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企观察丨京博控股,坎坷A股梦的背后是什么?
山东

鲁企观察丨京博控股,坎坷A股梦的背后是什么?

2020年06月09日 10:25:58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编者按:

企业是经济运行最活跃的因子。它们创造着无穷财富,更推动着生产力不断前行。

山东,正在经历着动能转换的涅槃时刻,企业的作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经济大省到经济强省的蜕变。凤凰网山东今天推出“鲁企观察”京博控股篇,聚焦企业A股上市坎坷历程。

不论是褒扬亦或是质疑,我们的最终目的都是希望,在这轮发展浪潮中,鲁企能够展现更多的精彩,并持续推动山东经济质变。

京博控股又一次走向了A股台前。这一次,主角是京博实控人马韵升绝对控股的益丰生化。

京博控股是山东体量较大的民营炼化企业,2019年的营收突破500亿元,跻身中国500强企业。

一家这样规模的企业,显然有上市“野心”的。早在2015年,京博控股旗下的京博农化就启动了上市程序。

那一次,京博农化拟登陆创业板,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投向1万吨/年环境友好型制剂项目等。

遗憾的是,京博农化的IPO申请于2017年6月被证监会否决,原因则是疑有股权代持等。

失利并没有挫伤京博的上市激情。更换券商之后,京博农化二度冲击IPO。

然而,较有戏剧性的是,2018年,京博农化却自己终止上市辅导工作。不仅如此,公司名称也进行了变更,由原来的“京博农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京博农化科技有限公司”。

“股份有限公司”到“科技有限公司”的更迭,已经表明京博农化基本放弃了国内上市的计划。

在更早的2008年,京博及其关联方与国风集团签署转让协议,拟通过3.1亿元左右的价格获得上市公司国通管业23.31%的股份。但由于股权转让事宜未通过中国证监会的核准,京博重组国通管业一事最终还是走到了分手的境地。

可以说,京博的A股上市路坎坷崎岖。从这一角度来说,此次益丰生化的闯关自然让人格外关注。

益丰生化的主业为硫化物产业链产品,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就在益丰生化上市辅导信息公开后,外界纷纷猜测,这次冲刺,能否圆了马韵升的A股梦?京博农化此前的股权代持、资产核实等问题会不会在益丰生化身上重现?

京博控股艰难上市的背后原因是什么?以重化工业发迹,京博控股是山东传统工业的典型代表。近年来,京博控股也不断转型升级,发展成高端化工、教育与艺术、现代服务、生态环保、新材料、现代物流、新兴资源、投资与金融、现代生态农业等综合性多元化企业。

这种多元业务特别是新兴产业的发展催生了企业的上市需求。不过重化工业的烙印以及现代企业治理制度的缓慢推进(比如在股权代持、关联交易等方面的规避等),成为企业上市的掣肘之痛。

这是很多山东传统产业“大户”企业的通病,虽然规模做上去了,体量看着很大,但治理结构、产业转型等却跟不上,导致企业上市屡屡受挫。在山东,谈产业升级很重要,而现代企业治理的同步而行也至关重要。

这次,益丰生化会圆京博控股的资本梦吗?会给传统炼化板块带来上市惊喜吗?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