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商埠区:济南历史中的城市气度(图)


来源:济南时报

原标题:商埠区:济南历史中的城市气度(图)  

济南老街巷后宰门街本版照片均由记者王锋摄济南老城区

曲径能通幽,飞檐祝寿康。穿过宽宽窄窄的几条街巷,走到距离大明湖南岸不远的寿康楼街,一种安谧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题壁堂就在寿康楼街深处,是一处让很多老济南人魂牵梦萦的老建筑。这一片区,还有陈冕状元府、天主教堂、府学文庙等古代建筑或文物,加上数量可观的腾蛟泉、芙蓉泉、濯缨泉等名泉,很自然地就形成了济南古城区中的一个历史文化街区。脚步穿过时光都慢了下来的古城区,一直往西走,过了繁华的纬二路,就是老商埠区。这片崛起于上世纪初,中西结合以商贸为主的片区,至今还保留着大量各式近现代建筑,尤其是中西风格结合和纯粹的西式建筑,极大地丰富了济南的近代建筑文化,也使这一片区成为和古城区风格相对的两大风貌区。7月3日召开的济南市委十届八次全体会议提出,要将明府城、老商埠片区的保护上升为市级战略,延续泉城历史文脉。目前,济南已经划定历史城区范围,上述两个区域是保护重点,并在人口密度调整、用地功能优化等方面有了新的方向。我们期待,犹如双子星座闪耀的两处老城,继承济南文化的延续和发展。

明府城:白墙青瓦间的沧桑老城

本报记者 徐敏

走过透着清冽泉水的青石板路,游弋于低矮斑驳的灰墙青瓦之间,仿佛走进了沉重而沧桑的历史。然而,这分明又是现实:泉水依然生生不息地翻涌着,依然有老居民依泉而居,惬意生活。在水泥森林侵占着城市各个角落的时候,老城区显得尤为高贵、典雅又亲和。从达官显贵到平民百姓,从文人雅士到凡夫走卒,都在这里留下过浓厚的烟火气息。

书香之地:老城区浓厚的文化氛围

今年75岁的芙蓉街老居民刘树林回忆起当年老城区的景况,感慨颇深的首先是老城区浓厚的文化氛围。他说,当年的芙蓉街,432米的街道有140多家店铺,衣食住行等必需品样样俱全,各色叫卖声此起彼伏,不过却都透着浓浓的文化味儿。

时至今日,一个甲子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些老居民仍然能回忆起芙蓉街老街巷一家家店铺清晰排列的样子:从最北边的文庙往南是中和酱菜园,再往南有服装店、文具店、铝制品店、三山眼镜店、郭雨生刻字店;刻字店以南路西是岳祥书画店,再往南是普泰和药店、焦家石印局、新东亚饭庄、九龙斋糖葫芦店、韩家锡匠铺、教育图书社、张记灯笼店。此外还有照相馆、卖杀虫剂的迦南商行、济南最早的镶牙馆,旧城内唯一的汽水厂等等。不过,这些今天只存在于老人们偶尔回忆起的旧城盛景的只言片语中。

那时候,老城区还是济南府乃至省内文化氛围最为浓厚的地方。这片区域内星罗棋布地分布着多所学校,诸如芙蓉街小学、岱宗街小学、海星小学;女子中学,还有季羡林毕业的正谊中学,齐鲁中学等等。省政府旧时称作“贡院”,是省内科举考试的最高机构,省内的初级科举考试都在这里举行。自然,周边卖文具的店铺也就较多,济南教育书店、东方书社也都分布在周边,老城区的街巷上,随处可见手捧毛笔宣纸的读书人、拿着教材课本的教书先生,或者背着书包口中念着唐诗的学生。久而久之,老城区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老城区浓厚的文化氛围。

受到老城区浓厚文化氛围的感染,芙蓉街上的商人们也都文质彬彬、待客如宾。那时候没有太多的高楼大厦,居民抬腿出家门就是店铺,商家和居民就像是老街坊一样。对于头疼脑热买不起药的穷人,普泰和药店都会免费送药;晚上多晚去刻字店刻章,只要敲敲门,店老板都不会拒客于门外;刻章时老板用很细的毛笔反着写下繁体字,这手艺现在已经完全失传了。

后来,一些老店铺逐渐改成了工厂、幼儿园,公私合营后店铺的伙计变成了国家职工,学校也纷纷合并,一些书店也改头换面不复存在,旧时文化氛围浓厚的情景难以再现。至今很多已经迁离老城区的居民,仍然时常怀念小时候的老街巷,他们总盼着芙蓉街能够增加些书店、文具店,保留下历史记忆中原汁原味的老城区。

