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岛城的树巷

陈光:岛城的树巷

2021年09月01日 21:39:52
来源:凤凰网山东

巷,又称为“巷子”、“巷儿”,特指大街旁的小通道。 所谓大街小巷、街头巷尾,意思就在这里。

北京最著名的巷子是西交民巷、东交民巷、南锣鼓巷。成都的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苏州的书院巷、铁瓶巷、史家巷都是过去遗留下来的较成规模的古街道。上海的巷则称为里弄,最著名的当是淮海坊、老城厢、步高里,等等。

文学作品中不乏描写老街古巷、寻常巷陌的佳作。唐代刘禹锡的“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王维的“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李白的“白杨十字巷,北夹湖沟道。不见吴时人,空生唐年草”。宋代程颢则有“芳原绿野恣行事,春入遥山碧四围。兴逐乱红穿柳巷,困临流水坐苔矶”。这些都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代表作。

现代文学作品中脍炙人口的佳作当是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而在我的眼中,最有特色的还是岛城的树巷。

陈光:岛城的树巷

树巷不是一条巷的名字,是指青岛八大关东侧、太平湾北面,以太平角几路、湛山几路命名的纵横交错的十几条街道。我之所以称它们为树巷,是因为这些城市道路比较狭窄,两边全是别墅,树木遮天蔽日,犹如一条条用树木搭建起来的绿色街巷,让人脑洞大开,心旷神怡。

陈光:岛城的树巷

走进树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分列两边的行道树。都是百年老树,树干粗壮,千姿百态,盘根错节,沧桑遒劲,从中可见历史风雨。顶上枝繁叶茂,葱葱茏茏,粗大的树枝从路的两边伸向中间,纵横交错,像两只大手紧紧交叉在一起,把整个巷子密密层层、严严实实地遮掩起来,成为一条绿色长廊,迎风摇曳,婀娜多姿,真的让人感到震撼。

树巷的树品种很多,但行道树是一路一树。

陈光:岛城的树巷

有几条巷是槐树。槐树的生长特点是根向地下扎得不深,耐盐碱,耐贫瘠,也不怕气候恶劣,繁殖极快,是沿海地区不可或缺的好树种。树巷的老槐树历经百年风雨,粗大龟裂的树干像生铁铸就。巨大的枝冠,密密麻麻的墨绿色的小叶子,像一个天然的大篷,遮住漫天的阳光。树枝随风飘荡,树叶唰唰作响,就像一位快活的老人,对着行人微笑。

陈光:岛城的树巷

有几条巷是法桐。法桐树干粗壮敦实,有的一搂多粗,虬枝盘绕,青白色的树皮和即将脱落的深褐色老皮紧紧握手,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情感。精心修剪后的一根根树枝横伸出巨臂,与阔大的树叶一起,交织成一把把巨伞,交错搭成绿色通道,为行人遮阴挡阳。

陈光:岛城的树巷

还有几条巷是银杏。与槐树和法桐相比,银杏树的个头儿更高,线条儿流畅,叶子不大不小,颜色绿中带黄,明显年轻许多。有的已经挂果,像山楂,又像海棠,一嘟噜一嘟噜的随风摇晃。

陈光:岛城的树巷

巷子两边的小院内,同样栽种了各种各样的树木。绿塔一样的雪松,高大挺拔,傲然屹立。笔挺的水杉和白皮松,生机勃勃,顶天立地。形体巨大的枫树,安静温馨,健壮沧桑。还有参天的古柏和梧桐,雄伟苍劲,巍峨挺立。有的大树伸胳膊伸腿,把粗大的树枝挺到院墙之外。有的因为年代久远,树干已经斜躺在围墙之上,但树头依然向天而立,可见生命之坚强。

陈光:岛城的树巷

树巷的绿树与周边的红瓦黄墙建筑物交相辉映,如诗如画。大树和冬青、耐冬,掩映着欧式小楼,欲隐欲显,给人欲幻欲仙的感觉。蔷薇、凌霄不甘寂寞,爬到花墙上,绽放出紫红色花朵,放出淡淡的清香,使人心胸开朗。

陈光:岛城的树巷

清晨的树巷静悄悄。没有鸡鸣,没有狗吠,没有暴走团的铿锵脚步,也没有收音机放出的音乐。偶尔有点声音,那是树叶飘摇落地的微微响声,那是远处海浪扑打沙滩的低声吟唱。有早起晨练和下海游泳的人,匆匆滑过,好像光着脚走在沙滩上,不声不响。徜徉在这寂静的树巷里,你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这是浮华城市难有的宁静,抛弃了世俗,隔绝了尘嚣。

陈光:岛城的树巷

午后的树巷很安祥。树影婆娑,疏影横斜,从树叶间筛下来的花花达达的光点,跳跳跃跃地撒在人们的身上和脸上。岛城的夏日本来就风凉,坐在这树下的茶室里,掬一杯清茶,铺一纸素笺,描绘幽香萦绕的翠绿年华,或者枕着蝉鸣入睡,远离叨扰,远离喧哗,远离烦恼,美梦一定清甜凉爽。

陈光:岛城的树巷

晚上的树巷很神秘。多数街巷是空旷的,行人很少。绿树成荫,路灯透过树叶间隙洒下光斑。月光笼罩着一座座别墅,窗户上的人影时隐时现,好像在窃窃私语。不知哪座别墅传来留声机的声音,放的好像是爵士音乐。不知那里住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知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不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故事。仔细凝视别墅的窗户,仿佛有一双眼睛凝视着你,让人不禁心生一丝紧张。

陈光:岛城的树巷

雨中的树巷很浪漫。小雨淅淅沥沥地下,淋湿了天地间的一切。片片黄叶飘落在街巷的路上,远远望去,那是一片残缺的美丽。树巷始终很干净,路面宛若一条晶莹的小溪,神秘淡雅,柔情似水,安静地流淌在喧嚣浮躁的城市中。又如滚滚红尘中被遗忘的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微光。烟雨中的树巷,俨然一幅意境优美的水墨画,百年沧桑巍然屹立。风在无声处悄然而回,湿润的路面光影流泻,偶有游人在蒙蒙细雨中静静游览,渐行渐远。

陈光:岛城的树巷

树巷,是茫茫人海、扰攘凡世里安宁的乐土。一次次来到树巷,在淅淅沥沥的雨幕里,撑一把透明伞,负手漫步,沉思默想,聆听着残漏声声的雨丝丝缕缕跌落在屋檐的声音。将身心融入巷中,感受这独一无二的和平静穆,便觉神清气爽,既而豁然开朗。顿然知晓李太白“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的真实心境了。

青岛之美,美在树。朋友,如果你到树巷来,便知此话名不虚传!

(2021年9月1日于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