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Feng观察|鲁南“突围”,强县还是强区?
山东

区县Feng观察|鲁南“突围”,强县还是强区?

2021年06月02日 07:39:25
来源:凤凰网山东

编者按

山东区县中藏着高质量发展的秘密,也藏着万千感人至深的发展故事。为进一步讲好山东故事,宣传山东县域高质量发展,凤凰网山东将挑选部分县(市、区),集中报道新时期发展风貌,同时探讨各地在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挑战与机遇,为新时代现代化强省贡献“智慧”,献礼建党100周年。

本期推出鲁南区县观察篇,聚焦鲁南县域发展和中心城区的打造。鲁南是山东的一个发展缩影,域内既有滕州、邹城这样的强县代表,也有兰山、牡丹这样的强区代表,只是更多的是“潜力型”的区县,需要做大做强,只是在发展中,鲁南该先强区或先强县还是双轮驱动呢?

图片

历史给人回味,曾有齐国、鲁国两国在山东大地上建立,因此山东也有齐鲁的别称,鲁国的辖地主要是现今鲁南,提到鲁南尽管地理意义上的城市是枣庄和临沂二市,但随着去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出台鲁南经济圈一体化发展指导意见,鲁南指今济宁市、菏泽市、临沂市和枣庄市四市。

在鲁南的城市发展中,区县被屡次提及,这不仅是历史上鲁南有许多名县,例如枣庄的峄滕二县,也有兰陵、古曹州等古郡,当然也有李太白居住二十余载的任城,如今鲁南旨在建设乡村振兴先行区、转型发展新高地、淮河流域经济隆起带,实现突破菏泽,振兴鲁南,培育山东省高质量发展新引擎,所属的38个区县(市)需要因地制宜贡献自己的力量,是先强区还是强县形成突破亦或形成合力全面推进?这值得探讨……

县域中的齐鲁“缩影”

“郡县治,天下安”这在古代流传很广的一句话至今仍有一定的参考意义。作为城市运行的基本行政单位,鲁南四市下辖的区县是地区发展的“稳定剂”,当然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试验田”,鲁南的区县发展也恰是山东发展的缩影,“潜力之地”,乃至山东高质量发展“新引擎”。

四市中,枣庄建市最早,但面积最小,下辖的区县也较简单,5区一市(县级市),即市中区、薛城区、台儿庄区、峄城区、山亭区,滕州市,枣庄也较为特殊,县域经济相对发达,中心城区发展相对较弱,这和省内的县域大市潍坊有些相近,当然枣庄县域代表更加“极端”——滕州一个县级市的GDP占枣庄总体GDP的近一半,几乎是其他几个区之和,副中心城市的定位也能看出滕州对枣庄的意义。

实际现在的枣庄区域大体和古时峄滕二县相重叠,因此前些年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改名风,调侃兰陵王改枣庄王只能当做笑话,古代兰陵有关联的是古时的峄县,况且兰陵有县在临沂。

图片

资料图

临沂下辖三区九县,兰山区、河东区、罗庄区,沂水县 沂南县、平邑县、蒙阴县、费县、郯城县、兰陵县、莒南县和临沭县,其中,兰陵县一度改名苍山县后又恢复,著名的“苍山暴动”即发生于此,临沂是典型的强中心城区,兰山区是鲁南苏北的交通枢纽,也是经济“领头羊”,罗庄区、河东区是临沂的中心城区,分担不同功能,三个中心区恰好处于临沂地理的中心位置,周边的县围绕其中,颇有“众星拱月”之感,当然曾经“一河为轴”的临沂到如今的“两河时代”意味着县域经济将要做大做强,中心城区的辐射范围也将扩大。

当然做大做强县域的不止临沂,菏泽同样有此种打算,此前发布的《菏泽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菏泽将加大县城建设力度,支持郓城县、单县、曹县撤县设市。

