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人大代表的呼吁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你啊你,这个确实难办。”郭树清是经济专家,深知其中的关键所在:“与中石油争利,你这是虎口夺食啊!从他们那儿是弄不动的,必须从政策上想办法。”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第九章 走向世界

一、人大代表的呼吁

苍天不负有心人。

东明石化这艘巨轮,在李湘平的统帅带领下,迎风冒雨,劈波斩浪,高速迅猛地崛起在鲁西南大地上。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为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人!

这些年,李湘平荣获了很多荣誉称号:“菏泽十大经济新闻人物”、“山东省优秀企业家”、“全国优秀企业家”、“中国企业改革十大杰出人物”、“全国劳动模范”等等。自2008 年起,他连续当选为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其中,他最看重的还是“人大代表”的身份。自从当选那一天起,李湘平就把代表人民群众参政议政、致力于改善经济民生作为光荣而神圣的职责。他结合企业自身发展,平时注重调研收集社情民意,开会时更是提前做好准备,提交高质量的建议和发言,绝不做只会举手鼓掌的“名义代表”。近几年,随着集团的高歌猛进,他为全国地方炼化企业着想,大声呼吁、锲而不舍,坚持提议解决地炼企业的生存与发展问题。

因为,这是个由来已久、已经非常严重、影响到了国计民生的大问题。

长期以来,我国能源市场上一直是以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国有集团为主体。 改革开放年代诞生的地方炼化企业——由地方政府或民营资本投资的炼化企业, 完全是在夹缝中生存、在拼搏中成长起来的。现已成为国有石油集团之外的重要的成品油供应来源,是“油荒”时期民营加油站及民营石油经营企业的主要油源, 对保障和稳定国内石油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2007 年底和2008 年上半年国内成品油供应最为紧张的时候,国家发改委组织中石油、中石化与各地方炼厂开展合作,让其代加工,成为成品油“保供” 的重要举措,凸显了地方炼厂的重要作用。这些地炼企业不仅仅是国内能源供应的半壁江山,也是地方政府不可或缺的财政来源。

可是在国家统管政策下,他们没有充足的原料供应,以致于不得不到处“找米下锅”。目前,地方炼厂的原料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国家计划内有限的配额原油;二是进口燃料油;三是回收分散于主要油田核心区之外的“散井”原油。 这就造成了地炼企业发展举步维艰,绝大多数地方炼厂开工率普遍不到50%,装置闲置严重。

由于东明石化的当家人李湘平下棋看五步,高瞻远瞩,积极进取,与中石油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获得了年供应1000 万吨原油和建设“日-东”输油管道的支持。他们一举解决了原料“瓶颈”问题,一下子就成为了同类企业的佼佼者, 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施展身手大步前进了。

然而,很快遇到了新的问题。本来协议规定:中石油将东明石化与自己的内部炼厂一样对待,统一价格供应原料油。可现实是中石油没有执行“油价按国际市场价格确定”的条款,每吨加价多则五、六百元,少则两、三百元。后经多方努力,双方签订了备忘录,约定实际采购成本上加价60 元/吨,但实际工作中没有落实。同时,他们不透露采购细节,不明确国际采购成本,影响价格的诸多因素不透明,实际上仍然是原来的加价销售。

按国际惯例,原油结算应该扣除含水后按净油结算价款,但中石油燃料公司要求东明石化承揽1%的含水,仅此一项就增加采购成本50 元/吨;又要求东明石化按照1 元/天、30 天的标准额外支付仓储费,又增加了成本30 元/吨;还要求东明石化承揽45 天的资金利息,长期不予结算,占压东明石化大量资金;且资金全部采用现金,东明石化无法采用国际信用证等原油贸易通用结算方式;货源也不能得到有效保证,不采用整船直达方式,等等。

如此苛刻条件,简直等同于“霸王条款”。可是不要他们的高价油吧,装置建成了,没有原料炼什么?只好“打掉牙往肚里咽”。这样一来,形成了进油越多、炼得越多、赔钱越多的怪圈,有一年亏损了12 亿元,平均每月一个亿。真真让人作难了!

