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山东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2021年04月21日 08:27:33
来源:凤凰网山东

编者按

郡县治,天下安。

作为县域大省,山东区县中藏着高质量发展的秘密,也藏着万千感人至深的发展故事。在诸多的县中既有烟台龙口市这样的“百强”常客,也有潍坊寿光市这种特色明显的全国“菜篮子”,也有类似菏泽曹县这种“后来居上”的县;而在另一赛道的城区中同样“星光熠熠”,从青岛的西海岸到济南的历下,再到烟台的芝罘,临沂兰山的商贸声不断……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也是山东全面开启新时代现代化强省之年,为进一步讲好山东故事,宣传山东县域高质量发展,凤凰网山东将挑选部分县(市、区),集中报道新时期发展风貌,同时探讨各地在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挑战与机遇,为新时代现代化强省贡献“智慧”,献礼建党100周年。本期推出区县首位度之争篇,聚焦“弯道超车”的强县高速发展密码,为区县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你争我赶。

如果要论耀眼,执牛耳者必然中“榜”。从青岛的西海岸到济南的历下,再到烟台的福山,临沂兰山的商贸声不断,这些中心城区代表着城市的魅力所在,也是城市C位代表,但偏偏有些县,能弯道超车,夺了所在城市中心城区的“风头”,这个名单不止有一个,枣庄的滕州,潍坊的寿光,济宁的邹城、东营的广饶……他们是百强县“常客”,也代表着山东强县的“明星”梯队。

首位度之争不仅是县(市)与中心城区追寻高质量发展成绩的直接对比,而且也是各县(市、区)发展强基的对标学习,那么,“超车”的背后又是什么在支撑其高速发展呢?

抢了中心城区“风头”

“爬上飞快的列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不少人因铁道游击队认识枣庄,也不乏美食爱好者因辣子鸡而对枣庄有了第一印象,新春的时候会对枣庄的台儿庄古城有了流连。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枣庄早期发展和煤炭相关,形成了以煤炭、水泥“一黑一灰”为特色的传统产业结构,正是基于此产业,枣庄市曾经的政府驻地市中区发展较好,只是无论是市中区还是现在的新城薛城区亦或声名远播的台儿庄,在首位度比较上较滕州市相去甚远。

2020年初核数据显示,滕州市当年生产总值达到753.05亿元,枣庄全市则为1733亿元,滕州GDP占全市比重超过43%,甚至高于前文提及的枣庄三个中心城区之和比重。当然我们也可以通过一些小细节看出滕州市在枣庄的首位度,不仅仅是经济,根据百度搜索结果显示,搜索滕州市相关结果约100,000,000个(已到显示最大值),而搜素旅游热门目的地台儿庄,该相关结果约97,000,000个,尚未达到峰值,更不用提薛城区搜索相关结果约32,700,000个了。

尽管滕州市如此夸张的经济首位度例子在省内属于个例,但是强县抢了中心城区“风头”,省内还有不少城市,例如县域大市潍坊,寿光、诸城、青州等县(市)为代表的县域恰是百强县的“常客”,而潍坊中心城区例如寒亭区、坊子区、潍城区无论是知名度还是经济首位度较之差距明显。

以寿光市和潍坊“老牌”中心城区坊子区(曾是山东半岛的重要商埠)为例,寿光市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86.6亿元,实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3.8亿元,同期坊子区地区生产总值为185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6.1亿元(均为预计数据),差距明显,并且潍坊排名靠前的中心城区排名尚进不到各区县经济排名前五。

当然也有类似济宁这样的城市出现邹城这样的特殊例子。

不仅仅是中心城区,可能连济宁这座城市都会被下面的县(市)光芒所遮挡,济宁是孔孟之乡,下辖的县(市)当中,曲阜市是孔子故里,邹城市是孟子故里,这就让济宁中心城区的文化首位度之争没了悬念,并且尽管济宁的中心城区例如任城区、兖州区实力不俗,但经济排名第一的却是邹城市,邹城已成为济宁市县域经济发展的“扛旗者”。

2020年邹城市地区生产总值完成824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突破80亿元,占同期济宁全市GDP比重超过18%,继续引领济宁全市各区县发展。

类似有颜(文化)有料(经济)不止邹城市,东营的广饶这座千年古县同样榜上有名。

需要指出的是——在首位度之争中,尽管在相关指标上区县有差距,但并不意味着首位度低就是发展不好,首位度高发展就不存在短板,实际各区、县发展过程中因为地理位置、面积大小以及发展动能等各元素的差异导致发展各不相同,那么那些“超车”的县域代表背后强劲的发展动因是什么呢?

