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美术史论研究 | 浅析毛岱宗风景油画的写意性及其表现

山东美术史论研究 | 浅析毛岱宗风景油画的写意性及其表现

编者按

本栏目文章来自山东省一流本科课程《美术批评方法与实践》结课作业和专业实践课成果,主要分为“沂蒙题材美术研究”、“艺考之路”、“山东美术史论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图像与历史研究”、“艺术家个案研究”等多个专题系列。

浅析毛岱宗风景油画的写意性及其表现

作者:杜远宜 指导教师:沈颖

摘要:自油画传入中国后,风格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其中,风景题材以其独特的魅力受到画家的欢迎,中国画家在油画中融入中国画的传统精神,以达到“以形写神”的目的。风景油画在当代中国画家的笔下呈现出不同于西方油画的思想感情。本文主要简述中国风景写意油画,并以山东画家毛岱宗的风景油画为例,探讨毛岱宗的风景油画中的写意性表现。

关键词:风景油画;毛岱宗;写意性

中国绘画中写意理论源远流长,有着几千年的历史。写意是中国文人画家创造的一种绘画的表现形式。中国传统绘画中写意精神得到了完整的体现,并以此发扬。而在西方文化背景下产生的油画进入到中国本土之后,中国油画家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与理解融入到西方油画中,使油画作品中带有中国的人生观与审美观。

一、简述中国风景油画的写意性

《辞海》中解释“写意”为:“俗称‘粗笔’。属于简略一类的画法,与‘工笔’对应。它要求通过简练的笔触,写出对象形神来表达作者的意境,故名。”宋代苏轼便说:“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他认为,以形似为标准去评论绘画,就等于如小儿一样目光短浅、缺少见识,他否定形似,所倡导的只有传神,即一种带有无穷意境又捉摸不定的东西。倪瓒提倡逸气说,如果将一起与不求形似、追求神韵的神似联系起来,那么,倪瓒的逸气说便成了元代审美风尚的缩影。元代汤垕在《画鉴》中表达的更清楚:“观画之妙先看气韵,次观笔意、骨法、位置、赋彩然后形似,此六法也。若看山水、墨竹、梅兰、枯木、墨花、墨禽等游戏翰墨,高人胜士寄兴写意者,慎不可以形似求之。先观天真,次观写意,相对忘笔墨之迹,方为得趣。”所以,元代画家更注重用绘画的方式寄托并抒发自己的思想与感情。

“罗工柳先生认为写意油画是一种创造。写意,则是在全画‘见笔’之后是一种总体追求,借用了这两个字在水墨画里现成的意思。”“写,就要见笔,而不是藏起来,不可以把笔触描光。意,不限于对象意境之意,也不只是主体情意的意,不仅是指现场当下的情、境之意。”在中国,风景油画并不着重表现外在形象物体,而是注重画家内心情感的表达,通过作品表达内在单纯的精神核心和意蕴。中国风景油画追求意境,其所表达的远非单纯的形象和语言所能传递出来的。油画是在西方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与传统中国画相比较,无论是表现技法、绘画材料以及审美观念上都与传统中国画有很大的区别。但自从西方风景油画传入中国后,中国画家以中国传统思想以及中国画的笔墨意蕴等并入西方风景油画,创造了风景油画新的表达精神——写意性。

二十世纪初中国风景油画作品中的写意性的刚刚产生,这一阶段,以林风眠为主要代表。在林风眠风景和人物作品中,将中国的技法、精神等融入西方油画中,将中国绘画的黑白虚实与西方油画的色彩相结合,林风眠喜爱马蒂斯,所以在绘画过程中,也加入了马蒂斯的思想,最终他以西方油画为基底,展现中国传统绘画的审美意蕴。林风眠的绘画及其艺术思想对后世影响很大,影响了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诸多享誉中外的艺术家。比如赵无极早年的艺术创作主要是具象油画,因为他早年到法国留学,并学习法国、意大利和荷兰的古典绘画,同时也受到了毕加索和马蒂斯等艺术家的影响。但后来他把目光转向了中国,他的很多油画作品都真挚地表达了中国传统水墨画的底蕴,他的画面渗透着西方浪漫,同时又洋溢着东方气息,阐释了东西方文化的完美交融。

进入19世纪80年代,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这三位艺术家在中国画坛有很大的影响力,并且在艺术上也达到无人与之相比的境界,这其中最主要的成就就是带有传统中国画写意性的油画作品。

