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蓝天与碧水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同时,东明石化成立了洁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专门管理整个园区的废水处理,任命王文亮为总经理,后由赵东光接任。赵东光同样是一位老员工,1990 年华东石油大学专科毕业。他做过基层操作工、技术员、也曾竞聘过生产技术部、 能源公司副总经理,能上能下,任劳任怨,但最熟悉的,还是环保工作。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二、蓝天与碧水

俗话说:六月天,孩儿脸。

意思是指随着夏季的到来,天气犹如小孩子的脸一样喜怒无常、阴晴难料, 一会儿哭了——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会儿笑了——多云转晴、艳阳高照。对于东明石化这年的六月来说,那还真是一个风云突变、晴天霹雳的时期。

2009 年6 月中下旬,一封题为《东明县几万人突发性患甲状腺肿瘤》的帖子在网上流传,内容为:

“最近三年来,我县开始出现一种怪病,就是大部分人患了甲状腺肿瘤。得病人数从2008 年开始发展特别快。2009 年离退休干部查体时就新增加查甲状腺肿瘤这个项目。据主检医生透露,患甲状腺肿瘤的人数已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照这样计算城区居民就有五六万患病,已有很多患者的病情恶变。县第一初中教师王君平家有12 口大人,去年有六人患甲状腺肿瘤,今年再查已有9 人患这种病。 城关镇穆庄小学十个老师体检发现有六个患甲状腺肿瘤,其中有一人因肿瘤较大, 已做了切除手术。”

“大量的化工废水,严重污染了东明县城区的地下水,致使其周边居民地下水无法饮用,大量的二氧化碳及二氧化硫严重污染大气,给整个城市居民的用水262 安全及身体健康带来了极大的隐患。请求主管部门高度重视,派人来彻查东明县患甲状腺肿瘤的原因以及责令相关化工企业立即停止向城区下水管道排放污水……”

帖子先是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板块发出,注册名为“春苗”。继而引起网民注意,迅疾在各大网站转载传播,内容竟然也在不断添加,反映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让人惊恐万状。据说被国家舆情管理部门看到了,层层上报给有关部门,直至国务院总理办公室。时任总理的温家宝一见十分震怒,当即批示:环保部、山东省委派人彻底调查,如情况属实,一定要严肃处理!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东明县的化工企业是全县财政经济支柱,已经规划建设了菜园集等三个化工工业园,形势一片大好。特别是东明石化刚刚举办了建厂二十周年的庆典,正在突飞猛进,走出去引进来,上“新海”,建管道,与中石油合作,向着打造山东第三个石化基地、“双千亿”企业而迅跑的时刻,突然飞来这样一支“冷箭”, 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因为他们深知化工行业产生的三废——“废水、废气、废渣”,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造成极大的污染。无论是对县政府还是对企业来说,都是极为重视,宁肯不上马、不赚钱,也不能带来半点负面影响。东明石化的当家人李湘平更是十分清醒,每上一个项目,都把环保放在首位,舍得投入花大价钱先做好环保设施, 排放不达标坚决不开工。用他的话说:“这也是一条红线,绝不能超越半步。我们不能做为了眼前利益而牺牲家乡环境的蠢事!”

万万没料到,网上砸来一块巨石。这就是互联网时代的特点,信息公开,良莠杂陈,一言可兴,一帖可衰。

此事惊动了国家总理,非同小可,各部门闻风而动,环保部和山东省、菏泽市组成联合调查组,中央、省市的主流媒体记者跟着,兴师动众地“杀”到了东明。首当其冲的目标,就是树大招风的东明石化!市县有关部门人心惶惶。那架263 势,如果查出了问题,就别想再干下去了,企业关门大吉拉倒,主要干部的仕途也会戛然而止。

可李湘平毫不惊诧、底气十足,“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因他心中有数,东明石化是山东地炼中最大的企业,环保方面也做得最好——不是给别人看的,而是真心实意为了自己企业、为了子孙后代!他们每年投入上千万资金安装环保设施,就是为了各项指标达标。三催化上马时,烟气有点气味,但通过了验收,可以生产。李湘平却摇摇头,指示再上一套脱硫装置,一下子多花了一千多万元,不产生一点经济效益,只是烟气变白了、没有气味了……