李湘平一趟趟去北京沟通、谈判。当时任集团副总裁兼北京分部总经理的张留成,也一同陪着跑中石油总部、跑供应原油的二级公司。他们拿着双方签订的协议,据理力争:“咱们还是要按合同办事好吧!”

“那不行,李总,我们从国际市场进油,需要成本的。”

“不对吧,据我了解,你给自己炼厂都是平价的……”

“是啊,那是一个集团内部的企业,内外总是有别的,你们嫌价格高,可以不要嘛!”

好说歹说,根本说不进去。更有甚者,地炼出产的成品油没有独立面向市场的资格,只能低价返销中石油。极不平等的是,他们供油需先付款,而回购东明石化的成品油,则要两个月后再结账。两头一卡,极大地占压东明石化的资金, 有时一个月占压20 多个亿的流动资金,东明石化的资金链都几乎崩断了。这完全违背了原来上马千万吨“大炼油”的初衷。

那是李湘平最难过的一段时光。本来他就有晚上想心事、经常失眠的毛病, 这一来就更睡不着了。不生产不行,全集团几千人要吃饭、县里要税收、家乡面貌要改变,可如此经营,越干越赔钱,长此以往难以为继呀!他苦思冥想,想到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曾视察东明石化,遂下了决心,直接给姜异康书记写信:

尊敬的姜书记:

您好!我是山东东明石化集团的李湘平。首先对您长期以来给予东明石化的关心、支持和帮助表示衷心感谢!现将东明石化与中石油合作的工作推进情况向您作一简要汇报:

在您的直接关心和支持下,东明石化依托山东省与中石油签署的《合作备忘录》《合作框架协议》,与中石油合资组建了山东输油有限公司、中石油储运有限公司、汇泽公司……由此,东明石化的原油年加工能力已达1200 万吨……

但是,在汇泽公司运营过程中,出现了原油供应和成品回购定价机制缺失的问题。按照《关于成立山东东明石化集团汇泽公司合资协议》的规定:“向合资公司供应的进口原油供应价格按国际市场水平确定”,但实际结算价格是在国际原油价格的基础上加上了500 元/吨左右的利润;同时,东明石化的全部成品返还中石油,其他小产品也为中石油属下的两公司提成30 元/吨和20 元/吨的稳定收益。由是,东明石化完全失去了市场经营权,无法利用经营手段抵御经营风险, 并产生了巨额亏损……

为解决这一问题,在去年“十八大”期间,您在百忙之中,与中石油董事长会面,就东明石化与中石油的合作问题明确了两条意见:其一,在原料供应上将东明石化作为中石油内部炼厂对待;其二,将目前由中石油燃料油公司(中燃油) 代为供应原油改变由中石油国际事业公司(中联油)直供。

鉴于以上情况,恳请姜书记在百忙之中能再次与中石油董事长会谈沟通,督促尽快落实既定意见,以维持东明石化的生产经营。

再次对您的关心、支持和帮助表示衷心感谢!

言之凿凿、情真意切。

姜异康书记看了,当即给中石油领导写了封信并转附了李湘平信件,请他酌情推动下级公司及时落实,并让秘书转告了东明石化。这让李湘平等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仍然没有动静。李湘平利用开“两会”机会,再次鼓起勇气找到姜异康书记,坦承相告企业遇到的“不平等待遇”和困难,请求给予协调解决。姜异康书记认真地听完汇报,表示十分理解和同情他们的遭遇,答应帮助,并说:“我再做做工作。”

会后,姜异康回到济南,接通了中石油董事长的电话,耐心而明确地与对方进行了沟通。然后由秘书将沟通结果转告了李湘平,说:“湘平,书记已与中石油沟通,对方答应处理协调好。你们跟上沟通吧!”