现阶段,中国在油画创作中突出体现写意性的风景油画家,主要有毛岱宗、张冬峰、洪凌、王克举等,他们的风景油画作品体现了他们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思考,将中国画中对于道家“天人合一”思想的诠释与西方油画的表现方式相融合,创造出了具有中国情怀,极具当代气息的风景油画。

进入21世纪,中国油画创作的写意性正逐步发挥着它特有的神采。写意性在造型、构图和色彩等方面都与传统油画不同,并逐渐形成自己的审美价值观念。这是在中国画写意风格下,西方油画在中国本土转型的结果,蕴含着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精神,同时也强调了西方油画在飞速发展的新时期所遭遇的挫折和挑战以及全球艺术家面对传统油画在转型过程中的挑战和激励。

二、毛岱宗风景油画的“写意性”特征表现

毛岱宗,别署黛宗,字彦达,号喆之、弘轩。现为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他倡导“禅意”入画,对道家美学思想也有深刻认识,主张在写生中求创作。他的油画作品虽然没有大的比对的颜色,但是色彩简洁的同时又变化细腻,具有很强的表现力。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中西方文化的完美交融,看到中国美学意蕴的自然流露。

(一)、色彩的写意性表现

印象主义产生于19世纪后期,他们在19世纪现代科学技术中光色原理的启发下,对绘画的色彩进行大胆革新,强调对客观事物的印象,反对古典画派和浪漫主义。他们在研究中发现了补色关系,同时印象派更加注重表现对象在光的作用下的色彩变化,因此在写生中,这种效果更能体现出来,以前他们认为画面的阴影只有黑色和褐色,所以之前的作品多是褐色调子,而现在,画家察觉出了阴影受到光的反射和周围色彩的微妙关系。他们将这种科学原理运用到实际绘画中,对后来的现代美术产生了重要影响。而作为印象派的延续和发展,纳比派继承了印象主义对光与色的研究,但是他们更注重自我内心情感的表达。毛岱宗便吸收了印象派和纳比派创作中的色彩观念与创作手法,并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不断演变,最终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金色的河滩》是毛岱宗于秋天的黄昏在乡村河滩上的一幅写生。采用印象主义的手法,舍形取色,舍色取调。如果把此画拍成一幅黑白照片,便会觉得画面非常平淡,辨别不出具体形象,但从色彩上看却是丰富的、细腻的。夕阳撒在沙滩上的金色被纵情地表达出来,强烈而鲜明的色彩表现出一种对晚霞秋光的迷恋感觉。《逆光荷花》(图一)是一幅湖边逆光的荷花写生。作品表现了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他采用平涂的手法,首先对荷叶用概括的造型方法,以便能够保持色彩的单纯性,而不至于过多的刻画从而损伤其绿色的单纯。荷花的表现也采用概括的手法,保持其花朵皎洁纯净的意象。

图一 《逆光荷花》 60×60cm 布面油画 2003年

图一 《逆光荷花》 60×60cm 布面油画 2003年

在中国的传统绘画中,色彩的运用并不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再现,而是被寄予了更多的情感。所以在毛岱宗的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更多写意性的表达。比如《山梁上的人家》画面中对于色彩的把握游刃有余,给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明显受到西方现代艺术的色彩观念的影响。他在画面中减弱对明暗、造型、空间关系等要素的表现,将传统中国画里的精神与气韵相融合,达到气韵生动的境界,同时将在画面中笔触与色彩相结合,创造出一种似中似西的视觉既视感。《山里秋水》是一幅鲁中山区的写生,表现了秋水潺潺,凉意乍来的意境。在河边画几个洗衣的农妇,增添了生趣,也更衬托出秋天山村的宁静。在色彩表现上,以明亮色彩对比为主,并且将大面积的紫灰与少量的黄色形成对比,表现秋天减远,初秋将至的意境。

(二)、构图的写意性表现

平面构图为主,根据画家的主观情感来安排适合的画面位置,注重虚实结合,这便是中国风景油画的写意性的构图特征。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人们更加追求虚和实的结合。因此,实是指客观存在的能被人接触到的事物,这种便是在自然界中实实在在存在的;而虚是指只能被人们所感觉却无法接触到的东西,像是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意境。所以在毛岱宗的构图上便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虚实结合,交互运用的思想。《峨庄石桥》是一幅河边的逆光写生。从画面构图上来看,只有桥是实的,而周围的树和河水都是虚的。这便是一种典型的虚实结合的构图艺术。如果按照西方油画全是写实的构图思维,无论是桥也好,树也好,甚至河水的波纹也要能看出具体形状,而这里,毛岱宗采用虚实交织的笔触,让整个画面变成是虚七成,实三成,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虚实结合,交互运用,巧妙地将大自然的神秘性隐藏其中。画中的虚很好地烘托出了作者想要在画中表达的感情,画中的实则表达了作者所描绘景物的感情的升华。

