父亲相救。从此,杨明、杨英相依为命,杨英是在哥哥肩上的背篓里长大的。父亲病故,杨明接替父亲当了川江航道信号员,每天在悬崖峭壁上工作,含辛茹苦扶养妹妹。妹妹初中毕业考上了河运学校,暑假回到家中,便细致入微地照顾哥哥的生活。杨明看到妹妹挑水爬坡费劲,特意装上一台提水的绞车。深厚的兄妹之情终于孕育成纯真的爱情。杨英毕业后高高兴兴地回到川江,但杨明却不幸因公殉职,留下了一封真情的书信,杨英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电影的插曲由著名歌唱家朱逢博演唱,旋律优美,委婉动听。歌词是“满山红叶似彩霞,彩霞年年映三峡,红叶彩霞千般好,怎比阿妹在山涯。手捧红叶望阿哥,红叶映在妹心窝,哥是川江长流水,妹是川江水上波。”歌名是《满山红叶似彩霞》,电影就是在长江巫峡拍摄完成。这首歌唱红了巫山,令三峡红叶美名远扬全世界。虽然时间已经过去近四十年,但那美丽的爱情故事在我的心里依然美丽。

船游

观赏三峡红叶最浪漫的无疑是船游,我们乘船从巫山顺江而下。迎着朝阳,客船从雄伟的龙门大桥下穿过,我们进入巫峡。船头刺破平静的江面,一道道浪花迅速向两边散去。成群的水鸭从水上游过,为平静的江面增添了生机。不时有船只迎面而来,汽笛在山间回响。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漫山遍野的红色和随风摇曳的叶片便扑进了我的眼睛,来不及躲闪。放眼望去,只见巫峡两岸,座座山峰,漫山红叶浸染了一抹抹枝头,铺天盖地、气势恢宏,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云蒸霞蔚,灿若锦绣。风中飘舞的红叶,红得像花,红得象火,红得热烈飞动,红得叫人动情,红得叫人心跳。犹如变幻不停的红色云霞,一直翻滚到天际;又像熊熊燃烧的团团烈火,连绵不断地燃烧着,一直滚落到江边。三峡红叶,惊艳了时光,激动了世界。三峡红叶美如画,片片红叶印三峡。

船行在巫峡红叶夹道中。大江两岸,青山不断,群峰如屏,叠嶂层峦,江流曲折,千回百转。红色一直是视野中的主色调,但深红中还夹杂着一些黄绿青蓝,形成一幅幅绝妙的画卷。船行其间,宛若进入奇丽的画廊。刚送走一幅风景,迎面又来无限旖旎,令人目不暇接。山上升起一丝薄雾,雾里看岸边的红叶和美丽的村庄,一时间有点不知身在何处。我想,这三峡红叶的诗情画意,是无论怎样的丹青高手也无法绘制出来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看了这巫山的“江山红叶”,其它地方的红叶也就难入法眼了。

站立船头,不由想起了那首著名的词《沁园春·长沙》“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江山红叶”是三峡红叶的特色,面对这“江”这“山”,我们应该更多地想想的“江山”如何永固,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如何实现,置身这崭新的时代我们应该做什么。毕竟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巫峡两岸的群峰各具特色,尤以“十二峰”绮丽如画,姿态万千,最为壮观,“放舟下巫峡,心在十二峰”这两句古诗词道出了人们对“十二峰”的倾慕之情。而十二峰中又以“神女峰”最为峭丽,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被它的迷人景色吸引而陶醉。船到”神女峰”下,我们舍舟登岸,步行上山,赏神女红叶,观滔滔大江。

神女峰

伫立在长江三峡的“神女峰”,是中国最浪漫最多情最富有诗意的山峰。古代神话中,神女瑶姬美丽聪慧又姿态万千,她帮大禹治水,跟楚王幽会,最后化成一块秀丽山石,日日面向长江,第一个迎来晨曦,又最后一个送走晚霞,等待爱人归来。每当云烟缭绕峰顶,那人形石柱便披上一层薄纱,更显妩媚动人。这是古老中国最多情的一块石头,也是神秘东方最多梦的一块石头。从古到今,有数不清的文人墨客为其留下了灿若繁星的诗篇,与浩浩长江一道,形成了环绕神女奔腾流淌的另一条文化江河,绵延不息,代代相传。最著名的是战国时期辞赋大家宋玉的《神女赋》,讲述了巫山云雨的由来。一首“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更是让巫山神女的名声中外传扬。