在他眼里,环境好了就是最大的效益。现在为迎接检查,他主持召开了一个准备会,特别嘱咐分管安全环保工作的副总缪振起:

“我们热烈欢迎调查组,想看哪里就看哪里,想怎么查就怎么查,身正不怕影子斜,要通过这次检查还我们一个清白!” “放心吧!李主席,我们有数,这些年,我们在环保上做了大量工作,不怕他们查!”

调查组由国家环保部、省环保厅、卫生厅领导带队进厂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记者扛着摄像机全程跟踪拍摄。李湘平、缪振起等人代表公司出面接待,详细介绍了情况,任由检查组一点一点像解剖似的深翻细究。

他们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办公室查材料:所有生产装置和在建项目的环评、 运转资料、台账,全部拿出来一一对照检查。一组现场检查装置情况:排水口、 出烟道等等全部过目。缪振起等人负责陪同,整整查了一天,把公司前前后后、 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

分工环保的生产技术部人员赵东光负责提供材料:近几年来的日报、月报、 取样分析原始记录、在线数据等等。每天出水量多少,排水量多少,两相对比一点不差。现场检查人员走到某个角落,看到几个盖着铁盖的井口,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为什么盖上?打开看看。”

“噢,这是废弃的输水口,早不用了,所以就封死了。要看没问题,我马上派人打开。”

缪振起立即安排工人,当面启封移开铁板,请他们下去细查。如此类似的井口全都一一打开,化验、测算各项指标,所有数据全部都合格。但要求不能只盖上铁盖,应该用水泥封死,确保不再使用。没问题,马上办。东明石化人一口答应。

同时,他们还对周边村庄水质、土壤进行检测,也都符合标准。

检查环保问题,竟检查出了一个环保先进单位!调查组喜出望外:谁不希望既保护好环境又能发展好当地经济呢?!

央视记者来了兴趣,真是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富有戏剧性,来势汹汹挑毛病的,却发现了一个环境保护的正面典型。他们当即架起摄像机,拿起话筒采访缪振起:“请你谈谈,东明石化是怎样做好环保工作的?”

一直埋头生产管理、极少与记者、特别是北京来的大记者打交道的缪副总, 面对伸过来的打着中央电视台台标的专业话筒,还是有些紧张。不过毕竟他也是正规大学本科毕业,东明石化“元老级”的负责人,这些工作早就了如指掌,很快就静下心来,侃侃而谈:“我们做环保不是为了应付检查,而是实实在在为了企业发展,为了家乡富强。董事局李湘平主席和我们班子成员大都是东明人,哪能光想赚钱、不考虑父老乡亲的健康呢?这是我们办企业的一条红线……”

由于东明石化的挺身而出,力排众议,终于将这股来自网络的狂风暴雨压了下去。

很快,由山东省环保厅、卫生厅联合上报的调查报告提交上去,并经媒体公布了。内容分别是:根据GB5749—2006 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对位于东明石化集团周围的江庄、刘坟村等10 个村庄,合理布点,规范采样,检测20 项指标, 除氟化物超标外,其他19 项指标全部合格。该县地处高氟区,地质条件是氟化物超标的主要原因。

卫生部门针对网帖所说疾病调查报告说:2007 年,东明县人民医院在为本院670 名职工进行健康查体时,首次将甲状腺列入检查内容,共查出60 人患甲状腺疾病,患病率8.95%,最后只4 人确诊为甲状腺癌。2008 年全县患甲状腺疾病住院治疗的401 人,其中甲状腺癌的41 人,并不高于其他地区。而王君平老师签字的证明显示:其家庭成员共计21 人,8 人患甲状腺病结节性病变,但有诊断报告的三份,没有人患甲状腺癌,也没有人手术治疗和药物治疗。穆庄小学校长姚存山证实:该校2008 年查体的教师12 人,经县妇幼保健院检查,患甲状腺病的有2 人,均为良性……