菏泽较为特殊,尽管中心城区的实力不俗,但只有两区,牡丹区、定陶区,是典型的县域大市,郓城县、曹县、单县、东明县、巨野县、成武县、鄄城县构筑起菏泽县域经济,但和枣庄、潍坊有些区别的是,菏泽市县域整体实力强,缺乏一些“箭头”县(市),当然对于这所山东“最年轻”的城市而言,一切都有可能,做大做强县域经济是乘势而为,也是高质量发展的必经阶段。

图片

资料图

济宁市也同样是两个中心城区,任城区、兖州区,熟悉这两个区的人,不难想到太白楼和兖矿,只是可能济宁市的9个县域更具代表性,例如曲阜市、邹城市分别是孔子、孟子故里,还有微山县、梁山县、汶上县、嘉祥县、金乡县、鱼台县、泗水县等县,几本书都道不尽的它们的发展故事。

不难看出,鲁南恰是山东县域经济的代表区域,滕州、邹城等是百强县“常客”,这或许也是为何乡村振兴先行区放在鲁南经济圈的原因之一,加上鲁南处于黄淮人口稠密区域,临沂是山东人口第一城市,还有菏泽、济宁等人口大市,重担在肩。同时中心城区也有不俗表现,涌现了类似兰山区、任城区等百强区的代表,代表了一所城市的承载力。

做大中心城区?

随着城市化水平的不断提升,作为担负城市经济、城市建设功能的城区实力提升无疑是“水到渠成”之事;同时随着各大经济圈域内城市一体化加速,县域也迎来做大做强的机遇,一些县域代表发展至一定规模,或是“撤县设市”或是“撤县设区”。

省内来看,强市均辖强区,济南、青岛乃至烟台等大市下辖均有强区,历下区、黄岛区、福山区,并有推动县向区的转变,去年烟台新成立蓬莱区,是原蓬莱市、长岛县合并。而翻阅国内的大中城市,同样是这种趋势,例如深圳、广州均是下辖多个区零县,这也是为何广东百强县较少,而百强区较多的原因之一。

从这点来看,鲁南城市是否需要做大做强中心城区呢?

临沂市、济宁市以及菏泽市,下辖的中心城区较少,且有“箭头”代表,可以从枣庄先来梳理,不仅仅是中心城区较多,而且县域代表只有一个。

实际来看,枣庄没有多少可选项,在确定滕州副中心城市的定位后,做大做强中心城区已是再明确不过了。

根据其十三五规划描述,枣庄构建“一主、一副、两区、多点”的空间布局,按照“西城扩容、东城提质、一体发展”的思路,提升中心城区综合承载力。西城区扩容量,聚人气,打造现代化“大新城”,成为枣庄行政经济、科研创新、商务金融、文化体育中心。东城区提质,通过设施改造,进一步提升城市宜居、便利水平,打造城市转型示范区;通过基础设施互联网互通,推进产业优势互补,实现市中区、峄城区融合发展,打造枣庄商业中心区……

目前来看,枣庄城区的做大做强初见成效,“十三五”期间,枣庄全市城市建成区面积发展到220.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累计完成城市基础设施投资156亿元,新建改造城区道路205公里;三次产业比例也由2015年的10.4:47.1:42.5调整为9.6:40.6:49.8。

同时在“十四五”期间,枣庄立足组团型城市特点,深入实施数字化转型战略,加快推动数字经济、数字政府、数字民生、新型智慧城市建设,着力打造“数字枣庄”,这也为中心城区的做大做强“埋好伏笔”。

图片

资料图

当然类似临沂做大做强中心城区同样明显,在此前发布的《关于制定临沂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临沂就明确提及“全力支持沂水县撤县设市、莒南县撤县设区”。

在此之前,“一河为轴”的临沂进入“两河时代”,不仅仅是让中心城区与周边县域联系更加密切了,也让罗庄区、河东区的城区承载能力变强,也让一些县域迎来发展新机遇,莒南县不仅紧挨着河东区,还和日照的岚山区相连,一旦“撤县设区”成功,影响远不止扩大临沂中心城区辐射范围。