不只是虚实结合的构图方式,毛岱宗在构图上更加倾向于传统中国画的平面性的布局模式。由于在中国传统水墨画中只有黑白两种颜色,所以画家对作品平面的构图就更为细腻,一般来说,中国画家用黑色表示有形的东西也就是实的东西,而用白色来表示无形的东西也就是虚的东西。《芳雪》借鉴了中国画中的用笔韵味和类似皴擦或点、块的黑色方块,将中国的思想文化融入画面。作品中的用笔干练,平面构图也更加强烈,黑白对比鲜明。《隆冬山村》(图二)的近景、中景、远景没有通过细腻的笔触加以塑造立体结构,而是通过简单的平面构图以此来组成景深视觉上的村庄。他根据自然中具体的景物,在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中,加以自己的思想感情,运用中国画的技法、用笔、构图等,使作品看上去更显中国意味,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写意绘画风格的风景油画。

图二 《隆冬山村》 81×100cm 布面油画 2004年

图二 《隆冬山村》 81×100cm 布面油画 2004年

(三)、用笔的写意性表现

黄宾虹认为:论用笔法,必兼用墨,墨法之妙全从笔出。许多画油画的人认为“笔墨”是学中国画的人的事,这就大错特错了。之所以常见的一些彩色作品流于照相趣味,缺乏绘画感,就是失去了“笔墨”的讲究。

毛岱宗认为:在作画过程中作者深谙理法,会产生理趣;能识契机,产生机趣;趁兴挥洒,忘我投入,产生情趣。

所谓用笔的理趣,就是画理和艺术的法则在用笔上的表现。由于对比而产生笔触,例如用笔的长短、大小、虚实、方圆、强弱、干湿、浓淡等等,这些对比因素在画面中相互融合。这是一种用笔的根本大法。它是阴阳互生的辩证思想在绘画上的运用。所以石涛说:“墨非蒙养不灵。”画法都是产生于画理的,所以只有重视对画理的研究,才能使用笔得到要领。《雪落山村》的用笔处处体现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山和远景用笔柔润,而树枝用笔干苍如渴,二者对比,也具有一种“干裂秋风”和“润含秋雨”的效果。在《乡村教堂》(图三)中,以用笔虚实来表现画面的层次感,如天空用笔虚淡,而中景的房子和树丛用笔稍实,但仍然是虚实交织的,而前景的树干用笔刚健有力。三个层次尽管都是亮调,但由于用笔的对比变化而使画面效果相得益彰。所以好的用笔都体现出一种理法,而掌握了这种理法,才能使笔法构成有讲究的根据,从而产生趣味。

图三 《山村教堂》80×80cm 布面油画 2006年

图三 《山村教堂》80×80cm 布面油画 2006年

用笔的机趣是作画时感性和想象在笔端的自然流露。从表现内容上看,笔触只赋予其一种特殊的渲染,在表现语言的字里行间中,读出作品的意境和作者的内心世界。毛岱宗在《大洼细雨》中,采取了山水画的各种皴法,层层点染 、加以皴擦,将传统中国画中的写意精神与西方的色彩相融合。他的作品中表现的清新、朦胧的画面效果,表达了他对山野乡村的安宁、平静的生活的追求。

从艺术风格上来说,用笔是不受其任何法则所限制的,完全属于个人。因为用笔到成相过程伴随着手从于心,笔随于手,色借笔而成形,其源归心。每一个笔触都蕴含着画家作画时的自身情感表达,都是画家带有的自身情感的印记,正是这种带有个人内心情感的笔迹构成了绘画艺术的特殊性。具有一定的风格的用笔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如同写字一样,毛岱宗常年临习对黄庭坚与黄宾虹的书画,以东方书画结构与笔法,以此来解去几十年油画创作中所形成的定式法则,避免因“熟中生巧”所带来的甜、腻、油、滑等恶习,他吸收中国各大山水大家的笔法,并以书法用笔,因此他的用笔笔笔似古人,笔笔又不似古人。如果强求作画用笔,则会做作失真,而离开对对象的表现片面追求,容易本末倒置,更不要盲目地模仿他人。因为一个艺术风格一旦成熟,用笔也定型了,成为非常个人化的东西,如果它背后的许多东西,不能被学习者透过表面去领会,往往只能学些皮毛。总之,用笔的风格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

