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柿子黄了

陈光:柿子黄了

2021年10月09日 10:17:48
来源:凤凰网山东

居住的小区里种了很多柿子树。由于水土适宜,柿树长得很快,短短几年时间,上百棵柿子树便拔地而起,茂茂盛盛,郁郁葱葱。

春天,光溜溜的枝丫上冒出许多嫩黄色毛茸茸的细芽,随着天气转暖,逐渐长大,圆润肥厚,油亮光滑,翠意森然。当一簇簇小黄花落尽,绿叶间就挂上了许多圆圆的绿色的小柿子。

并非所有的小柿子都能长大成熟,很多小柿子禁不住风吹雨打,纷纷落到地上,犹如一颗颗翠绿圆润的珍珠,给玩耍的孩子带来了很多乐趣。

夏天,柿树枝叶繁茂,小柿子一天天长大,沉甸甸的缀满枝头,那些肥厚而有光泽的柿叶越发茂盛,给累累果实输送充足的营养。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黄了皮。”进入农历九月,秋风凉了,柿树上青色的果实渐渐由青泛黄,先是淡黄,很快变成金黄,最后变成橙黄。绿色的叶子,金色的果子,风吹来,枝摇动,刷刷响。院子里还有一些桂花盛开,看着这丰收的景色,闻着桂花淡淡的清香,真的让人心旷神怡。

又过些日子,叶子也逐渐变黄,而柿子则逐渐变成了橙红,最后是大红。柿子红了,就是熟了,可以吃了,但不知为什么,小区里很少有人采摘。我想,原因不外乎有二,一是现在水果品种太多,人们对柿子这种本地果子不感兴趣了。二是柿子含糖量太高,现代人注重养生保健,也就望而却步了。不管怎样,结果是让成百上千的鸟儿领尽了风光,赚足了便宜。

“秋去冬来万物休,唯有柿树挂灯笼。欲问谁家怎不摘,等到风霜甜不溜。”霜降过后,气温降低,柿树叶子也迅速变成红色,秋风一吹,飘飘洒洒落在地上。

每天清晨,柿子树下满地落英,树上就只剩下红红的柿子和啄食的鸟儿了。成群的鸟儿在枝头跳来跳去,唧唧喳喳,边吃边闹,很是兴奋,这种景色要一直持续到来年的春天。

秋风起,天渐凉,在秋叶飘落、萧瑟寥落的的季节里,那一串串火红的柿子挂在枝头,在风中摇曳,美得自然,美得充实,透着一种喜气,让人心生底气。这是秋天特有的神韵,柿子是深秋的心脏,是万千生灵的希望。

站在小山上,放眼望去,黄叶纷飞,火红的柿子燃烧在枝头,恍然个个红色的灯笼,一派喜气,蔚为壮观。收住落寞的心情,欣赏不一样的秋日画卷,会对这个收获的季节充满深情和希冀。

柿子的黄和红,是秋天的浓墨重彩,人们把各种祝福,都藏在其中。家乡的母亲会为远方的孩子,留下几个自家的柿子,等待着归期。远方的游子,会在柿子红时,愈加思念亲人,思念家乡的小河,思念袅袅的炊烟,思念房前屋后的柿子树。

我对柿子的感情始于少年,始于姥姥家。姥姥的家在寿光县稻田镇,院子里有一棵柿子树,品种是“水柿”,树干有碗口粗,四五米高,体型不大,从来不用怎么管理,但年年结不少柿子。

刚摘下来的柿子又苦又涩,不能吃,需要有个脱涩过程。姥姥把柿子整整齐齐码放到锅里,添上水,灶下烧火,把水烧到三四十度的样子。没有温度计,姥姥用两根手指伸到水里一试便知。这个工艺叫“澜柿子”,需要十几个小时的时间。

从晚饭后开始,一直到清晨,姥姥忙活一晚上,柿子就澜好了。澜好的柿子又脆又香又甜,有蜂蜜的清香,有蔗糖的甘甜,有山芋的细腻,不但质感丰富,还有着悠长的韵味。吃一口,沁腑入肺,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和欣喜。但我只能吃一个,其它的要去赶集卖了换钱,姥姥家一年的油盐酱醋全靠它了。

姥爷把柿子装满两篮子,上面盖上蓝底白花的印花布,一手一个提着在前面走,我紧紧跟在后面,稻田集离姥姥家三里路。

到了集上,找好位置,开始叫卖。工商所的人来检查,要出示大队部开具的“自产自销证明”。快到中午时分,柿子全部卖完。姥爷领着我来到小饭店,花一角钱买两个包子,让我边走边吃。包子是白面皮白菜馅的,掺了炸猪油剩下的油渣,很香很好吃,那是我记忆中吃到的最好的东西。

童年的日子是清苦的,甜甜的柿子带给我的不仅是口腹的享受,更有一种期盼和欣喜。

每年摘柿子的时候,树顶端习惯性地要留下几个,姥姥说等它们熟透了再摘下来,会又软又甜。其实,在我的记忆里,那些留在枝头的柿子从来就没摘过,留在那里任由风吹雨淋,鸟雀啄食。多年以后,我才明白:那是给鸟儿留的!那红红的柿子里蕴含着多少农人的善良和他们对生命的敬畏啊!