由此看来,这份网帖的真实性大打折扣。

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出炉”的呢?2009 年5 月底,东明县穆句庄的村民发现, 村子周围有人挖沟。上前询问,施工单位表示,挖沟是为了让废水通过。这让居民们感到了忧虑:认为化工厂排放废水含有环己酮物质,对人体有害,会得甲状腺疾病。城关镇的几个退休老师,据此写成了请求书,并广泛征求意见,大家都关心碧水蓝天,不希望被污染,短短几天,竟有1441 人签了名。

这份请求书被递交到县人大、县政府和县环保局领导手中。得到的答复是, 化工企业正常运行,废水达到标准才进入污水管道,不会对居民造成影响。甲状腺疾病和化工厂没有直接关系。但居民不满意:为什么在没有化工厂之前,很少有人得这个病,而现在却这么多了呢?一位退休老师把请求书发给了在北京工作的儿子,希望能够把请求书传得更远一些。请求书就这样上网了。而让它传播更广的不是污染的内容,而是所谓的东明灾难!

此事给人们敲响了警钟,如果在群众提交请求书的第一时间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来,就不会迅速蔓延成重大事件了!好在事发之后,从山东、菏泽到东明县各级政府均高度重视,积极行动,环保、卫生等有关部门抓紧工作,拿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明。尤其是东明石化敞开了胸怀、做出了榜样,才使事态逐渐平息下去。

不久,一份发帖者的声明出现在网上:

“我于2009年6月17日晚9点半左右,在凯迪社区猫眼看人板块用注册名‘春苗’发表了有关东明县水污染的帖子。不久,有很多网站转载了此文。但令人气愤的是,某些个人和团体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在转帖时竟修改了文章标题, 甚至还在正文内容里添加了与事实不符的非法恐怖言论!这些严重歪曲我所发原文原意的卑鄙行为,已经对我的生活和家乡的声誉造成了影响。

“鉴于此,我在这里郑重声明:我本人的所有关于东明县甲状腺病情及签名图片的帖子都仅仅在凯迪社区的猫眼看人板块发表,其他任何网站的任何相关帖子都不是本人所发!东明县当前社会政治稳定,经济发展迅速。我为因为我发表的帖子被某些人恶意篡改利用给家乡带来的负面报道表示遗憾……”

真相大白,一场天大的危机就此化解了。

明眼人都知道,关键时刻,如果不是东明石化环保工作十分过硬,挡在前面,不怕调查,澄清了满天疑云,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危机虽然过去了,但这场“网络危机”对正在洽谈中的东明石化与中石油的战略合作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环境事件的影响,致使双方的合作主体、合作方式均发生了重大变化,也使合作公司的运营方式和供油计价方法发生了重大变化, 使本来于2010 年就要到来的发展成果推迟到2015 年才得以实现。并且,李湘平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艰辛,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折磨。这个过程是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但湘平同志坚持下来了,并取得了成功!

尤其令人钦佩的是,李湘平他们尽心尽力保护好环境,完全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更不是为了应付检查,而是真真切切地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为了鲁西南乃至华夏大地上的碧水蓝天。

正当“大炼油”项目紧锣密鼓筹建、山东省委省政府组织全省大观摩时,又一个有关环保的突出问题冒了出来—— 国家规定,工矿企业建设必须先通过环评(环境影响评价的简称),是指对规划和建设项目实施后可能造成的环境影响进行分析、预测和评估,提出预防或者减轻不良影响的对策和措施,进行跟踪监测的方法与制度。每年各地均根据实际情况安排一定“三废”排放指标,超出标准的,将不准建设和生产。

省里规定,此次不观摩未获环评批复的项目。因环境容量指标不够,“大项目”的环评批文尚未批复。这一下子市里着急起来,要求抓紧协调,拿到环评批复文件。

东明石化一下子上来600 万吨“大炼油”项目,在整个鲁西南均史无前例。 而东明县的环境容量指标不多,只能给他们不到一半的二氧化硫排放指标,根本不够。找到菏泽市环保局,也无能为力。李湘平心里清楚,没有环保达标的批文, 是不能建设生产的,即使硬着头皮上去了,也不能开工生产。开工生产而超标排放,就违犯了《环境保护法》,加倍罚款不说,还要停产整顿。在全市大项目调度会上,他着重提出了这个问题,促请上级重视并抓紧解决。

可是,有关领导从发展本地经济出发,求胜心切,希望尽快开工建设,要求他们不要管那么多,抓紧干起来再说,一定要保证“10.1”开工:“你先干吧, 放心,我们不查你!”

