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企业的“出海口”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二、企业的“出海口”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的发展、一个民族的强大,与便捷通达的出海口是分不开的。

出海口实际就是指港口、尤其是自己控制的港口。和平时期,民港里货轮油轮出入往来,与各国通商贸易,可以繁荣经济。战争年代,军港里航母战舰出征作战,打击敢于来犯之敌,能够保家卫国。

出海口,就是通往广阔世界的大门与桥头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出海口象征着四通八达、自由自主……

作为一家位于内陆黄河岸边的企业来说,东明石化早就想打造自己的“出海口”,这在全国地炼企业中,又是走在前面的第一家!

说来话长,自从与中石油合作建设了“日-东”输油管道、每年承接1000 万吨原油、成为年一次加工能力达1500 万吨的特大型企业之后,东明石化大部分原油都是来自海外。由中石油经营联系的海外油轮运送到日照港,分别卸载到储油罐,而后根据需求打入输油管道,或者通过火车、汽车运送至东明石化加工。另外,新海石化部分成品油,也需要拉到日照港装船下海外运。

由于他们主要使用的日照港集团岚山港区的30 万吨液体码头,这是日照港与中石化合资建设的,必须优先供中石化的油轮使用。平常不忙时还算和平共处, 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一旦港口泊位紧张,东明石化的油轮就得靠后,停在锚地等待。什么时候人家空出来才能靠泊。

此时的东明石化已经上了600 万吨的“大炼油”,加上原有装置,每天都需要几万吨的原料油,如果供不上就得减量或停产。有进就有出,需要海运的成品油呢,也要循环往复不断装船才行,不然就得“憋罐”。更有甚者,一但不能及时卸船,就要支付高额的滞期费,一天三、四万美元。每年仅这一项损失,就达几千万元,等于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扔进了大海……

等到他们拿下原油进口资质以后,进出日照港的30 万吨油轮成倍增长,压港问题就更加突出了。所以,如何保证油轮正常靠泊,成了东明石化的一大难题。 李湘平想来想去,把这个重任交给了监事会主席安魁君,任命他兼任日照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分管港运公司和日照基地。

人如其名,这位安总宛如一位魁伟文雅的“谦谦君子”,原籍本是东明县人, 爷爷那辈闯关东到了黑龙江佳木斯农场。他从小是在东北长大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1984 年他考上了南京航空学院飞机设计系,四年后毕业分配到了哈尔滨哈飞集团。可他的父母都想回山东老家,希望他先期回家联系一下。正好东明石化刚刚建设,求才若渴,就把他的档案要了来。

由此,本应与天空打交道的安魁君,改换门庭,一生与石油化工结了缘。好在大学培养了他的理论和实践能力,很快成长起来,历任技术员、工程预算员、 副处长、处长等职。李湘平就任董事长后,就以其党外人士身份,积极向县委推荐,于2003 年提拔他为副总经理,分管工程项目建设。

那几年,正是李湘平指挥集团大规模扩张、年年上项目的时候,三催化、硫磺、加氢、延迟焦化……一个接一个,安魁君不辞劳苦,带领所属人员从设计院催图到跑设备厂家,有时一个月就是上万公里。

为了及时拿到设备,不影响工期,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记得有一次在某金属结构厂,中午请厂长吃饭。人家说:“安总,我们实在太忙,干你的就得停下别人的。”

“厂长啊,我们等着安装呢,要不然全窝工了,求你了!”

“这样吧,你如果真着急的话。喝酒,喝一杯我提前一天。”

“好咧!”安魁君站起来,拿起二两一杯的白酒,仰脖倒进嘴里,一连干了五杯。

那位厂长不好意思了,劝道:“好了好了,别喝了,我提前五天交货!”

其实安魁君平常酒量并不大,那天回到宾馆就醉得一塌糊涂,难受了一夜。 可他记住了董事长的话:早一天建成早一天见效益。关键时刻,他豁出去了。

这样的战将,怎能不打胜仗呢?安魁君来到日照后,立即奔波起来,发挥他善于协调、办事稳妥灵活的特长,分别与日照港油品公司、实华公司、中石油管道公司、港口油罐储运区等单位的人员互交朋友,真诚相待,建立了深厚感情。

当时,日照港正在上一个项目,资金紧张,一时付不上工程款了。他们领导找到安魁君商量,能不能先预付一部分港口使用费?按说东明石化的油轮到港靠泊,才能发生费用。可安总一听人家求援了,立即向李湘平汇报,并找管财务的蔡广森副总协商,提前打过去2000 多万元,解了对方燃眉之急。

港口领导十分感动,说:“东明石化人真诚实在,有信誉,够朋友!”

