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岛城观云

陈光:岛城观云

2021年08月19日 08:17:54
来源:凤凰网山东

曾经在泰山之巅遥看那浩浩荡荡的“云海玉盘”奇观,也曾在美丽的那拉提草原仰望蓝天上绚丽缤纷的彩霞,曾经在青海湖畔欣赏青藏高原上如烟似雾的流云,也曾在一万两千米高的飞机上俯瞰似万马奔腾的云海。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在岛城青岛的绿树红瓦、碧海蓝天中静静地望天观云。

文学大家沈从文先生曾经这样评论过青岛的云:论色彩丰富,青岛海面的云应当首屈一指。有时五色相渲,千变万化,天空如展开一张张图案新奇的锦毯。有时素净纯洁,天空只见一片绿玉,别无它物,看起来令人起轻快感、温柔感、音乐感。一年中有大半年天空完全是一幅神奇的图画,有青春的嘘息,煽起人狂想和梦想,海市蜃楼即在这种天空下显现。

来到岛城,只要抬头仰望,便可看到蔚蓝的天空和永远的白云。有时是轻如薄纱的浮云,时聚时散,飘摇不定,转眼之间,乘风而去,犹如云舟,遨游天河。有时像春日的鲜花,灿烂着,怒放着,铺天盖地,簇拥成团。有时又像大海的波涛,燃烧着,翻滚着,浩浩荡荡,气势磅礴。有时又像整齐的几何图形,神奇着,变幻着,排兵布阵,万箭齐发。

青岛的云就是这样,一年四季,一天二十四时,不同的时间、不用的地点,呈现不同的景色,让人欣赏到不同风格的美!

清晨,我喜欢站在太平角顶端的岩石上遥望东方,看日出前后的云。

脚下是大海,岸边礁石林立,空气清新,万籁俱寂。一开始,天上没有云,海天一片灰色。

慢慢的,东方渐渐发亮,天际浮起鱼肚白。很快,天和海逐渐变蓝。突然,天边冒出一片乌云,把蓝天遮盖起来。

红红的太阳跳出海面,云霓中射出七彩霞光。海面映衬着霞光,乌云顿时变成了七彩流云,海天呈现纯净和瑰丽,让人心旷神怡。

太阳慢慢地上升到一定高度,投射出万丈光芒,为那纯洁无瑕的云霞镀上了灿烂的金边,富丽堂皇,明艳照人。很快,云海又像大海涨潮时那样翻江倒海,犹如巨龙扭动着身躯,随着太阳上升。这景色真是美不胜收,让人觉得心胸更加宽广。

岛城观云,信号山是一定要去的地方。原因不仅在登高望远视野开阔,更多的是它层次分明的感觉。站在山顶,前景是绿色的树木,中景是红瓦建筑,远景是海水环绕,惊涛拍岸,漫天云彩,虚无缥缈。只有站在山顶的旋转观景楼中,才能俯瞰康有为笔下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城市全貌,乱云飞渡仍从容。

我喜欢傍晚时分站在信号山上,看青岛湾和汇泉湾日落前的火烧云。

天边堆着厚厚的白云,与海面若即若离。太阳缓缓下降,越来越大,越来越红,云也渐渐变红。眼看着,火红的太阳被埋在了云里,火红的云彩遮天蔽日。彩霞与海面交相辉映,涂抹出一幅色彩浓烈的油画。道道金光从云层射出,撒下大片金波,满世界像被泼了红油漆似的红了起来,仿佛有人用手提着彩云那宽大无比的裙裾,裙边在燃烧。

这就是火烧云,所有的美景,全在这大片的云里。天海笼罩在一片金色之中,美若画卷。绚丽的天空,如镜的大海,神秘缥缈,如同幻境。目不转睛地看着,想着。活着真好,永远地活着多好。对生命的热爱,对生命短暂的无奈,一种强烈的感受,不由自主袭上心头。

站在崂山之巅看山之中、海之上的云,自然是另一种风格的美。

崂山地处岛城市区东部,三面环海,一面靠陆,是中国大陆万里海岸线上的最高峰,自古就有“海上名山第一”之称,是道教文化发祥地之一。主峰“巨峰”险峻高耸,海拔1132.7米。

当万顷云层汇拢在山涧峡谷之间,无边的云浪便排空卷来,一座座山岭被吞没,仅有几处高耸的峰尖若隐若现,真的是“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茫茫云海,滔滔银波,如万马奔腾,直涌天边。正如清代诗人江鹤亭所说:“白云倒海忽平铺,三十六峰连吞屠,风帆烟艇虽不见,点点螺髻时有无。”

漫步在前海的沿海步道上,凝视远处海平线上的云,那是岛城独特的美。

层层叠叠的云团,一排排,一层层,一簇簇,一片片,势如大海波涛,滚动翻腾,变幻莫测。有的像滔天巨浪,拔地而起,扶摇直上;有的像万马奔腾,风沙滚滚,尘土飞扬;有的似巨轮劈浪而行,船底刚好有乌云衬托,就像行驶在万顷碧波之上;有的则像超级巨兽,张牙舞爪,虎虎生风。它们排兵列队,御风而行,显现出逍遥、浪漫、壮阔或不羁。而这一切,都只是转瞬之间,很快便成为另一番景象了。