游人如织,伴随熙熙攘攘的人流拾阶而上,初升的朝霞映照山林,晶莹剔透的露珠,把三峡红叶妆点得更加艳丽夺目,如翩翩蝴蝶漫天飞舞。登山步道全程近3公里,右侧是长江,左侧是山崖,壁立千仞,怪石嶙峋。石缝里长满黄栌和五叶地锦,片片红叶贴满了岩石表面,挂满红叶的枝条从头顶穿过伸向江边。走在神女峰的山道上,仿佛走进一场千年等一回的梦境。抬头观赏山景,苍茫云海,五彩斑斓,层林尽染;低头俯瞰水色,透过满山红叶,可见江宽水碧,高峡出平湖。这里的红叶有深红浅红紫红酒红,还有玫瑰红和胭脂红,红得层次分明天真烂漫,红得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红得绵延不绝弥漫了整个山崖,红得让人见了不自觉地心神恍惚,真的是如诗如画,如梦似幻。我拾起散落在地上的几枚红叶,颜色红中见橙,叶脉清晰可见,单看一片,不觉多美,但一旦挂满枝头、成方连片,就熠熠生辉了。

站在神女山峰之巅,顿有“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叹,又有“人在天上游,船在画中行”的意境。遥望两岸青山相对开,俯瞰不尽长江滚滚来,近观三峡红叶美如画,又不由得想起了《等到满山红叶时》那部电影,想起了“哥是川江长流水,妹是川江水上波”那动听的旋律。年轻的杨明已经长眠在山峡之中了,我更愿意相信他化做了峡江山崖上的一片红叶,等待美丽的妹妹杨英的归来。他们的爱情虽然短暂,却书写了生命的珍贵、爱情的永恒。

红叶是浪漫和爱情的象征,三峡红叶是寄托相思的最好表达。人生总得有一叶的美丽,开在心灵深处的花田里,哪怕只能远远地欣赏,也会令人沉醉。它会激励你为这一份美好去奋斗,它是你的力量之源。天地之间,万物皆有灵,我相信神女峰的红叶与神女一样多情。如果朋友你是重情重义之人,请手鞠一片红叶,送给我们日益思念的亲人。如果能够邀请他们一起来现场观赏三峡红叶,那就终生无憾了。

文峰观

看完神女峰,我们乘车去巫山“文峰观”。沿途红叶满山,山水港湾与江山红叶交相辉映,蔚为壮观。文峰山屹立于巫峡西口,为巴渝之锁钥,因山形“尖耸如文笔”而得名。顶峰海拔720米,距巫山县城19公里。“文峰观”是道家道观,位于文峰山顶,始建于明代,名叫凌云观,后来破败倾塌,重修道观,便以山名命名。武当派开山祖师张三丰曾在此挂单修行。

驾车直达山顶,首先拜访文峰观。静观千年古刹,仰望参天古树,在这肃穆与庄严同在、禅意与俗念交织、佛性和尘心伴生之地,静可入禅境,动可笑红尘。然后沿着在文峰山脊背上修建的观景步道蜿蜒前行,先后穿过修身养心游览区、道教文化体验区、松林小憩服务区以及高峡平湖观光区。放眼向四周望去,漫山遍野的红叶已经铺满了山峦,如跳动的红色精灵,在山间随风起舞。半山腰耸立的白色镇水塔、山脚下的万顷碧波、飞架南北的跨江大桥、静静地巫峡港湾、新建成的移民县城,在一望无边的红色包围中清晰可见。极目远眺,长江如带,邮轮划过水面,留下长长的燕尾。平湖似镜,水面碧绿如翠。白云缭绕,雁鸣万里长空。群山环绕,红叶洋洋洒洒的落在峡谷之中,映红了山川、微醺了江水。“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三峡红叶,四季云雨,千年古镇、万年文明”的景观尽收眼底,活脱脱一副巨型山水画卷。一生中能够看到这样的美景,实在是太幸运了。