这样形成了良性循环,东明石化的油轮来了,他们也尽量往前安排,减少滞留时间。每月至少安排三条30 万吨的大船,有时家里缺原料了,安总找到他们一说,可以“插队”先进来,紧急时刻还插过中石化的“队”呢!

不过,随着获得原油进口权的地炼企业越来越多,大家都积极开展海外原油进口业务,原油船舶压港问题日益突出,船舶滞期费大幅增长,原油码头设施、 港内仓储能力不足,成为制约地炼企业安全平稳生产的重要影响因素。作为千万吨级的东明石化,海运物流又成了“瓶颈”,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才行。

这个“根本”是什么呢?用李湘平的话说就是:“我们要建自己的港口泊位!”

事实上,李湘平产生这个想法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日照港现有的原油码头是与中石化合作的,中石油也想投资建设一个。当“日-东”输油管线首站在岚山港罐区建设时,李湘平就与中石油有过口头协议:“将来你们与日照港合资建码头时,算我们一份!”

可是,中石油的主要地盘和战场不在山东,一直没动起来。中石化积极联系又与日照港合作建设3 号码头。李湘平闻讯再次要求参与股份。如果成功,就可以不用看人家脸色,保证了自家的油轮停泊,也就保证了原料供应。

各家企业有各家的利益。中石化不想让别人分一杯羹。

人们平常说一个人打定主意不回头,往往用“不见黄河不死心”来形容,意思是指不到无路可走的地步是不肯死心的。对于生长在黄河边上的李湘平来说, 认准了的事不达目的绝不罢休,那是见了黄河也不死心!

他只要有空,就带着安魁君等人一趟趟地跑日照,找日照市委市政府和日照港的领导,不断游说反复陈情。同时,日照港在巩固大宗干散货运输优势基础上, 不断转型升级、强化核心竞争优势,由单一的煤炭输出码头,发展成为全球重要317 的能源和大宗原材料中转基地,正在围绕做大、做强原油和液体散货运输,加快推进码头、罐区、管线等基础设施的规划建设。

双方共同需要且互相理解,洽谈就十分顺利。他们决定:共同出资建设新的30 万吨原油码头以及港内油库项目。

2017 年2 月27 日下午,东明石化与日照港油品码头有限公司、日照华信石油储备基地有限公司在日照碧波大酒店,举行30 万吨原油码头及港内油库项目合资合作协议签署仪式。

李湘平专程赶过来出席,由监事局主席、日照公司董事长安魁君代表东明石化签约。当时,李湘平看到安魁君随意穿了件衣服,特意嘱咐说:

“安总啊,这可是咱集团的正规大事,签约时你得穿正装!”

“啊?”安魁君下意识地看了看,发现李主席一身西装革履,自己太随意了, 不好意思地说:“是是,马上换!”

可他的衣物全在东明家里呢!午饭后,他丝毫不敢怠慢,跑到当地商店买了一身新西装,特意打上一条喜庆的领带,按时参加了签约仪式。

届时,李湘平和日照市委常委、副市长刘兆亮,日照港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蔡中堂,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强一起现场见证。安魁君和日照港副总等人分别代表本单位,在合作协议上郑重其事地签了字。

此项目投资总额约为39 亿元,包括1 座30 万吨级原油码头、2 座15 万吨级原油码头及内航道工程、港内156 万立方油库库区工程,主要涉及水工结构、疏浚工程、装卸设备、陆域形成、航道、港内罐区及相应配套设施。计划2019 年建成投用。

这是全国地炼企业第一家参股建设的港口码头。一旦建成,必将进一步增强东明石化原料采购、船舶靠港、港内仓储和管道运输的联动竞争力,东明石化就相当于有了自己的“出海口”,可以更加开放地面向国际大市场了。

事实上,在日照岚山港区建设自己的码头,只是李湘平谋划东明石化发展大战略中的一个重要环节。接下来,他依托港口又下了一系列好棋:利用当地招商引资、建设化工工业园的平台,拉长产业链条,上马化工产业;立足“日-东”输油管道首站,建设自己的储油罐区;海滨风光秀丽、环境宜人,计划发展房地产养老、度假旅游产业……