海边的云彩总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形态,我十分欣赏这美丽的景色,它给人以生机和活力。每个人都有着探寻美的眼睛,美景到处都有,就看你会不会欣赏。美,就在每个人的心中。

八大关的树历史悠久,遮天蔽日。走在八大关的街巷里,抬头从树冠缝儿里偷看天上的云,真的是别有风味。

阳光从枝叶间投下来,有些刺眼。用手打一个凉棚往上看,便见蔚蓝的天上,白云如驹,闪耀浮动,匆匆飞过。自然就想到了南宋诗人朱熹的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半亩地的一个池塘,可以像镜子那样澄澈明净,把“天光云影”反映出来,而从这小小的绿树之间,也可以看到天光云影,使人心情澄净,心胸开阔,你我也算是有点文人的情怀了!

偶尔站在五四广场周边的高楼大厦下面,仰望大厦顶端,你可以发现,那空中的白云,有的从大厦顶上和高楼之间疾驰而过,有的竟然直接飞进了大厦的玻璃幕墙之中。这壮丽的景色,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胶州湾大桥是中国目前最长的跨海大桥,大桥如一条蛟龙在海上腾空而起,蜿蜒游弋,气贯长虹,汽车在大桥上行驶三十多分钟才顺利通过。多次乘车疾驰在胶州湾跨海大桥上,看周围海面上的云,那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美。

车行桥上,如同船航海上,放眼四周,茫茫一片。海面水平如镜,漂着小舟、轮船,远山云雾缥缈,对面城市中耸立的高楼,如海市蜃楼,模糊可见。清澈的白云随风飘动,低到伸手可得。云环抱着天与海,海顶托着云与天,天裹挟着云与海,大海、蓝天、白云,融为一体,车行其中,犹如进入海上仙山,只让人飘飘欲仙。

我也曾跑到黄岛东海岸的“摄影之岛”上,隔海遥望对面岛城建筑群上方的云。那是一种摄人魂魄的美。

这是一幅让人肃然起敬的画面:前面是碧绿的海,远处是雄伟的城,城的上方是滚滚的云,云的上方是蔚蓝的天。湛蓝的天空中,那些云,大朵大朵,大片大片,或漂缈或起伏,或漫卷或舒放,纵横自如,来去有踪,飘然若仙。

这是画吗?这是写真。这是共和国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这是岛城人民拼搏奋斗的丰碑。白云匆匆飘过,我仿佛听到了民族复兴的铿锵脚步声声!

心中有爱,觉得岛城的乌云也美。那是一个阴天的清晨,我来到海边,拍摄下了满天的乌云。

不知是谁用淡墨在天幕上涂了一层黑色,不知是谁又在这淡墨上面抹了一层浓墨。墨汁蘸得太多了,似乎就有一滴一滴的水要从天幕上滴落下来。狂风驱赶着乌云,像驱使成群的黑色野马,狂怒地在天池里冲撞涌动着。天和地像被翻滚的乌云紧拉着,浓浓地连在了一起。团团乌云像疯狂的狮子,在灰白的云上翻腾。

震撼人心的画面还是雨后的云海奇观。空山新雨后,岛城云如流。如梦如幻般的云海别有一番滋味。负离子在云海中翻滚,簇拥着那软软绵绵的云霞,神奇缥缈若海市蜃楼。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看!

中国画家笔下的云,有千姿百态的白云,有安然静谧的灰云,有畅酣淋漓的乌云,有朦朦胧胧的雨云,有飘飘欲仙的行云,有深暗滞重的夜云,有破晓黎明的晨云,有夕阳西下的火烧云,可谓千变万化。其实,云与墨本是一家,要看水墨画,请到青岛来,不分春夏秋冬,抬头便可看到。

青岛的云,就是这样轻盈、清爽、悠远、素雅、高贵,让人不得不悠然产生那么多的幽思和情愫。这一道奇异的美丽,足以证明一代文学大师七十年前笔下的描述是那样的生动鲜活。

这哪里是在望天观云,分明是在欣赏优美壮观的水粉、水彩、水墨画。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的让人眼花缭乱,五体投地。采一朵云而去,装饰心中那片天,清幽和美意自然由内而外溢出来。蓝天白云不是酒,却能真的醉人。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看天边云卷云舒。”天上的云,时刻变幻着美丽的姿态,而唯一不变的是宠辱不惊的气度。只有真正拥有了云一样的胸怀,方能真正感悟到宠辱不惊的人生魅力。

有首歌叫《故乡的云》,“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歌词带着淡淡的忧伤,充满对故乡的深情怀念。

我的故乡,渤海湾畔的一片黄土地,历来不缺美丽的云彩。天上飘过的云,不知哪一朵是从故乡来。我曾是故乡的一片云,随风飘荡,飘落在离故乡几百公里外的地方。从我头顶飘过的云,请将我的思念和祝福,捎给故乡的亲人。

我喜欢天空的云。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幸福美丽的云彩,永远萦绕在你我的心头。

(2021年8月19日于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