(四)、造型的写意性表现

中国画在造型上讲求“似与不似之间”,以意造型,注重情感的表达。而西方油画则是重理性,注重对表现对象的再现,而发展到二十世纪,西方艺术家如马蒂斯更加注重意象表现,这点与中国的造型追求相似。同样,中国画以线造型,用线勾勒出体积感、轮廓等等,如衣纹、山水的线条也更加有表现力。而西方绘画主要是以光线变化为主,在光的作用下表现各种空间和体积,如顶光、逆光、烛光、灯光以及印象派对物体在阳光下的研究。中国风景油画中的写意性恰好集中了二者的特点,吸收了传统绘画的对于点、线、面、空间色彩的把握以及对写意的追求,并不是单纯地,不加修饰地模仿自然,而是在对大自然的感悟理解之下,根据画家的主观构思来自由组合画面,表达对客观自然的印象,使画面达到抒情达意的目的。

《隆冬山村》是以雪景为题材的油画作品,毛岱宗将眼前的景物进行提炼,保留画面的主体形象,将画面的主要内容改造为表达画家主观思想感情的造型,以至于画面中的树枝和远山都是弱化局部造型而突出了整体气氛。在造型上采用概括的手法,使自然物象转化到画面上以后,既可以看作是具体的物象,又可以看作是形成画面结构的点、线、面,同时,将画面中的树干提取出来,可以看出画家运用树干的远近以及上面的肌理形成画面的整体感。草垛穿插在树干中,加强了画面的景深,也加深了画面的空间关系。毛岱宗用线画树干,用点绘树叶,整体呈现出中国画特有的黑白色调。同时,画面节奏从画面左上方沿曲线运动自上而下一直到右下方,形成强烈的节奏感。

当我们观察自然物象时,观察到任何一个单独的物象时,都是一种分离,即物象从整个的环境中独立出来。当我们再观察这个物象与整个环境时,每个物象又消失在整体当中。在传统画论里讲道,远山无峻,远山无树。

图四 《夏山薄雾》80x80cm 布面油画 2006年

图四 《夏山薄雾》80x80cm 布面油画 2006年

《夏山薄雾》(图四)中,在画面上任何一个独立形状的刻画都是分离,而将独立的物象淡化使之消融于整体之中,这样,便形成一种连接的状态。画面布局被经营成明晰的垂直和水平结构,将光影大幅度的简化,造成各个色块并置的效果,整体呈现出灰、绿、褐的色调,同时,弱化山、树、桥的影子,产生平面的效果。然而这一平面化的表现仍属于再现的。另外立体形象有凹凸变化及虚实变化,令人感到丰富、充实、紧凑,但是平面的表现对凹凸变化表现得不充分,所以让我们感到画中透出的简洁、空旷、舒展。山的起伏、石头的块面虽然只用线表现,但仍有微弱的起伏感。画面中树干之间有长短的对比,在性质方面,有方圆、曲直、刚柔的对比,如硬、方形的石块与桥洞的圆形的对比,也有清晰度的对比,如刚草地与树冠形成虚实刚柔的对比,也有肌理和笔触的对比,如河流与山峰运用不同的笔法造成互相不同的肌理变化。用色彩加强表现前景、中景、远景,山势自左到右,自上而下,并与蜿蜒而流的小溪相融合,造成强烈的动势。从画面上看虽然没有大的色彩对比,但却有很强的概括性。

(五)、对写意精神的追求

1978年以后,西方的展览及各种流派开始进入中国,对当时的绘画思想造成了很大冲击,在此之前,毛岱宗受苏派绘画影响较深,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毛岱宗认为苏派绘画面貌雷同,并应摆脱极左思想造成绘画创作的阴霾,有一点唯美追求。这时,他开始倾向于欧洲绘画,喜欢大卫、普桑的作品。1983年,毛岱宗开始创作了《红嫂》一画,他认为作为女性的红嫂,应当周围散发着沂蒙山农妇的特征,有一种超凡脱俗的人性美,应赋予红嫂以理想中想象的美好形象。为此,他多次去往沂蒙山区,寻找生活中的红嫂原型。他认为,用乳汁救伤员这一情节,本身就超越伦理世俗,所以最后把红嫂定位为子弟兵的圣母,以此来表达美与奉献之美。

古典绘画是对物象理想化、类型化的一种高度概括、提炼,使绘画的多种因素尤其是线条达到非常和谐的手法。在中国古典绘画的代表是靳尚谊的《塔吉克姑娘》,现代艺术家追求的则是另一种新的秩序,如塞尚,他是现代艺术之父,塞尚将物象做了分割、肢解,在画面中建立了一种秩序。同时,这种新的秩序是通过表现去实现的,使物象之间产生联系,并且互相影响,与周围的环境形成不可分割的紧密关系。高更比塞尚更进一步,对现代文明提出质疑:“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正是这种宗教般的神秘,把毛岱宗的兴趣引向了东方。