守好“看家”产业

一个幸福的家庭,需要有“看家”人;一片区域要想发展,需要的是“看家”产业。

前文提及的邹城市、广饶县等部分县,文化历史底蕴独树一帜,但也离不开其背后做支撑的经济实力,况且,因地制宜发展,本身就是一条可行之路。

近年来,邹城依托深厚的文化旅游资源和优质的自然生态环境,开创全域旅游新格局,将整个城市作为一个大景区来打造,围绕“孟子修学游”和“邹东深呼吸”两大板块产品,以顶层设计为引领,以景区提质升级为重点,以文旅融合为特色,加快旅游产业新旧动能转换,逐渐擦亮全域旅游的招牌。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文旅业作为第三产业的代表,邹城有自己的特色,而如果说邹城的“看家”产业,则是第二产业,2020年邹城市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优化为7.4∶47.8∶44.8,在主导产业打造过程中,邹城从产业细分领域处着手,着力壮大矿山装备制造、装备零部件、机器人和铸造、新一代信息技术、基础材料6个细分产业,培优做强35家领军企业,到2020年底,邹城市规模以上高端装备制造企业达到40家,成为全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

无独有偶,滕州2020年三次产业结构为10.4:45.0:44.6,第二产业仍是主导产业,与邹城不同,滕州背靠的资源枯竭城市,如此产业结构不难见在枣庄转型升级当中滕州担当,而从其“十四五”京沪廊道先进制造业基地的定位不难瞥见滕州的发展动因,并提到在今年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夯实高质量发展根基,坚定不移实施“产业强市”战略,塑造现代产业新优势。

“中国轮胎看山东,山东轮胎在广饶”,作为广饶县的支柱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橡胶轮胎产业已经形成了全产业链条、全生产要素的产业格局。

而在几年前,却是另一番景象,广饶的轮胎企业多为模仿,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在品牌、质量、技术和营销等诸多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劣势,曾有一个略带调侃的称呼,那就是“轮胎代工厂”,数不清的轮胎从各家企业生产出来后,都要先贴上米其林等标牌,然后才能销往外地。

“十字路口”关键期,广饶县用行动给出了自己的选择——立足产业情况,瞄准橡胶轮胎产业,相继出台《橡胶轮胎产业整合重组三年行动计划》《关于进一步支持企业技术改造的若干意见》等文件,并且自2020年以来,先后推进浙江物产、青岛萨驰橡胶完成对盛泰集团、涌金橡胶的租赁经营,有效盘活了企业资产。截至2020年12月底,广饶橡胶轮胎行业实现工业总产值343.5亿元,同比增长8.9%,广饶县橡胶轮胎产业集群入选2020年度山东省特色产业集群、“十强”产业“雁阵形”集群。

从家庭作坊,到规模化、专业化生产,再到站上行业发展制高点,广饶县轮胎产业发展恰是广饶县守好“看家”产业的发展注释,也是县域做大做强的重要参考。

再升级的“县域行动”

和省会城市首位度之争一样,县域的首位度之争未来也取决于产业结构的再优化和人才的招引上,首位度高也意味着良好的发展前景。

目前很多强区县已经感受到发展带来的挑战,中心城区经济“领头羊”黄岛区(西海岸新区)针对产业层次和质量还不够高,“四新”经济还没有集聚成势等挑战,推动国家战略取得更大成果,奋力把国家级新区优势转化为高质量发展胜势,并用市场的逻辑谋事,用资本的力量做事,充分释放各方面创新创造潜能,让智慧、创意、梦想融汇成澎湃发展力量;

临沂的兰山区,聚焦电商时代如何再升级,加快物流商贸转型升级——物流业向现代化迈进、临沂商谷片区建设、物流商贸业态提升等多项工作在今年开展,并以此来为“十四五”建设新时代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引领区开新局;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

邹平市今年把加快传统产业转调升级作为工作重点之一,并努力在培植新兴产业发展壮大、助推“双招双引”再攀高峰等方面有所作为,“十四五”期间,加快建设世界高端铝业基地核心区、渤海湾先进制造业基地示范区等,在高质量发展上再造一个新邹平……

不仅如此,近年来,山东从顶层设计、财政支持等方面都在向县域倾斜,陆续出台《关于加快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转型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印发支持县域经济健康发展转型发展若干落实措施及任务分工的通知》《关于支持八大发展战略的财政政策》等政策法规,并启动基层财政“强基固本”三年攻坚行动,对财源质量优化、自我保障能力提升的财政困难县给予激励支持,引导薄弱县加快发展。

“十四五”期间,山东推进以县城为载体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坚持以“人的城镇化”为核心,加强县城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建设,到“十四五”末,全省县域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5%左右。

这只是省内的区县首位度之争,未来如果想打造有竞争优势的山东半岛强区县,面向全国乃至全球,与强区县“硬碰硬”都是可以预见的。

对广大强县而言,抢了中心城区的“风头”是发展成果的显现,却不是发展的终点,在发展对标中找寻自己的优势项,补短板,迈向高质量;对中心城区而言,有县域来“搅动活水”,与强县“过招”争夺首位度,是化解惰性、解决问题的一剂良方。

千百县(市、区)首位度争夺、对标中以此形成力争上游之风,山东县域经济势必会再上一台阶,新时代现代化强省之路也渐行渐近。

(作者:刘培省)

区县Feng观察丨首位度之争,“超车”的山东强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