接此电话后,李湘平紧盯不放,找中石油主管领导沟通落实。但是,落实来、 落实去,仍没有任何改变。李湘平的内心充满了无助、无奈……

难道就此罢手,眼睁睁地看着企业亏损下去?看着这些年大发展的心血将付之东流,他真是不甘心啊!一直跟随他跑此事的张留成、魏海峰等人也非常痛心而无助。不管是在济南、还是在北京,每当李湘平在宾馆睡不着觉的时候,他们就陪着他出去散步。深夜的城市街头,万赖俱寂,只有几个东明石化人忧心如焚地走着、走着……老天啊,我们干企业怎么就这么难啊!

经营的压力,社会的压力,流言蜚语乘机作乱。李湘平仰天长叹,捶胸顿足, 感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回到位于宾馆十层的房间,他站在窗台前,凝望着满天星斗、一街灯火,久久、久久地一动不动。刹那间,似乎产生了幻觉,出现了日本电影《追捕》中的画面:跳吧,跳下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再也没有烦恼了……

他真的想跳楼了!那样将可以一了百了!

自己解脱了,可企业呢?员工呢?

尽管自己这么难,可他在集团员工面前还是硬挺着腰板、咬着牙工作,仍然想尽办法组织生产,继续上项目,为员工发工资,给政府交税。天大的困难自己扛,他不能让员工和家属跟着担忧与不安。所以直到今日,许多人还不知道当年他们的李主席,为了大家的利益,竟难得差点跳了楼哪!

那些日子里,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体重从93 公斤一下子掉了20 多公斤,  只剩下70 公斤了。好在一直支持他干事创业、相濡以沫的妻子秦杰,一如既往地理解他、关心他。在他精神难以支撑的时候,秦杰劝慰道:“我知道你很难,但再难也要咬紧牙关。因为你就是死了,也没有人会理解的!还可能往你身上泼脏水!”

话不多,但却如同醍醐灌顶,使他茅塞顿开,又充足了勇气和力量。这些年我尽力而为,问心无愧!这次也绝不能束手待毙!李湘平身上那种儒将兼血性汉子的基因再次迸发了。他利用一切机会,千方百计,再次抗争命运的不公。

恰在此时,来自北京的郭树清出任山东省省长,来到菏泽调查研究,召开了一个企业家座谈会。新任市委书记于晓明特意通知李湘平前来参加。会上,李湘平又将企业遇到的巨大难关和盘托出,恳切地说:“郭省长,你从北京来,与中石油领导熟悉,请帮助想想办法吧!”

“你啊你,这个确实难办。”郭树清是经济专家,深知其中的关键所在:“与中石油争利,你这是虎口夺食啊!从他们那儿是弄不动的,必须从政策上想办法。”

一句话提醒了李湘平:是啊!利益之争是很难让步的,要想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就得争取国家放开进口原油的限制,让地炼企业有此资质,才能摆脱“两桶油”的约束。其实,几年来他利用人大代表身份,已经多次呼吁此事了,只是没有下文,也就失去了动力。现在经郭省长点拨,看来可以从这方面寻求突破。郭树清听完这个想法,十分赞许,认为是可取之道!

此后,郭树清省长借去北京开会之机,数次直接找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反映情况,寻求解决办法。

而在这年春天的“两会”上,李湘平深入思考,引经据典,再次提交了更加有理有据的建议。摘要如下,读者朋友可以从中看到一位来自地方企业界人大代表的拳拳之心:

