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红色老工业基地逐浪第四次工业革命
山东

山东淄博:红色老工业基地逐浪第四次工业革命

“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拉开帷幕。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拉开帷幕。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为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初心50城|山东淄博:红色老工业基地逐浪第四次工业革命

新时代发展面前,老工业基地还有机会吗?

“进入新时代,我们聚焦高质量发展,持续深化产业赋能,工业转型升级不断迈出新步伐。目前,全市新材料、智能装备、新医药、电子信息等‘四强’产业GDP占比已经达到49.1%,这种趋势性、关键性的变化,预示着淄博工业发展美好的前景。”6月22日,“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拉开帷幕,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在致辞中这样称。

淄博工业发展已过百年,在41个工业行业大类中,有39个在淄博实现了规模化发展,工业产品多达3万余种,90多种产品产销量居全国前3位。江敦涛称,“工业体系之完备、门类之齐全、配套能力之强全国少有,这是淄博城市经济和产业发展的底气所在和重要基础。”

淄博是国家发改委确定的120个老工业基地城市之一,红色之火也在这里引燃。

1921年党的“一大”做出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大力发展工会组织的决议。“一大”代表王尽美、邓恩铭先后来到淄博,积极开展工人运动,发展工会和党的组织。

在党的领导下,淄博工人阶级迅速组织并武装起来,投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血火战场:黑铁山起义打响鲁中抗日第一枪、热血矿工参军支前、大批党员干部随军南下……

新中国成立后,以新华制药厂、山东新华医疗器械厂、淄博矿务局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淄博企业在党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壮大,搭建起了这座城市以工业为主的经济“骨架”。

历时百年,当年那些抗击外辱、解放全国、发展工业的慷慨壮歌犹在耳畔。

位于胶济铁路沿线的淄博是德国侵略者觊觎的重点城镇之一。

位于胶济铁路沿线的淄博是德国侵略者觊觎的重点城镇之一。

近代工业发端

而今,已是一百多岁“高龄”的胶济铁路上,密集地行驶着连接山东省两大核心城市济南、青岛的高速列车。遥想当年,这条线路是由德国侵略者修建而成,令侵略者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并未得逞,反而拉开了山东多地近代工业发展的大幕。

位于胶济铁路沿线的淄博是德国侵略者觊觎的重点城镇之一,因为这里不仅资源丰富,而且工商文明已初具规模。

3000多年前,齐太公姜子牙首封于淄博,倡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两汉时期,淄博所辖临淄成为全国最大的工商业聚集地和全国重要的手工业发展中心之一。明清时期,淄博所辖周村是当时全国最大的丝绸供货地和外销地,位列四大“旱码头”之一,淄博所辖博山则以陶瓷琉璃遐迩闻名。

“这是我在中国见过的工业最发达的城市!”从1869年开始,德国地理、地质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先后8次来中国考察,他在《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中这样评价淄博。

“这些煤煤质优良,乌黑而坚硬,火焰明亮,能出上等焦炭,具有高度热力。”后来,李希霍芬极力劝说德国政府掠夺淄博地区的煤炭。

1898年3月,德国逼迫清政府签订《胶澳租借条约》,把整个山东变成德国的势力范围并迅速实施“筑路圈地”战略,于1899年至1904年间,修建了济南到青岛的胶济铁路。同时,为了方便掠夺淄博的资源,德国专门修建了胶济铁路博山支线。

1914年,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淄博地区的路矿权利落入日本侵略者的魔掌之中,直至1945年8月。

而今,在位于淄博市淄川区的山能淄矿集团办公驻地,当年侵略者修建的建筑群仍在沿用。在这些建筑群中,有一座建筑一侧是由德国侵略者修建,一侧是由日本侵略者修建,不同的建筑风格记录的是当年侵略者的恶行。

“在德、日列强的接续掠夺中、在官办资本的有限投入下,在民营资本的跃跃欲试中,淄博近现代工业破茧而出,形成了以煤、铁、铝土、丝绸、陶瓷、琉璃、铁路、电力、机械的产业结构,是当时山东乃至全国屈指可数的工业重镇。”淄博市政协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