“那不行啊!这不是查不查的事儿,没有环保批文,我不敢干啊!”李湘平声音不高却很坚决。

“你呀你!我看是你不想干!”那位领导急了,大声吵他:“上上下下为了这个大项目,费尽了心血,最后可不能掉链子!‘10.1’开不了工,唯你是问!”

“好好,咱都再想想办法。反正是不能违规……”

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之规。李湘平拿定主意,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市县环保部门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看来再找他们也不好办,只有依靠自己想办法了。 在安排好了其他工作之后,他叫上丁书兵,带上有关资料,又开始了艰难的奔波之路。

那几天里,他们一趟一趟地驱车直奔省城济南,登门去找山东省环保厅的分管厅长。好在李湘平是全国人大代表,经常在省里开会,与这些部门的“头头脑脑”比较熟悉。人家正在开会,那就等着,终于等到这位厅长有了空,接待了他们。李湘平竹筒倒豆子,把这个大项目的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然后摆出了难题,请省厅帮助解决环保指标。

“你们是对的,绝不能违规上马。”那位厅长首先表扬了一句,继而说:“不过,今年省里的指标都分下去了,实在是没有富余的。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找有关处室研究一下。”

“那好吧。请厅长尽量想想办法,帮助我们解决一下,这个项目对咱菏泽意义太大了。”

他们悻悻地返回了东明,但一直没松劲,商量着怎样再去力争。这就是李湘平的性格:认准了一个目标,不屈不挠愈挫愈勇,不达目的势不罢休。一代领袖毛泽东主席的那条语录放在他身上完全适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 去争取胜利!也正是凭借着这样的胆识和劲头,他才能带领东明石化勇闯一个又一个难关,挑战一个又一个不可能!

过了一天,补充了一些新材料,李湘平又叫上丁书兵跑省环保厅了。没料到, 人家一直开会没有时间,而集团还有别的工作,只好再次返回东明。就在这时, 蓦地接到那位厅长电话:下午有时间可以面商。李湘平毫无二话:走!

就在那两天里,他们接连往返济南三个来回,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那位厅长是环保专家,十分熟悉本职工作,也被东明石化人的执着深深打动了,召集有关部门研究了一个分期审批环境指标的思路。

“你们这个项目装置不是一套吧?”

“对,有常减压,有催裂化,还有焦化等等。”

“那就别放在一起计算,现有的环保指标给先上的装置使用,其他下一步再报再批,市县不够,省里特批。”

一句话茅塞顿开。李湘平笑了:“还是厅长有办法,咱就这么办!”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环保排放指标问题就这样顺利解决了,“大炼油”项目正式开工建设了。

有些朋友得知此事,觉得李湘平太较真了,劝他今后再遇到类似事情还是灵活一下:“既然政府那么支持你们,你就先建起来再说。出事有政府顶着呢!”

李湘平毫不为之所动:“在环保上,我一定要坚持。他说不查你不算数,咱自己良心上要查!”