关于给予地方炼油企业平等市场地位的建议

地方炼油企业(以下简称“地炼企业”)是地方政府和人民为支持国家油田开发、依法兴建的地方企业。近年来,地炼企业快速发展,不但炼油能力成倍增长,而且逐步向石油化工领域发展,呈现出了石油炼制和深加工相结合、资源节约、循环经济的明显趋势,已经实现了从“土炼油”到现代化炼油企业的根本转变……但是,由于地炼企业一直得不到国内、国际的原油供应,资源不足,且不能得到国家相应的政策支持,不能平等参与市场竞争,致使装置能力不能有效发挥,生产能力大量闲置,企业的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难以有效发挥。同时,地炼企业由于缺乏建设销售终端的政策支持,没有稳定的市场销售渠道,成品油销售业成为了限制企业生存、发展的“瓶颈”问题……因此,建议国家选择给予清理整顿保留下来的、合法的、有一定加工规模(比如原油年一次加工能力600 万吨以上)、深加工手段完善、配套设施齐全、质量、环保、安全达标、产业链条完整的地炼企业统一配置原油资源,赋予其原油进口权,以发挥企业产能。这种做法完全符合党中央、国务院“转方式”、“调结构”的具体要求。具体建议是:

一、国家统一为清理整顿保留下来的地炼企业配置原油资源,给予其原油进口权。在当前体制下,可以采取过渡方式,为地炼企业配置原油进口指标,由地炼企业自主委托有进口资质的企业组织进口;时机成熟后,赋予地炼企业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一样的市场地位,由地炼企业在国际市场自主组织采购原油。

二、给予地炼企业成品油出口权,解决地炼企业成品油的市场渠道问题,使其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提高竞争力。

大会讨论正式开始时,李湘平在山东代表团座谈会上,再一次阐述自己的提案,作了言之有物、言之成理的发言和呼吁。

那天,他穿着一身整洁的深色西装,打着平整带有暗红色泽的领带,坐在第一排。正好看见坐在对面的郭树清省长向他点点头,更受到了极大鼓舞。面对着国家有关部门领导人、全体人大代表和许多媒体记者,李湘平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入情入理,侃侃而谈: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好!我是来自山东东明石化集团的李湘平。5 日上午聆听了李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我感到无比振奋和激动。报告实事求是,高瞻远瞩,重点突出,措施得力……下面我结合东明石化实际,围绕转、调、创的发展方式,谈些看法和意见。近些年来,地方炼油企业迅猛发展, 无论装置规模、装备水平都达到了先进水平。但是,由于现有体制和政策的限制, 地炼企业一直不能获得原油进口资质,无法通过正常的市场渠道获得原油资源, 由此造成了大量产能闲置浪费。这既不符合提质增效的要求,更不符合打破垄断的要求。

“就以我们东明石化为例吧:经过26 年的发展,目前已经发展为年1500 万吨的炼油能力,集原油加工、石油化工、氯碱化工、精细化工、天然气化工及建筑安装、物流运输、成品油(气)批发零售为一体的特大型企业集团。但作为资源型企业,原油供应一直是制约东明石化发展的瓶颈问题。企业一直处于‘吃不饱’ 的状态,炼油能力只能发挥不到一半。原油时有时无,供应时断时续,生产经营也无法连续、平稳运行。没有原油进口资质,企业只能按原油内贸现款交易,在国际油价频繁波动的情况下,无法采取期货保值、锁价等经营手段有效规避油价波动风险,无法利用汇率与利率差降低原油采购成本,导致企业经营成本剧增。

“在国家战略《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年规划》中,东明石化已被明确为‘东明海洋石化深加工基地’;同时,国家战略《中原经济区发展规划》也将东明石化列为了‘石油化工基地’。我们要达到国家要求、保持持续快速发展,必须突破瓶颈, 获得原油进口资质。这样才能有效参与国际、国内能源市场竞争,对国家、对地方、对消费者都是极为有益的。

“地方炼油企业是民族工业的典型代表,是地方经济的重要支柱,更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载体,理应得到平等的市场地位和企业的‘国民待遇’。现在无论市场环境、政策依据、企业需求等诸多方面,都具备了给予地方炼油企业原油进口资质的条件。因而,我们希望国家高度重视起来,及时调整有关政策。我这不是为东明石化一家呼吁,而是反映了全国地炼行业的心声!”

讲得何等好啊!“哗——”,代表们情不自禁地热烈鼓掌! 出以公心,剖肝沥胆。为全行业发展、为人民福祉鼓与吹,这是真正的人大代表的风采……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李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