资料显示,1919年,淄博市主要厂矿企业达到140余家,产业工人达到了3万余人,占同期山东全省的大多数,在全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到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淄博陶瓷窑业户发展到100余家,1930年淄博拥有窑炉190座。到抗日战争前,陶瓷窑业户达到400余家。

另外,自1904年博山玻璃公司成立后,到1921年前后,博山玻璃厂家已达150余个,有玻璃炉180余座,产业工人4000余人,年产平板玻璃4.5万箱,年销量1.3万吨,当时国内北方各省所需平板玻璃皆博山所产。

截至1919年,淄博产业工人数量达到33600人,占山东全省1/3,是中国近代产业工人最集中的地方之一。

邓恩铭在高青写的的家书。

邓恩铭在高青写的的家书。

党代表在淄博

强大的工人基础,为日后革命之火在淄博燎原提供了重要支撑。

1921年至1928年,中共“一大”代表、山东党组织的缔造者和早期领导者王尽美、邓恩铭二人均先后多次到淄博开展革命工作。

1921年4月,在中共“一大”召开前,王尽美就曾派人到博山沙子顶煤井当机工,秘密开展宣传马克思主义等活动,并通过散发传播《劳动周刊》等进步刊物,启发工人觉悟,推动工人运动的开展。

1921年冬,中共“一大”召开后,王尽美特邀时任中共北京区执行委员会书记、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赴山东考察,并亲自陪同到张店、博山等地,深入煤矿、铁路、车站、工人居住区,宣传马克思主义学说和理论,发动组织工人运动。

1922年6月,王尽美到淄川煤矿马家庄机器图算学校,召开了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发起会,选举成立了淄博第一个工会组织——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

“这是山东第二个工会组织、第一个产业工会,也是全国最早的一批基层产业工人工会之一。它唤醒了广大矿工团结斗争的意识,更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为淄博地方党组织的创建奠定了雄厚的阶级基础。”淄博市政协上述相关负责人称。

随后,王尽美在《山东劳动周刊》第一号上发表《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开发起会志盛》一文,盛赞淄博煤矿工人的第一次组合是“中国劳动运动中之曙光,山东劳动界空前之胜举”——“淄博”第一次作为一个地区名称在党的文献中出现。

“工人白劳动,厂主吸血虫。工人无政权,世界太不公。工人站起来,革命打先锋!”王尽美编写的《劝工友们速来入会》歌谣在工人中广为传唱。

中共“一大”召开时,与王尽美共同去参会的邓恩铭才20岁,是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水族),他与淄博也有“不解之缘”。

1922年7月,邓恩铭利用其叔父任淄川县知事的有利条件,深入县府、学校、矿井、工棚等处,广泛接触各阶层人士,启发工人觉悟,号召工人团结起来,同帝国主义和资本家进行斗争。他先后结识了淄川县立高等小学的进步教师赵豫章、郭粹甫等人,为党在淄博地区建立组织打下了基础。

“父亲千万要像叔父一样才好,……千万别和贪官共事,至要,至要!……弟弟妹妹们都长大了,无论如何总要他们念书,比以前不一样了,男女都一样。”1922年8月,邓恩铭在淄博所辖高青县写了一封发往贵州老家的信,在信中谈到了男女平等、让弟弟妹妹读书、让父亲远离贪官等问题。

1924年3月,邓恩铭由青岛再次到淄博指导组织矿工开展工人运动。这期间,邓恩铭介绍曾参加过五四运动的淄川县立小学教员赵豫章加入中国共产党,介绍郭粹甫、周济南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此后,发展入党的还有郑子洲等人。

“父亲大人:不写信又三个月了,知双亲一定挂念,但儿又何尝不惦念双亲呢。儿一向很好,想双亲及祖母……均安康如常?”1924年5月,邓恩铭在从淄川回青岛途中,又给远在贵州老家的父亲写了一封家书。

1929年1月,邓恩铭因叛徒出卖再次被捕。在狱中,他受尽酷刑,毫不畏惧,发动领导了两次绝食斗争和两次越狱斗争,使7名同志先后脱险,而他自己因为身体病弱,未能逃脱,被投入死牢。