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2016 年夏秋之交,正当建港谈判日趋成熟时,东明石化董事局安排安魁君等人,双管齐下,一方面管理好输油管道、储运罐区,一方面筹建石油化工项目。 通过考察市场,决心借助海运便利、原料成本低的条件,建设化工企业,生产丙烯产品。

为此,东明石化专门成立了日照公司,任命安魁君兼任董事长。同时,委派了一位特殊人才任总经理。他名叫贾文忠,原是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交通物流处的副处长,曾来东明县挂职副县长。在东明石化和李湘平总裁的感召下, 他毅然放弃仕途,辞去公职,投身于东明石化集团。

已过不惑之年的贾文忠,是菏泽鄄城人,1990 年毕业于山东财政学院大专班, 进入省直机关工作,从科员做起,一直做到了副处长。2014 年8 月,他在省委组织部统一安排下,来到东明县挂职,担任副县长,分管工业经济、大项目建设和招商引资等工作。其间,他深入调研,在各乡镇、有关企业跑了一遍,结合在省直工作的经验,写出了一份《东明县工业经济发展情况》的分析报告,认为应做好主导企业东明石化,带动县域经济发展。报告分送各处征求意见。

李湘平看到了这份报告,感到某些观点与他不谋而合,就专门打电话给县委书记:你们这位挂职干部不错,有观点、有例证,值得参考。

一年后,贾文忠挂职结束回到省城,拟提处长了。可他却产生了换一种生活的想法:几十年与企业打交道,感到如果自己来做,可能会更好。不如趁年龄还行,到企业去做点实际工作。其间,有些省内国有企业也与他谈过,想干企业就到我们这儿来!他思来想去,选择了东明石化,一是在这儿挂过职,有感情;二是专门调研过,熟悉石化行业;三是老总李湘平有思路、有谋略,理念一致…… 为此,贾文忠不断与李湘平汇报、沟通:“李主席,我想到你这儿来,发挥熟悉企业的特长,做些实事!”

通过挂职,李湘平早已了解贾文忠,当即表示认可:“好啊,我们欢迎!来吧,来了一起把东明石化做得更好!”

好端端的机关干部要“下海”,不少人不理解,亲朋好友,以及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都纷纷劝他:“组织上正要提拔你呢,你却不干了,太可惜了!”

“你都四十大几了,到企业适应吗?一时冲动,你会后悔的。快别乱想了!”

“呵呵,谢谢大家关心。”贾文忠十分坚定:“我想好了,干就干好,绝不后悔!”

就这样,他于2016 年7 月办完辞职手续,来到了东明石化。李湘平代表集团热情欢迎,任命贾文忠为日照公司总经理,协助配合安魁君董事长抓好日照基地建设。如此,他完成了从贾处长到贾总的转变,不过,这还是名义上的转变,实际工作怎样呢?

贾文忠十分感谢李主席和集团给予的这样一个平台,发挥他熟悉工业经济和产业政策的优势,全身心地投入了新的战线。日照基地还是白纸一张,一切从零开始,好在有东明石化和李湘平作为强大的后盾,有安总这样有经验有水平的“元老”带队,他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

从组建到开展工作,安魁君、贾文忠等人迅速将日照公司运转起来。本来, 东明石化打算接手一个因种种原因停止运行的炼油厂——石大科技,酝酿再三, 感到产权关系复杂,负债过高,不利于运作,忍痛割爱放弃了,转而专心参股建港事务和筹建东明石化日照岚山化工园。

经过一番紧密运作,东明石化与日照港合作建港顺利签约,化工项目也得到日照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同意在岚山工业园内划出数千亩地建设东明石化320 集团化工公司。为了确定厂址,安魁君和贾文忠带人沿着市里规划地块跑了一趟又一趟,看了一块又一块,选定一片距离海边近、较为平坦的地块。一期工程占地1000 亩,已准备上马建设了。

自此,东明石化首家获得进口原油使用资质、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成品油批发资质、燃料油进口资质,一举成为中国能源经营牌照最全的民营炼油企业。再加上码头建设、海外公司设立,更是将东明石化推向了国际化的轨道,成为真正国际化、全球化的公司……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李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