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冲浪店》导演:王一博出乎意料,极具冲浪天赋

《夏日冲浪店》导演:王一博出乎意料,极具冲浪天赋

2020年09月15日 15:04:35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夏日冲浪店》导演:王一博出乎意料,极具冲浪天赋

摄像机还没来得及取下,韩东君又从房间出来去找黄轩聊天,节目组不得不再开工。眼见着快到12点,韩东君跟节目组说,他和王一博决定第二天冲7:30的早浪,希望节目组提前来拍。

上周,网综《夏日冲浪店》在爱奇艺正式收官。作为国内首档聚焦“冲浪”运动的节目,《夏日冲浪店》在诸多地方打破了“慢综艺”的常规玩法,例如邀请了很少上真人秀的演员黄轩、韩东君、乔欣等担任固定嘉宾;例如节目没有设置任何任务和限制,什么时间做什么,完全由嘉宾来定。但也有观众表示,这样的佛系模式似乎削弱了经营感,令节目更像休闲体验。该节目总导演毛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冲浪是相对小众的运动,没办法像经营一家餐厅一样严格制定营收目标,“这档节目更像海边版的《动物森友会》,我们想以冲浪店的方式让大家了解还有这样一群‘浪人’,每天聚集在海边,过他们向往的生活。”

《夏日冲浪店》剧照

《夏日冲浪店》剧照

没有经营目标?

希望做海边“动森”

毛嘉团队里的年轻导演曾在海边团建时第一次参观了“冲浪店”,并在这里接触了专业“浪人”。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可以让年轻人迅速入坑的“新赛道”,不论你是否会游泳,只要你想感受运动的热情,都可以来冲浪店体验这样一项炫酷的运动。“而且海边的氛围是清凉、慵懒的,非常适合夏天。”“体育+经营”的节目模式因此应运而生。

但与同类慢综艺不同,《夏日冲浪店》似乎弱化了经营,没有在开店方面给嘉宾设置过于强烈的规则。例如店内前期的物品筹备都是嘉宾列单子,节目组买单;在运营资金上,节目没有任何要求和限制,更不用嘉宾完成某项任务或自己动手才能享有一日三餐。紧张感不足,反而休闲度假的享受感占据更大篇幅。

《夏日冲浪店》剧照

《夏日冲浪店》剧照

毛嘉坦言,冲浪作为相对比较小众的运动,非要设定经营目标是不切实际的。很多去冲浪店里的浪人并不需要配教练的,可能只是点一杯饮料,就下海冲浪了,因此冲浪无法像运营一家餐厅一样,每天有三餐,可以翻几台去计算营收目标。

“我们更想把冲浪店变成故事容器,通过发生的故事,来店里的一些人,让大家了解冲浪。”因此节目组没有给嘉宾设置大目标,而是让他们思考,什么是他们想过的生活?如果来冲浪的人与你的个性、经历格格不入,你会怎么对待他?“我们更希望做成一个海边的《动物森友会》,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让嘉宾可以尽情地享受冲浪的乐趣,也让观众了解这项运动带来的感受,海边的惬意,就是‘浪人’们向往的生活。”

《夏日冲浪店》剧照

《夏日冲浪店》剧照

破坏冲浪板是剧本?

艺人给节目组发通告单

《夏日冲浪店》也是第一个艺人给节目组发通告单的节目。通常综艺节目会设定每天的具体行程、台本,甚至剧本,为节目提前铺垫剧情和戏剧冲突。但“我们希望这档真人秀,在浪上是‘秀’,在店里就是真人”。毛嘉透露,在21天的经营周期中,所有时间流程、项目、每天做什么事,都是嘉宾自己制定的,节目组只负责记录。例如韩东君体力超群,第一天录制就一直边忙边玩到晚上10点,“我们一直想,他们怎么还不回房间睡觉,好像一点儿都不累,还特别开心。”等到好不容易所有嘉宾都走回自己房间,摄像机还没来得及取下,韩东君又从房间出来去找黄轩聊天,节目组不得不再开工。眼见着快到12点,韩东君跟节目组说,他和王一博决定第二天冲7:30的早浪,希望节目组提前来拍。

王一博

王一博

“他们不休息的时候,我们也不舍得放弃那些素材。我们不撤,他们就不收工,他们一直有表现,我们就一直撤不了。真的‘杠上了’。 ”毛嘉笑称,录制这档节目经常早上四五点起床,每天录完只有一个感受,“我好累!”

而节目也不乏真人秀冲突。例如冲浪店第一天经营,营业额就爆满,在大家正要狂欢的时候,隔壁店家却突然找上门,询问是谁撞坏了他家的冲浪板,必须要赔偿。一些观众认为这是节目组设计的剧本,毛嘉直言,节目中所有戏剧化都没有提前安排,“嘉宾都是冲浪小白,在浪人云集的区域经营一家冲浪店,一定会有误打误撞踩雷的过程。”而“冲浪板之争”是隔壁店找到节目组后,节目组称“谁撞坏的你找谁去”,并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了新的故事点。而随后有客人投诉冲浪店的摩托艇干扰了冲浪,也是因为韩东君想要开发摩托艇项目,并与黄轩的经营理念产生争执后自然而然发生的,“每当发生这种事情,网友就会说编剧又来了,我们觉得特别冤。但这段特别的经历确实给嘉宾、节目组带来了一段在海边关于冲浪很宝贵的回忆。”

黄轩“佛系”经营?

嘉宾争着提前进组

《夏日冲浪店》是黄轩时隔五年第二次担任综艺固定嘉宾。毛嘉第一次和黄轩沟通节目创意时,黄轩直接问“我可以提前一个月入组么?”这让毛嘉很惊讶。从来没有一个演员可以留出这么长时间给一档节目。同样兴奋的还有黄明昊。作为如今各大综艺争抢的热门嘉宾,黄明昊也为了体验冲浪,提前抵达了录制现场。

“包括韩东君。首先嘉宾本身都是带着对运动的热爱来的,这是冲浪的魅力。而且我们营造的这个海边场景,一切都需要他们一点一滴搭建、经营起来,这是我们跟同类型节目不太一样的地方。”毛嘉透露。

而在冲浪店中,黄轩也曾大方分享冲浪感受,称冲浪不仅是一项运动,更是一种松弛的生活方式。“不够纯粹的人,和欲望太强的人,都不可能选择来这里当‘浪人’。”但黄轩作为店长,在节目中不仅不考虑赚钱,定价“随缘”,甚至增加按摩服务却让客人“看着给吧”,让一些观众质疑他的经营理念过于“佛系”。在毛嘉看来,黄轩性格率真,在节目中就是做自己,没有带所谓综艺“人设”;且节目组也没有要求他们在业绩上“急功近利”,“我们希望看到他们如何在风浪和海边生活状态中发生化学反应,所以最重要的是展现他们真实的状态。”

王一博

王一博

而飞行嘉宾中最让毛嘉惊喜的,是前两期打头阵的王一博。最初邀请他参加时,毛嘉只考虑到他极强的运动神经,以及他对冲浪的期待,但他的表现却出乎毛嘉意料,“他在运动、冲浪上都特别有天赋和前途。如果一博能够在这呆够21天,他将成为一个极好的‘浪人’。以至于后面其他飞行嘉宾的表现,大家都用王一博的表现去对标,这是我们没想到的。”

新京报记者 张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