1931年4月5日清晨,邓恩铭等22名共产党员被国民党杀害于济南纬八路刑场,史称“四五烈士”。与邓恩铭一起就义的烈士中,有多人在淄博开展过工人运动。

1924年7月中共淄博支部成立后,3年时间,党的组织在淄博遍地开花,至1927年春,淄博地区已建立了13个党的支部委员会,有党员200余名。同年10月,中共张店地委改称为中共淄博张县委,下辖10个支部,党员234名。

淄矿集团老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摄

淄矿集团老建筑。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摄

工业干部的摇篮

从1948年山东大部解放到新中国成立初期,工业基础雄厚的淄博被委以重任。

1948年3月,淄博全境解放后,华东军区工矿部在博山成立,着手接收淄博地区官办企业,协助民族企业全力恢复生产,并部署兵工、通讯和医药等一批军工企业落户淄博,在战争的废墟上,拉开了淄博工业重建的大幕。

1948年10月,新华制药厂由胶东迁到张店。淮海战役期间,新华制药厂发动工人昼夜苦干,攻克一个个难关,提前10天完成医疗器械的制作任务,荣立集体二等功。

解放前后,黑热病席卷中国的山东和华北,由于当时缺乏防治措施,不但病死率很高,而且互相传染,导致大批农民死亡或逃荒。在新华制药厂技术员方人麟等人的努力下,1950年,我国第一个治疗黑热病的特效药——斯锑黑克研制成功,一举扑灭了肆虐半个中国的黑热病疫情,为新中国的健康事业立下了第一功。

1949年11月,国家燃料工业部成立,确定了煤炭产业“以全面恢复为主,部分新建……”生产方针。1953年2月,山能淄矿集团的前身淄博矿务局成立,是新中国成立后山东省建立的第一个矿务局,隶属燃料工业部煤炭管理总局华东煤矿管理局,管辖淄博矿区所有国营煤矿,共8矿一厂一公司。

淄博矿务局成立后,淄博煤炭产量迅速提高,到1960年,淄博煤矿产煤800.75万吨,地方煤矿产煤107.44万吨,共计908.14万吨,占山东全省的半数以上。

1953年6月,新华医疗器械与新华制药厂分离,正式命名为“山东新华医疗器械厂”。1960年9月,开始使用“新华牌”注册商标。1963年12月,试制成功全国第一个人工喉,并获国家发明二等奖。山东新华医疗器械厂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

“从1948年到1952年底,淄博人民迅速医治战争创伤,全力复工复产,煤炭、冶金、机械、纺织、建材、陶瓷等行业快速成长,有力促进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同时,在这一时期,淄博在全国较早开始了对个体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淄博市政协上述相关负责人称。

在这个阶段,国家还急需大批懂管理、懂技术的工业干部,淄博再次被委以重任。

华东财办工矿部根据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于1948年8月创办了“华东财办工矿部博山工业干部学校”。1952年9月6日,与华东工业部山东窑业学校合并成立“山东省博山工业技术学校”,1953年7月又改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博山建筑材料工业学校。

1978年,博山建筑材料工业学校升格为本科院校,改名“山东建筑材料工业学院”,是原国家建材工业部在全国按地域分布设立的四所部属高校之一。1987年山东建筑材料工业学院迁至济南。

山东省工业厅成立于1950年7月,当时所属7个行业,62个工厂企业单位,抽凋各企业干部参加干部训练班。1953年4月,干训班迁至淄博南定,1957年10月干训班从淄博南定迁回济南。

在淄博四年半时间,有300多人参加了干部训练班学习,主要是企业工段长、车间主任及生产一线的工人骨干分子。

“从1953年开始到1957年,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国家充分利用淄博的煤炭、铝土、陶土等资源优势和已有的工业基础,依靠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工人队伍,对淄博进行了大规模投入和重点开发,一批骨干工矿企业相继建成投产,初步奠定了以能源和冶金工业为主体的重工业城市经济结构,淄博一跃成为全国重要的工业城市。”淄博市政协上述相关负责人称。