这些年,东明石化对环境保护工作高度重视,不仅纳入经理办公会、公司例会、生产调度会等重要会议议事日程,还不定期召开环保专题会议,从生态、经济两大系统的整体优化出发,借助各种相差理论和技术,在产品生命周期各个环节采取战略性、综合性、预防性措施,从而实现最小的环境影响、最少的资源能源投入、最佳的管理模式以及最优的增长水平。同时举办知识竞赛、技术比武和技术培训等活动,宣传环保法律法规、专业知识、清洁生产和环境系列标准有关内容。使大家逐步形成了“绿色经营、持续发展”的企业理念。

集团成立了环保工作领导小组,由李湘平任组长,各二级公司、各部门主要领导为成员。建立了一级集团、二级公司、三级车间的环保管理网络。每年层层签订环保目标合同书,把环保指标分解到各分公司、车间、班组,并纳入经济责任制度考核,确保环保目标的顺利实现。对于职务晋升和评先树优等工作,全部实行环保一票否决制。

同时,在环保投入上,李湘平毫不吝啬,非常大方,每年都特批上千万元资金新建和改造环保设施,使得东明石化的污水排放完全达到了国家一、二级排放标准,主要污染物COD 在20-30mg/L、氨氮在1mg/L 以下。此外,加大工艺加热炉的改造力度,采用低CO 燃气火咀,废除了污染大能耗高的燃料油火咀。新上了数套干气脱硫系统,使干气中的硫化氢含量低于10ppm,极大地减轻了二次污染。所有生产装置均达到了《工业炉窑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中规定的二级标准……

随着东明石化的日益扩大,润昌、润泽、梨树化学、前海化工和晟源石化等二级公司相继建成投产,还有园区内其他化工企业也在陆续上马,东明县在菜园集工业园规划筹建一个污水处理厂。因为按规定,废水即使达到排放标准也不能直排入河。可是县里资金有限,有关部门就与兼任县政协副主席的李湘平相商: “李主席,建污水厂本应是县工业园的硬件,可你知道财政上紧张啊……”

李湘平理解地一笑:“说真的,我们每年上交了不少税收,如果是其它赞助我可能要考虑考虑,但处理污水、保护环境,东明石化责无旁贷。我们建!”

一句话,东明石化投资一个多亿,为东明县建设了第三污水处理厂,采取先进工艺,设有中水回收系统、固废处置系统、标准化实验室、在线监测系统、规范化排污口、生物指示池——处理后准备排出的水可以在里面养鱼等等。完全符合国家环保部“十个一工程”要求。

同时,东明石化成立了洁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专门管理整个园区的废水处理,任命王文亮为总经理,后由赵东光接任。赵东光同样是一位老员工,1990 年华东石油大学专科毕业。他做过基层操作工、技术员、也曾竞聘过生产技术部、 能源公司副总经理,能上能下,任劳任怨,但最熟悉的,还是环保工作。

在任命会上,李湘平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东光,你们这是集团环保的最后一道关口,如果出问题,那全都得停工。一定要确保废水百分之百的合格排放。”

“请董事长放心!”虽说已改称董事局主席了,可老员工还是习惯称李湘平为董事长:“我们敢立军令状,绝不让一滴不合格的水珠流出去!”

“好!我相信你们!”

整个水处理厂配备4 个5000 立方的大罐,各种废水先进储罐混合处理,有效调节。两套净化设备一开一备,24 小时运转,万一出了故障,立即切换,保证机器不停。设计每天处理15000 吨污水。赵东光带领他的“环保部队”,每天像睁大眼睛的哨兵一样巡视着、工作着,成绩斐然。最直观的标志就是:经他们有效271 处理排出去的水流,先经过一个环保标志池,里边自由自在地游动着一群红锦鲤, 成为一大景观……

如此将环境保护作为企业的头等大事来抓,肯定成绩卓著,令人刮目相看! 东明石化由此被授予了“中华环境友好企业”、“山东省环保友好企业”等荣誉称号。他们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紧靠母亲河——黄河的菏泽市、东明县,属于淮河流域和南水北调工程的保护区。国家时常组织人员到沿线检查水质和环保问题。每一次,从省里到市里、 县里,都把东明石化作为典型代表推出来,请检查组首先检查。

毫无疑问,他们完全达到了《国家南水北调沿线水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中规定的保护区水质标准要求,在历次评比中均取得了满分第一名的成绩,受到了环保部领导的高度好评。一江清水向北流,直达首都供北京。

东明石化保证了一方碧水蓝天,又为省市县争光添彩了……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李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