和其情况相似的还有济宁。尽管济宁的中心城区只有两个,且单从GDP排名来看位居前三,实力不俗,而排名两区之后的嘉祥县目前有“撤县设区”的意愿,嘉祥县政府在回复相关网友提问时,就提到已于2019年年初给市政府提交撤县设区报告。一旦成功不仅仅是城区面积得以扩大,济宁的中心城区承载能力、辐射能力等均会有所提升。

同时此前兖州经历撤市设区,这是否意味着济宁市代管的县级市也会有这样的经历?时间会见证,当然这并非是济宁市做大做强城区经济的唯一方式。

……

“左手”扮靓,“右手”做活

沂蒙山在这里绵延,大运河穿境北上,无数的先哲留下智慧的光芒,黄淮万千个动人故事在这里“悠扬”……

山东要做大做强,离不开强省会,弱省会无法承担起类似区域竞争力的“龙头”作用;和“强省会”战略一样,鲁南四城如果想要更大的作为,服务好新时代现代化强省建设,也离不开强中心城区,并且随着鲁南一体化的提速,以行政为代表的“破壁垒”会更进一步强化城区的商务功能。

尽管鲁南四城,中心城区既有类似兰山区、任城区这样的百强区常客,也有兖州区、牡丹区等“潜力梯队”,但目前来看,整体的中心城区实力仍有足够的潜力,也迫切需要提升实力,“如果鲁南地区不能逆势突围、快速崛起,必将面临严重的虹吸效应”是警醒,更是现实,提升中心城区竞争力有利于提升整所城市的吸引力。

类似菏泽等城市也有意壮大县域经济,支持郓城县、单县、曹县撤县设市,将加大县城建设力度。

这二者并不冲突,甚至在乡村振兴先行区等的建设上县域有更多的“主动性”,在突破菏泽、枣庄“先把经济搞上去”等重点工作上,有时可能有更大的优势。

只是,在鲁南“突围”的当下,无论县域还是中心城区,需要的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的更新,还需要对主导产业乃至产业链的梳理,乃至整体发展环境的建设,从这点上看,做大做强的不仅仅是中心城区还有县域,甚至因为鲁南的特点,县域需要有更大的作为。

好消息是,目前看到鲁南四城各区正扮靓城市业态,县域正活跃产业生态。

商贸物流是兰山区发展的引擎和动力,兰山区拥有2000余条物流线路辐射全国所有县级以上城市,庞大的市场规模与需求,催生出不同规模种类物流园区30余处,物流企业2700多家。

为应对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冲击,兰山区加快转型、巩固优势,全力推动商城内涵发展、业态提升,如今借助现代物流、智慧产业、跨境贸易等特色项目,打造商城新旧动能转换的核心引擎。

图片

图片来源:中国滕州网

得益于鲁化的产品技术优势,滕州的化工产业,落地了联泓新材料、新能凤凰、国泰化工等关联企业,打造了省级化工园区,为滕州打造千亿元煤化工产业集群及国家级化工新材料基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不仅如此,园区以现有产业转型升级并延长产品链为依托,以甲醇、甲醇制烯烃、醋酸乙烯及环氧乙烷等为原料,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发展高端有机原料、高端合成树脂等。

曹县,原本缺少支柱产业,许多当地人一度外出谋生,而自从电商产业培育壮大后,不仅仅让乡民回乡带动脱贫增收,还让曹县一跃成为全国第二个超大型淘宝村集群,2019年曹县电商销售额已近200亿元,带动30余万人就业创业,电商企业4000余家,网店5.5万余家。这远没有结束,曹县借助山东电商服务中心、阿里巴巴“春雷计划”等,进一步引导曹县现有产业升级转型,培育曹县电商新模式、新业态。

……

随着鲁南经济圈一体化进程的提速,未来无论是城区还是县域都将迎来新机遇,换言之,“市区一体”理念也会进一步提升,这对鲁南而言,既是提升经济圈内生动力,也是鲁南培育山东高质量发展新引擎切实可行之路,让鲁南四城在“十四五”有了新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