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菏泽:2500株菏泽牡丹花开东瀛


来源:牡丹晚报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近日,2500株菏泽牡丹在日本佛光山法水寺如期盛开(如图),给同处疫情中的日本人民带去了吉祥和希望。

原标题:2500株菏泽牡丹花开东瀛

菏泽牡丹东渡扶桑,传播华夏国色天香。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近日,2500株菏泽牡丹在日本佛光山法水寺如期盛开(如图),给同处疫情中的日本人民带去了吉祥和希望。

时间上溯至20世纪80年代,1980年,原菏泽市赵楼牡丹园将1300株牡丹出口到日本。自那时起,菏泽牡丹作为一张靓丽的名片,在中日友好交往中,就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微信截图_20200617090538.jpg

历经波折,菏泽牡丹东渡扶桑

“受疫情影响,此次异域牡丹催花工作遇到了一些挫折,但经过我们多方努力,2500株菏泽牡丹还是如期在日本绽放。”6月15日下午,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山东开元牡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勇华自豪地说,“非常不容易,中间克服了不少难以想象的困难。”

2016年,2500株菏泽牡丹亮相台湾佛光山,受到岛内民众的热烈欢迎。星云大师还特意为菏泽牡丹创作了一首歌。佛光山方面希望菏泽牡丹继续到位于日本的佛光山法水寺展出,这一想法得到了国台办、山东省台港澳办的大力支持。

异域催花的重任,最后落到了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山东开元牡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勇华等人的肩上。“我们是在1月份接到任务的,1月15日前后与日本方面签订了合作协议。”吴勇华回忆道。

牡丹寓意富贵吉祥,为多年生灌木,每年谷雨前后开放。想要打破其生长规律,在5月底盛开,必须在头一年提前进入低温冷库进行温控培育,同时还要考虑海外的气候及水文条件,因此难度很大。在菏泽市台办、菏泽市牡丹产业办的多次协调下,山东开元牡丹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2020年春节前就开始了捡苗、入库、水文考察等准备工作。

“我们在第一时间筹备牡丹苗,这是头等大事,没有质量上乘的牡丹苗,一切无从谈起。”吴勇华说,几经努力,他们筹集了2500株5年生牡丹苗。一株牡丹出口到国外,要经历海关通关、检验检疫等多道复杂程序。

冲洗、修剪、杀菌、消毒……就当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场牡丹之约充满了变数。怎么办?2500株菏泽牡丹还能如期赴约吗?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海关、检疫等部门积极提供方便,加快工作步伐。2月10日前后,2500株牡丹带着菏泽人民的祝福,从青岛港发往日本横滨港。

微信截图_20200617090545.jpg

遥控指挥,“风障”技术使牡丹如期绽放

6月15日,在吴勇华的办公室,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见到了中日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和装箱清单。

这批漂洋过海东渡日本的菏泽牡丹,包括600株紫二乔、690株卷叶红、80株百园红霞、30株彩绘、50株迎日红、350株银红巧对、700株鲁菏红,共计2500株。

正当吴勇华等人踌躇满志、准备在日本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因疫情原因,我们选派的3名牡丹技术人员无法去日本了。”吴勇华回忆道。

日本佛光山法水寺所在地区,是海洋性气候,降水、温度、湿度都不同于菏泽,牡丹催花要求的技术水平较高。“谁都知道,催花技术是保证牡丹如期开放的根本,我们的技术人员无法到达日本催花现场,这可怎么办?”吴勇华说,“无奈之下,我们联系了日本当地的园艺同行,请他们代为管理。我们通过互联网进行技术指导:如何装盆,如何进行温度控制……我们费了很大劲。”

解决了技术人员不能去日本的问题,吴勇华还面临着另外一个棘手的难题:日本当地难以提供用于催花的温室大棚。我们都知道,菏泽本地牡丹是在温室大棚内进行催花的。缺少催花大棚,就意味着菏泽牡丹只能在自然环境下,利用自然条件进行催花,控制花期。

“牡丹苗分批出库、风障保温、药品保花……面对特殊环境、特殊条件,我们采用了非常规手段,保证菏泽牡丹如期开放。”吴勇华说。牡丹苗分批出库使得牡丹花期延长,风障保温使牡丹如期开放,特殊的药物控制技术则使牡丹花蕾完美发育。

“这期间,我们与日本园艺同行频繁沟通,反复交流,共同努力,2500株菏泽牡丹长势良好,我们心里越来越踏实了。”吴勇华说。

经过多方努力,带着美好寓意、凝结着诸多祝福的菏泽牡丹在日本法水寺如期盛开了。

微信截图_20200617090553.jpg

传递情谊,菏泽牡丹成为中日交流的靓丽“名片”

菏泽牡丹作为一张靓丽的名片,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承担着传递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情谊的使命。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们菏泽每年都有牡丹出口到日本。”作为菏泽牡丹商会会长,吴勇华非常了解菏泽牡丹出口情况,“毫不夸张地说,菏泽牡丹已经成为中日交流的一张靓丽名片。”

作为国内知名牡丹专家、菏泽牡丹产业发展的见证人,赵孝庆说起我市牡丹参与中日交流的历史,如数家珍。

1980年,原菏泽市赵楼牡丹园将1300株牡丹出口到日本,涉及紫二乔、乌龙捧盛、脂红、花二乔、红霞映日、昆山夜光、黑花魁、赵粉等33个品种。

1980年,日本知名牡丹种植和经营专家安部功来菏泽访问,就牡丹品种交流与我市牡丹产业领域的人士进行专题座谈,最后双方达成3年交流计划。第一年,菏泽以赵粉、紫二乔等6个品种、每种5株,交换日本太阳、花王、初乌及法国金鸱、金晃、金帝、金阁等7个品种、每种5株;第二批交换的品种达上百种,全部栽种到菏泽老城墙东南角小游园内;第三批交换的品种全部栽种在菏泽北城墙附近。通过牡丹品种交换,双方了解了国际牡丹发展情况,给菏泽牡丹大家庭增添了新成员,双方牡丹栽培技术得到了交流,促进了双方牡丹栽培技术的提升。

赵孝庆、安部功等人的友好交往,使双方国民不出国门便可欣赏到对方的精品牡丹,牡丹也成了中日友好的象征。1983年,日本牡丹协会会长乔田亮二专程访问菏泽,他特别喜欢赵粉这个牡丹品种,每次见到,都会蹲下来,捧起牡丹花,仔细欣赏,恋恋不舍。赵孝庆和乔田亮二代表双方在原赵楼牡丹园共同栽种了一棵龙柏树。后来,人们将其称为“友谊树”。

1989年,受日本岛根县邀请,我市牡丹专家赵孝知作为技术顾问随中国牡丹考察团访问日本,并就牡丹生产、科研、销售进行考察。当时,中方为岛根县八束町建立一处牡丹园,由菏泽提供70个牡丹品种。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留学生岳德、冯清波,把菏泽牡丹引种到日本,这一过程一直持续到2006年前后。”吴勇华说,“最多的时候,他们一次就把三四万株菏泽牡丹输入到日本。”

一株株牡丹漂洋过海,在日本绽放国色天香,愿这些菏泽牡丹永远成为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使者。 

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姜培军

[责任编辑:王彤彤]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