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Feng观察丨百强县里看山东,亟待挺起县域“脊梁”
山东

区县Feng观察丨百强县里看山东,亟待挺起县域“脊梁”

聚焦百强县域的山东力量。

8月4日,赛迪顾问发布了《2021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下称“报告”),作为观察全国各地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参考报告,从中能觅得各地县域经济活力,当然也能观察到山东力量的变化。

区县Feng观察丨百强县里看山东,亟待挺起县域“脊梁”

能从昆山学到什么?

百强县作为县域经济的排头兵,是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领航 员”,见贤思齐,借助解读百强县能够为县域发展提供一种良性建议。

今年报告中一个明显的看点是百强县中GDP(选取2020年数据,下同)千亿县域达到38个, 较上年增加5个。 38个“千亿县”中,江苏省共占16席,浙江省第二,有9个,福建省4个席位,山东有2席,为龙口市和胶州市。去年千亿百强县中,山东仍是2个,对比标兵,山东差距明显。

一直以来无论是百强县、百强区亦或百强市,江苏省均是第一方阵,以百强县来看,江苏省不仅仅在“领头羊”千亿县域占优势,在百强县上榜数量上,江苏省也拔得头筹,为25席,而山东则有13席上榜,分别是龙口、胶州、荣成、滕州、寿光、诸城、招远、平度、邹城、莱州、莱西、肥城、邹平。

见贤思齐,为何是江苏省?

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马承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报告有两个主要变化:一是更强化工业经济主体地位,突出实体经济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二是把共同富裕也放到了比较重的重要的位置。

这也点出了为何江苏省上榜百强县的县(市)多的一个重要原因。

以榜首昆山市为例,作为江苏省县域经济一极,其在工业经济领域取得了诸多实绩,其全市工业总产值在去年突破万亿元大关,其中规上工业总产值突破9000亿大关,形成1个千亿级IT(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产业集群和12个百亿级产业集群,拥有大型工业企业101家,中型工业企业327家。

昆山市淀山湖

昆山市淀山湖

在实现共同富裕领域,去年昆山市全体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2238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1519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320元。

更为重要的是,尽管昆山市与上海市相连,承接上海市产业、经济辐射,但自身在创新领域的“积累”才是其长期位居榜首的重要原因,其“开放、融合、创新、卓越”的城市精神里,就包含创新。

去年年末昆山市国家级领军人才139人,其中含国家级重大人才引进工程128人,国家级重大人才培育工程11人,为全国县(市)之最。有效高企数达2014家,高新技术产业产值4288.06亿元,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47.6%;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55.2%……

齐鲁县域发展的“缩影”

百强县里看山东,一定程度上是齐鲁县域发展的“缩影”。

相比今年上榜百强县的13席,去年赛迪顾问发布的《2020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报告,山东则有15个县(市)上榜,尽管席位减少,但这背后的大背景不得不提。

首先要提的是,近年来,山东加快了撤县设区的步伐,诸多有实力的县域转换发展赛道,融入主城区,这里面的代表就有类似章丘区、即墨区这样千亿俱乐部城区。

其次,很重要的一个背景是,山东处于新旧动能转换起势期,在经历了“挤水分”的阵痛环节后,各县域开始提振经济发展质量,正处于“爬坡”阶段,这也能从山东为何仅有2个千亿百强县,但是却有诸多类似荣成、滕州、寿光等千亿GDP“后备县”看出一二。

荣成石岛湾

荣成石岛湾

此外,在强县发展征程中,比拼的是质量,也比拼速度。这也意味着并非是此份报告不关注高质量潜力县域,而是一些县域把潜力变成了发展动力,引擎“轰鸣”,发展一日千里。

况且,对比标兵省份的强县,目前山东县域的发展没有“高峰”,多位于百强县中部区域,排名较高的龙口市冲进百强县前10,也是山东此次上榜最好名次。

上榜百强县的城市区域分布也不均匀,此次山东上榜13县(市)多来自胶东地区。烟台、青岛、威海、潍坊4市占到9席,枣庄、济宁、泰安、滨州各有1地上榜。

需要指出的是,没有上榜百强县的城市并不意味着县域实力不强,报告从经济实力、增长潜力、富裕程度、绿色发展四大维度构建了包含24个三级指标的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评价体系,对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进行全面解析,尽管十分全面,但是类似“小而精”的县域无法兼顾,并且类似促进乡村振兴与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有效融合较好的地方也无法全面涉及。

最为重要的是,能入选百强县是一种荣誉,但绝非终极发展目标。

根据报告,2016-2019年,我国县域经济发展呈现六大变化,感知比较明显的是县域户籍人口数量逐年减少,县域二产主导地位渐失,三产占比稳步提升,这也意味着县域转型升级或者说功能定位越发清晰,这本身就是一种成长。

实际上,无论是广东省、江苏省还是山东省,县域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迎来撤县设区、撤县设市既是一种主动选择,也是一种重要发展机遇,是不是百强县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山东县域路在何方?

近年来,山东陆续出台《关于加快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转型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印发支持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转型发展若干落实措施及任务分工的通知》《关于支持八大发展战略的财政政策》等政策法规,加快推进县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旧动能转换、乡村振兴,努力破解制约县域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性障碍,促进全省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转型发展。

同时,省内各城市也纷纷加码县域经济 ,例如临沂市就明确提及,“全力支持沂水县撤县设市、莒南县撤县设区”;菏泽市则推动成熟的县设区,拓展城市发展空间,支持郓城县、单县、曹县撤县设市;济宁市微山县则致力于推动撤县设市……

微山湖红河湿地

微山湖红河湿地

诸如此类的利好、行动将在齐鲁县域经济高速发展上有极大助力。

那么,对县域自身而言,如何谋划未来,为“十四五”开好局呢?

报告中给出了“新跃升方略”——即构建两大体系、树立三大新县域观、激活四大动力、搭建五个平台。

在其中,建议县域发展“树立三大新县域观”耐人寻味,树立新价值观,创新、绿色、人本、安全等是县域要遵循的新价值观。县域正从提供单一加工产品价值向提供创新产品、生态产品、安全产品演进;树立新发展观,在制造强国、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等国家战略主导下,坚持新发展理念,强化主体功能、融入城市群都市圈成为县域发展的新方向;树立新要素观,随着人口等要素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县域人口正从生产者向消费者、从劳动力向新市民转变。

在此县域观的引领下,激活四大动力——创新驱动方面、营商引领方面、数字转型方面、协同开放方面;搭建五个平台——创新公地平台、园区集群平台、产业大脑平台、产业金融平台、生态价值平台,实现县域高质量发展乃至跃升。

“产业发展一定是顶层设计先行、规划先行,要有系统性思维去谋划产业发展,而不是说逮着什么产业就发展什么产业”,在马承恩看来,县域经济发展下一步首先要以产业为核心。不管是百强县还是非百强县,产业经济壮大了,整体的县域经济发展才有支撑,“对于县域一级来讲,除了放管服,更应该发展和本地相适宜的产业,而不是大而全,这样反倒没有重点。”

换言之,就县域发展而言,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因地制宜发展相关产业,激活产业配套闭环,用创新、绿色发展理念撬动发展能让齐鲁县域有光明的未来。(刘培省)

区县Feng观察丨百强县里看山东,亟待挺起县域“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