“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

“百年之光——党领导中国(淄博)工业百年”主题展。

逐浪新风口

淄博市这种重工业城市的经济结构一直延续至今,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周折。

以淄博矿务局为例,上世纪90年代后,经过多年开采淄矿在淄博市内的煤炭资源逐渐枯竭,受市场低迷的影响,淄博矿务局在全国最困难的36家矿务局中位列倒数,濒临破产。

面临这一局面,淄博矿务局在90年代初走出淄博,到济宁地区开拓了新的矿区。因为缺乏建设资金,除申请贷款以外,全矿务局职工勒紧腰带集资4000多万元,建成了济宁(北)矿区第一矿——许厂矿,这也是当时淄矿的“救命工程”。

淄博矿务局先后在济宁矿区建成了岱庄、葛亭、唐口、新河等矿,形成了千万吨级的煤炭生产基地。2000年以后,淄博矿务局在陕西彬长矿区投资建设了亭南煤矿和高家堡煤矿。

2002年4月,淄博矿务局改制为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1年,山东能源集团组建后,淄矿集团成为其权属企业之一。

目前,在山东能源集团下属几个矿业集团中,虽然淄矿集团的规模不是最大的,但是人均产量、人均效益、人均产值等各项指标都名列前茅。

“淄博地区因为煤炭工业发展较早、规模较大,很多淄博人家里长辈都干过煤矿。那时候煤矿职工社会地位很差,又累又危险,但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煤矿井下的生产条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我们的煤矿基本都是智能化矿井,效益好、工资高,煤矿工人也成了‘香饽饽’。”日前,山能淄矿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黄书翔这样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黄书翔透露,淄矿集团计划搭上能源改革这班车,依托山东省提出的济南、淄博、潍坊、青岛、德州、菏泽新能源经济带,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作为下一步机遇期,“目前,我们已经对相关方向进行了研究和对接,下一步力争在新能源领域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

淄矿集团的发展之路也是淄博市产业发展的缩影。

“淄博是一座典型的老工业城市和资源型城市,这几年一直在不断地转型升级发展,目前新旧动能转换正处在一个胶着期,总体上讲压力还是比较大,淄博的目标是一定要把转型升级这篇文章做实见效。”在2020年1月的山东省两会期间,履新淄博市委书记五个月左右的江敦涛这样告诉澎湃新闻。

历经半个多世纪考验的淄博企业转型升级已经初见成效。当年的新华制药厂已经变身山东新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成为H股、A股上市公司,所生产的布洛芬、阿司匹林、咖啡因、左旋多巴等主导原料药规模均居全球前列,年出口额3亿美元;山东新华医疗器械厂已成为A股上市公司山东新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业务范围覆盖医疗器械、制药装备的科研、生产、销售、医疗服务、商贸物流等;淄博华光国瓷科技文化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成为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

而今,江敦涛对老工业基地转型有了更清晰的判断。

“当前,已经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正坚定不移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突出优化提升技术工艺、优化拓展产品体系、优化提高产品质量、优化完善产业链条、优化提升经济效益,实施三年技改行动计划,推动淄博传统产业弯道超车。”在今年5月召开的2021中国金融与产业发展(淄博)峰会上,江敦涛透露。

淄博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年内实施市级重点技改项目300个,技改投资增长10%以上。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前沿技术与传统优势产业深度融合,培育淄博(海尔)卡奥斯等1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20个“人工智能+”“5G+”优秀案例,推动200家以上工业企业数字化智能化升级,新增10家智慧工厂、100个智能车间。

“城市作为一个整体,对产业发展的生态价值、对外来要素的集聚效应更加凸显。我们要按照品质化理念,加快打造多彩活力的青年创业友好型城市、全域公园城市。”江敦涛认为城市品质活力对产业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为此,淄博计划在今年内布局建设20个酒吧、咖啡馆、音乐餐厅等休闲场所,8个特色商业街区,20处青年时尚运动场所,10处城市夜间打卡景点,另外还要举办20场大型时尚赛事活动……

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摄

上合青岛峰会元首用瓷。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