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企观察丨屡屡行为失范的步长制药如何冲击世界级企业?

鲁企观察丨屡屡行为失范的步长制药如何冲击世界级企业?

2020年09月28日 10:51:47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编者按

企业是经济运行最活跃的因子。它们创造着无穷财富,更推动着生产力的不断前行。

山东,正在经历着动能转换的涅槃时刻,企业的作为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经济大省到经济强省的蜕变。凤凰网山东今天继续推出“鲁企观察”栏目,聚焦步长制药的行为失范之举。

不论是褒扬亦或是质疑,我们的最终目的都是希望,在这轮发展浪潮中,鲁企能够展现更多的精彩,并持续推动山东经济质变。

中国的强生,世界的步长。

2016年在上交所挂牌的高光时刻,总部位于菏泽的步长制药喊出了这样的口号。

现实远比理想要骨感。尽管有冲击世界级企业的决心和勇气,但步长制药的雄心壮志却非一路坦途。

近期,步长制药再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原因还是因为商业贿赂,这已经是步长制药5年来第8起被曝行贿事件。

一边是世界级企业的梦想,一边是屡屡失范的行为之举,当舆论满是质疑之声时,不知步长制药作何感想?

鲁企观察丨屡屡行为失范的步长制药如何冲击世界级企业?

屡次卷入医药行贿事件

有句成语叫屡教不改,这或适用于步长制药。近期,步长制药再次卷入医药行贿事件。

中国裁判文书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陕西步长制药销售人员在实际销售中存在商业贿赂。

陕西步长制药是步长制药的全资子公司。这不是步长制药第一次行贿事件。这是5年来被中国裁判文书网记录在案的第8次行贿事件。

更早些时候的2002年,步长制药原董事长赵步长,向时任国家食药监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郑筱萸帮助将脑心通从“地标”升为“国标”。

可以说,从步长制药的发展史来看,至少到现在,“行贿”两字从未离开。

不仅销售中存在贿赂行为,步长制药实控人亲属升学也与贿赂挂钩。去年,步长制药实控人赵涛被曝为使女儿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向升学顾问支付了650万美元。这一事件曾引发公众强烈关注,有声音质疑富豪为女儿升学行贿4000多万人民币,与其如此还不如做点公益事业。当时,还曾引发中国企业家富豪群体社会责任的大讨论。

如何冲击世界级企业

事实上,行贿事件在医药行业频发,并非步长制药1家企业有如此行为。

不过,连续多年来一直被曝存在行贿行为,步长制药不得不深思。

其实,步长制药在行业内颇具影响。作为心脑血管领域领军药企,步长制药培育出了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谷红注射液、复方曲肽注射液五个知名独家专利品种,具备较高的行业地位。

也正因为如此,步长制药喊出了上述“中国的强生,世界的步长”高调口号。

毫无疑问的是,屡屡被曝的行贿风波对步长制药发展目标的向前迈进是一种伤害,企业正面形象在一次次行贿后大打折扣。

值得关注的是,步长制药销售费用一直居高不下。2020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70.35亿元,同比增长9.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02亿元,同比增长12.86%。

其销售费用为36.84亿元,销售费用率为52.37%。其中,市场、学术推广及咨询费为34.88亿元,占比94.68%。而在上半年,步长制药的研发费用仅为1.73亿元。这种对比,很容易让外界产生“企业轻研发”的联想。

鲁企观察丨屡屡行为失范的步长制药如何冲击世界级企业?

为此,步长制药表示,公司正在积极转型,由销售型公司向科技型公司转换,且全球化战略加速。

不过,屡屡陷入行贿风波的步长制药能否成功转型,并摆脱由此产生的负面效应影响,真正成为一家世界级企业,尚需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