一晃六十年过去,儿时对柿子的印象依然历历在目,柿子的清香依旧在心中飘荡,而我渐渐地习惯了在浮华的俗世里为自己寻一方角落,执着地热爱着生活。几十年的光阴在眉梢间溜走,我用一颗火热的心辛勤耕耘,尽己所能,报效社会,早已褪去青涩,多了一份稳重和成熟,心中也多了一份平淡。

柿子营养丰富,含有钙、磷、铁等元素和多种维生素,尤其是维生素c比一般水果高出1~2倍。据说,柿子还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具有清热去燥,润肺化痰、止渴生津、健脾治痢、降压止血等功效,是治疗慢性支气管炎、高血压、动脉硬化、内外痔疮等病症的天然药物。

柿子可以深加工,最简单的是加工成柿饼。经过选果、去皮、晾晒、捏饼、上霜等四道工序,圆圆的柿子就变成了扁扁的柿饼。晒干后的柿饼,可以储存很久。在大雪纷飞的时候,围着火炉,吃几个柿饼。甜到心里的感觉,真舒服。

在山东,最有名的柿饼当属菏泽生产的“曹州耿饼”。菏泽史称曹州,这里的柿树以镜面柿为最佳,由镜面柿加工而成的“曹州耿饼”,个大无核,色泽橙黄透明,肉质细软,味道甘甜,营养丰富。

耿饼自生白霜,呈颗粒状,具有独特风味。“柿霜”具有治疗小儿口疮,润肺化痰,止痢止血降压之功效,深受国内外市场的欢迎。自宋代以来,被历代列为皇家贡品。后来进入日本、香港及东南亚地区,一直供不应求。

柿子还可以酿酒、制醋。与制造葡萄酒的工艺大致相同,即先把新鲜柿子榨汁,然后发酵、蒸馏,制成的酒和醋,具有良好的营养和保健功能,具有一定的市场优势和发展潜力。

柿子树就像家乡的农民一样,朴实低调又不张扬。春天它们把最美的花期让给了桃李,初夏的柿子花开得悄无声息,素朴至极。整个盛夏它默默生长,青涩的果子无人问及。终于到了秋天,它们冒风雨,披寒露,染风霜,在飒飒的秋风里,在万物萧条的天地间凌霜含笑,那暖暖的橘红色温柔了整个秋天。

中国人对柿子情有独钟,因为它有着吉祥的寓意。“柿”谐音“事”,古人便将诸多种喜庆吉祥的内涵融入其中。

这几年,城市的马路边、居民的庭院里,柿子树越来越多。庭院里一般是栽两棵,寓意“事事如意”。有的与杏树种在一起,意思自然是“幸福吉祥”。不能栽一棵,那是“一事无成”,不吉利。也不能栽三棵,那是“多事之秋”,是大不吉利。

齐白石老人善画柿子,留下很多绝品。“好柿成双”“柿柿如意”“柿味清香”“世世平安”“事事安顺”,老人把对生活的祝福,都画进了一幅幅柿子图里。 记得有一幅《新喜》,是老人家七十三岁的作品,几个柿子,在一瓶梅下,旁边是一壶老茶。 生活到最后是简净,所需已经不必太多,平安喜乐就是好。

人这一生,也就图个世事平安,内心喜乐。能像白石老人一样活得通透,看似简单,实则很难。在光阴里,我们会遇见很多新鲜的人和事物,只有用一颗喜悦和平常心去面对,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

世间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柿子熟时,是软的。人在逐渐成熟的过程中,也渐渐变得柔软。历经了风霜雨落,途经了阳光星辰,沿路的风景早就把一颗坚硬的心,磨砺出了润泽的光彩。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棵属于自己的柿子树,每个人都在秋中,过着自己的生活。面对世事,只有像柿子一样,持一颗柔软心,用一身火红的爱,才能把苦涩的日月沁出甜味来。

“落日西风捲白沙,关山万里客思家。芦花雁断无来信,柿子霜红满树鸦。”又是一年柿子红,漫步于柿子树下,仰望这集坚韧与柔情于一身,具朴实与浪漫于一体的柿子树,目光触及枝头那抹橘红时,心里是甜的。我在心里默念,当年想吃的时候,没有!现在不愿意吃了,你们却一起来了,真是些坏东西!

(2021年10月9日)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