 

沉醉古城:暮鼓晨钟里的泉水流觞

济南这座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更因泉水的千年流觞平添几分灵韵。倘若你曾经在一个斜阳西下的午后,来到百花洲畔的曲水亭街,在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看到汩汩上涌的泉水,一定能体会到这座老城的风韵和灵动。明府城的保护固然包括老建筑、街巷、老字号以及商业文化等范畴的保护,而泉水文化,始终是明府城老城保护最重要的一脉。

不同于趵突泉、虎跑泉那些园中泉水的淙淙之音,也不同于大江大河响彻一方的水鸣,老城区的泉声只发端于泉水人家的房前屋后,与平民百姓家的烟火气息浑然一体,少了几分鸟鸣笼中的精致典雅,多了几分锅碗瓢勺的生机活力。正是这种“家家泉水、户户垂柳”的绵绵泉声,宋朝醉了二安,元代醉了致远,明朝醉了于鳞,近代醉了舒庆春。

据曲水亭街老居民窦庆德老人讲,在老济南人家的传统中,不管从前还是现在总习惯在泉水里养鱼。鱼对泉水人家都有很重要的意义。古时候鱼是财神爷的象征,代表着兴旺发达,意味着年年有余,所以人们很愿意把鱼养在泉水里,希望日子可以过得富贵吉祥,顺顺利利。另外,鱼可以检验泉水是不是活水,因为水是活的才有氧气,鱼才能存活。泉水里有鱼就证明这是生生不息的泉水,也代表着泉水人家努力生活,蓬勃向上的殷切希望。

“泉水煮绿豆,和自来水煮绿豆也不一样。”老城区居民苏宝珍说,用泉水煮绿豆,煮上十几分钟绿豆就开花了,嫩嫩的黄白色豆花,一嚼,可嫩可香了。因为泉水是弱碱性,弱碱性的水煮豆子开花快。老居民刘树林说,解放前的芙蓉街没有自来水管道,孩子们都是喝泉水长大,直接扒开一块石头,就能喝到青石板下冒出的汩汩泉水。现在还有很多家庭保持着打泉水,喝泉水的习惯,泉水喝在嘴里,甜在心里。喝惯了泉水,总觉得自来水缺少那点接地气的感觉。

老城区的泉水流过百花洲,流到大明湖。在明湖路和县西巷的交界口有一个高高的城墙一样的古老的土台,那就是济南原来的钟楼的遗址。旧时讲究暮鼓晨钟,没有钟表的年代,朝阳初升时敲钟,夕阳落山时敲鼓。老城市面积小,钟鼓声响彻泉城,就在这暮鼓晨钟中,春秋换代,泉水流过千年,流到今天。

如今一些旧城区的居民后辈移居到了国外,不少人仍然会回来寻根,看看祖辈们的老房子,回味着历史长河中弥漫着的化不开的乡愁。

本报记者

徐敏

1904年,一场轰轰烈烈的自主开埠运动在济南展开,自此,一座中西交相辉映、现代和传统交融的城区在济南西城形成。彼时的济南堪称繁华:经二路商号林立,经典品牌驰名全国;大观园各路手艺人各显神通,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戏院里赶上“名角”演出,犹如全城盛事轰动一方。

穿越百年,感受商埠区当年繁华盛景

7月7日,小暑。路边的法桐树早已枝繁叶茂满眼深绿,偶尔几缕微风吹过,疏密的树叶轻轻摇曳,经二纬二路路口斑驳的墙根下,一辆低矮的地排车上装满了肥美的鲜桃,知了声此起彼伏,卖桃的老农戴着宽大帽檐的草帽,坐在路边昏昏欲睡。

倘若时光穿梭回70年前的济南,这番场景,一定也是商埠区炎夏路边的一景。不同的是,炎热的午后短暂的静谧过后,商埠区的繁华又淹没在万紫巷的早市、铭新池的澡堂、南岗子的杂货铺和北洋大戏院的唱戏和叫好声中了。111年前,济南自主开埠运动让彼时的商埠区成为全市最繁华的地域,也在济南历史上留下了一段传奇般的故事。