巫山自古就以红叶闻名于天下,深秋的红叶遍布巫山每一座山头。我们又乘车去了当阳大峡谷、庙宇红叶沟、官渡红叶坡、抱龙青石村和望天坪景区。秋高气爽,天高云淡。风吹白云动,霜染枫叶红。车在盘山公路中行驶,人在环线步道上行走。山间云雾缭绕,漫山遍野的红叶红得像燃烧的火焰,红得像天边的彩霞,红得像绚丽的夕阳。极目远眺,远山近坡,鲜红、粉红、猩红、桃红,层次分明,瑟瑟秋风中,所有的山似乎都在随风摇晃。茂盛的栾竹、挺拔的银杏、苍翠的松柏等点缀,红绿相间,辉映云霞,色彩斑斓。身临期间,感觉是人在画中,不禁由衷地感叹大自然的巧夺天工。车行处,不时看到农民的房子和袅袅的炊烟,听到声声狗吠和鸡鸣,颇有意境。我想,这里的农民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无限的美景,在这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里,心情一定很愉快。但愿没有恶人骚扰,没有野蛮拆迁。

叶映山红,红叶醉秋

三峡红叶的美,是一种浑然天成、不加修饰的美。青山碧水、红叶晚霞,郎才女貌,天然绝配,少一分残缺,多一许累赘。其实,人行走于天地之间,真正能打动人并永存内心深处的未必是悠然的田园、辉煌的建筑和繁华的街市,而往往是山中的一棵小树、一朵野花,甚至是一片飘飞的红叶。三峡的红叶如酒,叶映山红,红叶醉秋;三峡的红叶似火,万叶秋风,千山叶红。三峡的红叶代表着一种顽强不息的精神,它在贫瘠的土地上,抽芽、展蕊,一点点葳蕤,一天天红火,那不惧贫寒、蓬勃向上的生命力给人许许多多的启示。我摘下一枝红叶,轻柔地擦拭着、摩挲着、细细观察着,猜测它生命的轨迹。它红得那么挚诚,那么烂灿,那是一份火红的赤诚,一份赤热的沉淀。即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活的这么烂灿,这么美丽。亲手摘一枚,制成岁月的书笺,珍藏在记忆中,该多么富有诗情画意。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常把红叶当成秋之灵物来咏颂,但大多在我的脑中留下了凄凉的色彩。有人“万里云天看雁风,秋心一点叹飘零,离人更远山依旧,片片红枫书幽情”。有人思念故国山河,望断“一重山,两重山”,惟叹“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有人面对“月落乌啼霜满天”,只能“江枫渔火对愁眠”。有人“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有人“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飘零”。这飘零的红叶,实际上就是一些文人坎坷生涯的写照。在众多的红叶诗中,我欣赏晚唐诗人杜牧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那是一派清新明艳、生机勃勃的景色。深秋时节,诗人沿蜿蜒的山路拾阶而上,宽广的天空中漂着朵朵白云,在云雾缭绕的地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户人家,透露着安静祥和之美。如此美景,让诗人不由得停下脚步,驻足在这个落日余晖的傍晚。远远望去,那被秋霜打过的红叶竟然比二月盛开的鲜花儿还要红艳,美不胜收。灵性的霜林饱含着春的妖娆,夏的灼热,秋的深沉,一时间竟以喷焰缀锦的明艳,“红于二月花”的鲜活,闯入了人们的视野,赋予深沉的人生思考。细细品味诗人描写秋日枫红的诗句,对红叶更添了一层喜爱。

看得够多也想得够多了,今年暂且打住,相约明年再来,看神女溪、小三峡、小小三峡的漫山红叶,品巫山神茶,喝官渡老酒,吃巫山烤鱼、翡翠凉粉,还有那百年老字号的巫山雪枣。(2019年11月12日于泉城)

作者:陈光

汉族,1956年11月生,山东寿光人, 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75年12月入党,大学文化,曾任中共诸城市委书记、中共菏泽市委书记、山东省省长助理、山东省政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