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给自己加油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说什么也要罚,至少5 万。过了几天,那人突然表态不罚了:你们干吧!不明就里的人感到奇怪,这会儿怎么好说话了?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第十章、一个企业家的“中国梦”

一、给自己加油

一路坎坷,一路风雨,一路奋争,一路辉煌。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东明石化人就是这样咬紧牙关、撸起袖子,挥洒着汗水、 强咽下泪水,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了。他们如同远航大洋的帆船赛手一样,闯过了一场狂风大浪,又将迎来新的挑战……

困扰企业多年的原料“瓶颈”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需要攻克的难关又摆在面前。过去二十多年,他们专注于扩大产能规模,销售领域交给“两桶油”代理。 事实上,并非只注重生产,没有关注“出口”,这也是无奈之举:一来资金有限无法多管齐下,二来政策限制,终端加油市场多为“两大公司”占领。据统计: 全国各地城镇约有96000 多个加油站,60%以上为中石油、中石化所有,其余为获得牌照的民营公司或个体加油站。

如今各地炼油企业纷纷扩张,产能过剩,东明石化原油年一次加工能力已达1500 万吨,自己没有销售终端就很被动了。因为成品油只搞批发,没有零售,那利润是很低的,平均一吨汽柴油比“两桶油”少挣一千元左右。如果市场不好, 更会在价格上受制于人。

终端为王。没说的,必须建立自己的加油网点,直接面向消费者市场。

从2014 年下半年开始,李湘平率领众将在努力猛攻原油进口资质的同时,也着手布置东明石化的终端建设。经过细致的调研和谋划,他们审时度势,描绘了一张宏伟远大而又切实可行的蓝图:拟利用5 年左右的时间,以菏泽市为中心, 全国布点,在山东、山西、河南、河北、江苏、安徽、四川、湖北、浙江(上海合并其中)等9 省市建设1000 座加油站,统一设计、统一标识、统一供油,响亮地打出“东明石化”加油站的品牌。

事实上,东明石化过去曾动议过此事,还派工会主席牛德宽带一个小组前往泰安一带调研。

胆大心细的牛德宽原在东明县委司机班工作,东明石化刚建厂时,就被首任厂长杨永昌看中调了过来。他与李湘平是同村人,也是牛口村走出来的,互相早就熟悉并有深厚感情。进入东明石化后,牛德宽先后当过车队队长、运输公司经理、工会主席、副总。他擅长人际交往,社会关系广泛,朋友多。李湘平安排他分管社会协调,牛德宽不负重望,积极奔走,为东明石化搞好外部关系功不可没。

如今,集团准备开拓销售市场,牛德宽又是第一个响应李湘平号召,前往外地探索新路,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深入下去。现在,他们专门成立了东明石化集团北京终端销售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一亿元人民币,主要是在全国各地投资建立加油网点。李湘平亲自担任法人代表、董事长。还需选派一位懂经济、 会算账、又有管理经验的副总裁任总经理,具体负责终端开发建设。

蔡广森挑起了这付重担。

他老家在东明县城关镇南关村,父亲本是民办教师,由于看不惯文革期间的胡打乱闹,辞职回家务农,失去了后来“民转公”的机会。可他从小练就了一手书画技艺,凭借给人画肖像装裱书画,供养孩子上学成人。1986 年,19 岁的蔡广森考上了江西财经学院经济系,四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分配到东明县审计局审计师事务所工作,成了时任所长的李湘平手下的兵,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李湘平主掌东明石化后,各方面管理更加规范,特别需要财会审计人员,于是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蔡广森一直想跟随李总干事创业,打电话询问:“李总, 我想报名,可以吧?”

“好啊广森,我这里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不过按要求需通过考录。”李湘平了解蔡广森的业务和人品,非常愿意让他过来。

当时在全市录取了两名,其中就有蔡广森。他来后被分配至计划财务部负责企业内部审计工作。正值集团推行“四书一制”的重大改革,其中年薪制与目标合同书紧密结合在一起,完不成当年合同任务,将不能拿到年薪。蔡广森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审计上一年度的目标合同。

集团所属一个二级公司某项目跨年度,当年没有竣工,按合同来说不能算利润。那位经理请蔡广森吃饭,要求把那个项目预计盈利算在今年内:“请您高抬贵手,要不然我就完不成任务了。辛苦一年才拿点生活费,太亏了。你给我算上吧!”