毛岱宗认为,油画传入中国,并在画家掌握这个材料之后,油画便仅仅是个媒介材料,应该让画家自己的表现艺术的理想去驾驭材料。虽然油画发展的技术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要走自己的路,不陷入对立体的真实描绘,要采用正确的观察方法,获取自然界的画面,把握自然界中物与物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从油画向中国式的表达向前走一步了。他认为,油画应该像中国画那样画,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一种书写型的,而且是一挥而就的,这使作品中带着一种绘画的完形感,即是整体的,不可分割的,在整个的书写过程中能够把画家所要表达的内容实现在里面。这就像中国画里提出的气韵生动,既是画面的整体的意,又是一种鲜活生命的完整性。于是,毛岱宗先生将创作心态逐渐归向了中国的道家对大自然的崇拜上。1991年,他创作了《暖色田园》,代表他从西方油画向中国传统绘画中写意性的转变。1994年,他创作的《山村雪霁》入选了第八届全国美展。这是一幅用西方传统颜料、工具、画布等表达东方思想情感的油画作品,作品介于印象与抽象之间,无论从色彩上还是构图上,可以感受到他对中西文化思想相融合的痕迹。在画面上,西方油画的表达方式依然明显,但在他作品画面中色彩、用笔、构图的自然演绎,使人感受到了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魅力,这也标志着毛岱宗在中西融合中探索当代油画生路的真正开始。

通过一系列的创作,毛岱宗总结出了在写生中求艺术之生的道路。这一点韦启美对他的影响很大。在中国美术馆的青年特邀展上,韦启美先生建议他回去多画照片,这便让他认识到真正的艺术创作不应该从古人堆里找,而应该到大自然中去找。在写生中,他走过了一个从印象到意象的过程。早期的写生大多是看到什么画什么,主要依靠第一感觉,这也是作品像照片一样不耐看,流于照相趣味,显得肤浅,后期慢慢地加入了自己对于大自然的理解,以此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所以说,大自然是艺术家最好的老师。应该走进大自然,只有身处大自然的环境之中,拿起画笔用画家的思想、情感、技能,将颜色在画布上与自然沟通时,才能对自然的精神真正有所了解。老子提出了“道法自然”的主张,指出自然界万事万物运行中所揭示的规律,画家应从自然中吸收关于艺术的各种因素,如空间、韵律、虚实、构图、色彩等等,所谓吸取天地精华,引发艺术灵感。石涛曾说:“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与子神通而迹化也。”画家的内心包容万物,代山川而立言,强调自然景象与画家心灵相互交融,相互渗透,从而形成风景艺术的境界。

毛岱宗特别喜爱画山村题材的风景画,这些作品在区别前、中、远景时,所用的色彩层层递进,点染与皴擦相结合,用色彩营造出前景、中景与近景,从画面中可以发现很多寻常可见东西,如田野小径、寻常院落、海边停泊的小船以及树梢游荡的白云。而且在自然的色调中求取和谐,画家削弱了画面的明暗、造型、色彩关系等要素,以表达东方哲学,画面更加自然平和、纯实朴华、如拈花微笑,直指本心。毛岱宗的油画不光有画面直接映射到人们心里的温婉、舒适的美,仿佛还能体会到一种禅境,禅宗提倡心性本净,认为芸芸众生心中均存佛性,不用向外寻求,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境。心作为万物存在的本源而存在,毛岱宗非常重视自己的心性,在他的作品中既有对万物的深刻观察,又有自己独特的情感体验,肯定自然万物,但不生搬硬套,画面极具写意精神。毛岱宗所表现的艺术形象融入了画家本人的思想感情,寄托了对大自然美好事物的赞美之情,是对天地万物的感悟。

三、结语

中国风景油画中的写意性主要是寄托某种主观情感的方式,继承并发展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审美观念与艺术思想,使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今社会中得以延续。作为中国风景油画写意性特征突出的杰出代表,毛岱宗博览群书,汇多家之长,为己所用,将写生与创作相结合,认为要在写生中求生,突出抒发自身情感,多年来一直坚持将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油画相结合,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融入到油画中。在他的作品中我们既能看到印象派西方艺术的理性,也能体悟到中国传统艺术境界的意象与空灵。

(特约编辑:李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