说起当年商埠区的盛况,自小在这一片区长大的老居民张云鹏感慨颇深,在方圆数百米的“经纬片区”,吃喝玩乐就串起了惬意的一天。天色微亮时,早起的居民会到万紫巷早市买新鲜的蔬菜;菜买完了,就到经三纬四路口西北角的便宜坊吃上一份锅贴,喝一碗甜沫儿;吃罢早饭,沿着经三路一路东去,可以到小广寒电影院看上一部外国无声电影,趁着换片的时刻闲聊拉呱;午休过后约上三五好友,到闻名遐迩的铭新池泡个澡,懒洋洋地躺在澡堂的小床上喝壶茶,找个澡堂师傅按摩一番;下午再到南岗子逛逛百货商店、杂货铺,看看走南闯北的艺人的表演;若是赶上名家名角来济,晚上到北洋大戏院看上场戏,叫上几声好,这惬意的日子,简直给个皇帝都不换。

“那时候没有车,路就显得宽些。生活节奏比较慢,也没有别的娱乐方式。”年过七旬的张云鹏说,这个并不大的商埠区汇集着鳞次栉比的商铺,满足着各个社会阶层的居民的生活需求。其中,最最热闹的要数看戏了。经一路和经二路之间,有一条东西向的街道,东口是纬三路,西口则与纬四路相连,这条街不长,名曰通惠街。早年,在方圆数百米的范围内,聚集着“北洋”、“中华”、“庆商”等数家戏园子。每到夜晚,这一带灯火通明,人头攒动,商贩往来穿梭,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其中规模最大、名声最响且保留至今的就是北洋大戏院了。

若是赶上“名角”演出,几乎是全城盛事。1933年,程砚秋来北洋大戏院演出,韩复榘的部下孙桐萱的胞弟孙桐岗是著名飞行家,当时,他驾驶飞机在济南上空撒戏报子,全城轰动。据称,这次演出盛况空前,戏报刚一贴出,三天的戏票全部售罄。演出之日,很多戏迷纷纷购买站票,偌大的戏院竟无立足之地。散场后,观众聚集在后台出口外面,翘首以待,争睹程砚秋真面目。直到程砚秋离去后,人群还久久不散。

如何挽留:让老商埠区“味道”更浓

在老居民的叙述中回想着前人如何在商埠区度过惬意的一天,沿着他们走过的路线重温经纬片区的老商埠,路还是当年的路,只是店铺、商行、甚至建筑,纷纷改变了模样。

穿过现在透露着几分时尚气息、依然人声鼎沸的大观园,在经三纬二路口拐了个不大不小的弯儿,就可以看到小广寒。这家电影院的风采已随着时代远去,只有这座装饰豪华的建筑依稀可以看出早年的辉煌;亨得利、大西洋、美达利,这些带着浓郁西洋味道的眼镜店、钟表店当年名号响彻济南府,如今都已经不复存在;汽车充斥着城市的现在,清晰的地面标线标明,万紫巷已经成为一条单行线,它也早失去了往日的红火,冷清在被人遗忘的角落,更多的年轻人甚至不曾听说过这个当年响彻全城的街巷名字。不过,小吃店便宜坊还在,虽然店面不大甚至不算清洁,锅贴却还能品出当年的味道;开创“祥”字号传奇的瑞蚨祥绸布店,如今也呈现复兴之势。

时代的巨变让我们感慨万千,犹如老居民张云鹏所说,那段不可复制的繁华可能仅是特定的历史环境和社会环境下的产物,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老商埠区的印象或者记忆,多半保存在尘封已久的泛黄的书页中,保存在年逾古稀的老人记忆中了。不过,既然时光留不住,现有的这些老商埠遗留的建筑和文化,应该尽可能地去保护,用行动去传承文化遗产。今天多一些责任,明天就会少一些遗憾。

“对老城区和商埠区的保护永远没有完。”山东省国际旅游开发中心副主任牛国栋认为,济南现存的古城区与商埠区两大片区是难得的老片区,改造时要以各自特点为根基,以先进的规划设计为助力,要做成在全国都能排在前面的文化地标。

老洋行的平移保护、阜成信的改造、羲古会馆的华丽变身……近几年来,商埠区老建筑的改造提升已经有了成功案例。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济南人喜欢到路不宽、车不快、树很多、人很静的商埠区走一走。倘若运气足够好,或许能够在保存至今的便宜坊或者北洋大戏院,遇上见证过当年那段繁华的老人,听他们娓娓道来旧时商埠区的那些人、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媛媛]

标签:济南 商埠区 历史中的城市气度

人参与 评论

精彩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