蔡广森谢绝了他的邀请,婉转但坚决地说:“不能这么办!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哪年完成就算哪年的!”

不管那位经理怎么说,软硬都上来了,蔡广森一直坚持原则,不为所动。此事在公司传开之后,引起轰动,大家都认为他做得对做得好,公道公平。这也让李湘平十分赞许:没选错人!

不久,集团财务部总经理宋志红调任销售公司总经理,蔡广森主管了财务部工作,后来改任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同样干得十分出色。尤其是根据李湘平要求: 计划是龙头!企业大了必须做好计划。

于是,蔡广森领着李云龙、苏爱军等人在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每年做好年度计划、每月做好月度计划:原料采购量、加工量、销售量、管理费用等等,成本多少、损耗多少,利润多少,一笔笔一项项,有预算不超支,无预算不开支, 有效控制整个生产经营流程……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蔡广森他们不负众望,在本是财务专家的李湘平的严格要求和指导下,每年把计划财务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得心应手。2007 年,蔡广森被任命为集团总会计师, 后又出任主管计财的副总裁,一直干到2016 年初。李湘平调派他挑起重担——兼任终端公司总经理。

确实是一副重担啊!李湘平亲自靠上去抓了一年,有了一定起色后,这才转派蔡广森上阵。 因为时过境迁,终端市场竞争十分惨烈,过去建一个加油站手续简单,价格便宜——平均只需二、三百万元即可,现在选一个点需要当地规划、城管、环保、 消防、发改委、工商等二十多个单位审批,成本大大增加,二、三千万元也打不住了!再说,到外地开拓建站,人生地不熟,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建设自己的终端加油站,这就是为自己加油!

李湘平看准了这一步,坚定不移地力推实施。而蔡广森作为先锋不折不扣地执行,立即召集终端公司制订计划、招聘人员、排兵布阵。他们陆续完善了公司架构,分为安徽、四川、河北、江苏等九个工作组,特意聘请了上海、北京等地的专业人才,以及本地的几位能人,返聘了集团退休的两位副总裁,全面出击了。

根据实际情况,他们采取了三种方式建设加油站:

一是新建。这就有了全产权,但也最难办手续。因为城市内外有利于加油的地段均已瓜分完毕,稍微好点的地块,只能通过竞价,价格往往很高,让人难以承受。同时,各种检查审核手续繁琐复杂,一路办下来,要盖20 多个公章。

2016 年7 月份,他们得知四川成都市有一地块拟建加油站,城市有关部门公开“招、拍、挂”程序,便立即派人赶去参加投标。临行,蔡广森总经理要求: “既要抓紧征地盘,又要考虑效益。我给你们的底线是7000 万!”

“好的!”

那地块在城市中心位置,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办加油站只赚不赔。“两大公司”和一些有实力的“土豪”都看中了,不惜代价力争。本来挂牌价250 万元一亩,可是竞争十分激烈,每次加价都是100 万以上,最后竟达到了3000 万元一亩,一共三亩半地,全拿下来要一个多亿。  

东明石化终端公司只好望洋兴叹了,眼巴巴地看着这块“肥肉”落在当地一个老板的手里……

二是收购。有人拿到了地块,却因种种原因建不起来,东明石化就可以介入进去,从其手里转买过来。相对来讲,此方式比较易于操作,不用新征土地拆迁附属物,手续也都是现成的,只要价格合理,拿过来就能用。

河南省会郑州市三环内,有一个老板拿下一块地,准备建站,但后来缺乏资金一直闲置在那里,有关部门下了通知书,如再不启动建设,将全部收回。此时, 东明石化终端河南公司看到位置不错,决心抓住这个机会转接过来。

他们软硬兼施与那个老板展开了谈判。

“这里可是黄金地段,你看正是几条路的交叉点,需要加油的多了去,建站肯定赚钱。没有一个亿免谈。”老板口大气粗。

“你别开玩笑了,我们知道你是3000 多万拿下来的。就是加价,也不能太多了呀!4500 万怎样?如果让上边收了去,你可是一分也拿不到了。”

“不行不行,那是过去,这两年地价长得厉害着呢,你们拿过去还得涨。为了尽快办成,我也让让,八千万吧?”

“你知道我们是真想要的,而且谈成了马上就可以付款……”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这是生意场上的基本规律。

最后双方以六千万元成交!消息传到总部,李湘平、蔡广森们表示可以,但又提醒他们一定要调查清楚这块地的底细,不要有隐瞒债务的情况,多快好省而又安全可靠地建站。

三是租赁合作。也就是说如果现有的加油站,经营上有困难,业务拓展不大。 东明石化争取与其合作或者租赁过来,利用东明石化的企业文化、管理经验和经济实力,如同激活“休克鱼”一样,使其重新焕发活力。

目前来看,这种租赁方式多一些。

东明石化退休的副总张岭峰兼任河南组组长,目标任务是3-5 年在河南境内建设400 座加油站。他首先带着人满河南各地跑,从商务厅、商会到街头站点, 一一摸底调查。跑跑停停,看看谈谈——现有多少加油站?“两桶油”和社会民营各有多少座?哪些地方适合建站?

有时一天跑上五、六百里地,几个月下来,他跑得几乎中风面瘫了,陆续取得了一些成绩。他们在开封好不容易盘下来一个加油站,办完了全套手续,正赶上治理大气污染。环保局来人了,说:你们先关着,以后再说。

加油站并没有直接污染,却不让经营,那不是巨大浪费嘛!他们没有听从, 配送油料开了起来。那个管理人员又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张口就是:“罚款,20 万!”

正好张岭峰在河南督导建站,听到汇报连忙托人说理:“你说说违背哪条了, 为什么罚款?”

“让你们等等,为什么不听?”

“治理污染,你应该限制车辆排放啊!跟我们加油站什么关系?”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说什么也要罚,至少5 万。过了几天,那人突然表态不罚了:你们干吧!不明就里的人感到奇怪,这会儿怎么好说话了?

原来,张岭峰想了个办法,让河南公司一位副经理找当地纪委的朋友问这个管理恩怨:凭哪条罚款?结果他找不出具体依据,一看又是纪委的来问,生怕自己屁股不干净,心虚了,连忙草草收兵。无形中,上演了一出“黑色幽默”剧!

由于建设终端加油网点,直接与社会形形色色打交道,什么人、什么事都可能遇到,难以预料的困难也会多一些。蔡广森接任一年多,经常出差,四处奔波, 指导建站,解决问题,探讨尽快发展终端的成功路子。东明石化的所有加油站统一配送、统一标识、统一管理,成为省内及周边区域最具影响力的能源终端服务商,开拓出一片属于东明石化自主发展的“蓝海”。这年,东明石化又投资80 余万元,对销售终端加油站进行油气回收升级改造,将加油机更换为带油气回收集气管的新式一体机,同时对地下储罐进行配套更换,有效治理了油气挥发带来的危害。

一批标注“东明石化”的崭新加油(气)站在各地陆续建成投入使用了,大受消费者欢迎。由于是对自主品牌加油站供货,不但质量有保证,而且是直接供应,减少了中间环节,采购成本大大降低,使得销售价格比其他加油站更优惠。 另外,即使在资源短缺的时候,各加油站也能得到充足的油品供应。

此时,我们必须提到一位支持东明石化发展的重量级人物——菏泽市委副书记、市长解维俊。这位市长作风雷厉风行,对东明石化青睐有加。他说,“东明石化是我们的本土企业、支柱企业,我们自己人怎么能不加自己的油呢?东明石化就要加快建设自己的加油站!”于是,他给予了大力支持,促进了东明石化加油站在菏泽市的落地生根、开花结果。除此之外,他多次为了东明石化的发展, 上北京,跑济南,一路风尘仆仆、不辞辛劳……

好样的!参与终端建设的人员付出了艰辛努力,加油站从无到有,从少到多, 正从数量型向效益型逐步转变。东明石化那上红下绿的标志,逐渐被消费者接受了。相信会在不远的将来,它会像中石油、中石化那样的商标一样,醒目地遍布在祖国各地。

当然,终端建设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他们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地前进……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李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