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攻克“铁老大”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

早在一期铁路专用线建成时,东明石化就在旁边建设了罐区、管道和办公楼, 成立了自己的中转公司。顾名思义,就是原料油进来在这儿卸载入罐,再输入厂区装置。需要火车运输的成品油呢,也是预先输送到这里的油罐内,等待罐车外运。名副其实地“中转”。

如今,原有的地方不够用了,又在铁路南侧开辟了二期扩建的南区,功能更为强大,成为主要的中转力量。近年因“日-东”输油管道开通,东明石化在岚山港也建设了储油罐区,划归中转公司统一管理,整编成为港运公司。

为了增强现场感受,一个初春的下午,笔者特意要求前去参观、体验,在集团董事局秘书苏黎明的陪同下,驱车前往。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苏秘书年龄不大——典型的85 后,但年轻老成,思维敏捷。他毕业于西藏民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在校期间就是班长和学生会干部,大二那一年又被选派至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交流深造,喜欢读书学习,文笔不错,从媒体记者岗位离职后进入东明石化并应聘到董事局秘书处,现已是副处级干部了。

我们先来到扩建后的专用线南区。太阳西斜了,一片片油罐矗立在蓝天下, 一条条铁路线和管道整齐的排列着,十分壮观。正在值班的李红轩主任一边讲解, 一边带领我们参观。我特地走近铁路专用线,此时没有油罐车过来,空空荡荡的, 只有路基上那黑黑的油迹,述说着这里的艰辛和辉煌……

工作在铁路专用线上的员工十分辛苦。他们与炼化车间的操作室不同,大多是野外露天作业。且油罐车进来需在一定时间内卸载完毕,按时推送出去,不然就会影响铁路部门调度。

夏天骄阳似火,油罐顶上晒得犹如锅炉,工人爬上去操作,一会儿就是一身汗。如果遇上渣油重油,还需要加热化解才能引流出来,温度一下子就升到了六、 七十度,站在那儿隔着鞋底都烫脚。每次下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地方,不用使劲都能拧出水来。

到了冬季更是艰苦,不管零下多少度、不管刮多冷的风、下多大的雪,只要罐车一来,必须抓紧缷载。尤其是遇到重油车,天一冷往往凝结成沥青块一样, 只能用蒸汽管加热,再由工人从罐口上伸进去自制的刮油器,不停地搅拌引流。 那是一种铝制的器具,足有六米长,前面是一块板子,可以将残油刮到出油口, 尽量卸得干净一点。工人在罐顶干活不便穿大衣,迎着北风一干就是半天,双手戴着橡胶手套,冻得硬梆梆的,脸庞、耳朵也冻得通红。 特别是2015 年冬天,东明下了一场50 年不遇的大雪,罐车进来,轮子竟然与铁轨冻结在一起,连扳道叉都冻住了。公司总动员:“立刻除冰解冻!”

险情就是命令。

正在当班员工不用说了,最先赶到了现场。已经下班休息的人,听到工友电话转告,也立时从家里赶来。陈北峰感冒发烧39 度,正在医院打吊针,拔下针头就跑到公司。女工李凤丽孩子才四、五个月,还在喂奶,得到消息后,也立马推开孩子匆匆上阵。几十个人分成几个组,手抱着蒸汽管不断地吹扫化冰,走一路、 化一路,直到罐车顺利缷载并安全转移出来,保证了生产正常进行。

写到这里,我的眼眶热热的,仿佛看到我们东明石化的员工迎着漫天的风雪, 双手拖着长长的蒸汽管在一步一步地吹冰化雪。那情景,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勇士一样,奋力突击那高高的峰巅。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东明石化奋斗发展的一个缩影。正是在李湘平一班人的率领下,全体员工斗志昂扬、负重前进, 攀登了一个又一个发展的高峰……

现任东明石化集团董事、副总裁、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的魏海峰,曾经兼任过中转公司总经理。他初来乍到,迎头碰上这么一个难题:当时装置严重缺料, 如两天内未能有原油进厂,装置就只能打闭路循环了(相当于停产)。此时,魏海峰没有怨天尤人。他在摸清情况后,当天就带领铁路协调办主任杨建文、穆绪建等人赶赴济南铁路局协调。他们找到有关人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做通了工作,济南铁路局调度室临时调剂油罐车,并答应第二天中午一定到达。第二天一大早,魏海峰就与穆绪建赶回东明,留下杨建文留守济南,确保万无一失。 上午11 时,当魏海峰站在东明县站台上,看到油罐车徐徐驶入专用线时,欣慰地给李湘平打了一个电话:

“李主席,装置不用停了……”

“好!好!”李湘平明白原料问题已经解决了。

此前,中转公司管理较乱,人心涣散。时值春节,魏海峰安排办公室主任周爱国带领人员打扫卫生,大门挂红灯、贴春联,将一个陈旧的小院装扮出浓浓的节日气氛。他说:“越是现在这个状况,越要造声势、添生气。管理的本质目的就是让员工心和气顺,现在的中转公司就需要一种精气神!”

除夕之夜,魏海峰摆了两桌酒席(实际上极其简单,很难称得上“酒席”), 与公司领导班子一起把当班员工请来。有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坐都不敢坐。魏海峰热情让座,端起简易的塑料酒杯说:“一年了,大家为东明石化付出很多,也很辛苦,我对大家表示崇高的敬意、深深的谢意!给大家拜年!今天是除夕,虽说不会有罐车来,但我也只能象征性地敬大家一杯酒!”他停了停, 接着说:“我到中转公司来,是一心想与大家一起搞好工作的。我尊重大家,但也不会怕事!在我任职期间,想偷懒耍滑、沾便宜肯定不行,我也绝对不会让努力工作的同志吃亏……”

而后,魏海峰大刀阔斧整顿改革,先将原来的经理小伙房停掉,与大家一起到大食堂吃饭,改善干群关系。又制定了奖勤罚懒政策,人心大顺干劲倍增,很快就使原先乱哄哄的公司变了样,中转公司的精气神有了根本性改变。8 个月后, 他就被李主席调回集团总部了。

后来笔者采访魏海峰时,他由衷地说:“说实在的,当来中转公司时,我是有情绪的,但经过8 个月的工作,我却不想走了。因为中转公司的兄弟姐妹们不是让人瞧不起的‘边角料’,他们个个是好汉!只要你尊敬他们,他们就会讲感情。 回想起那段工作经历,我特别想念王成立、周爱国等等一大批并肩战斗的兄弟们!”

从现场回来,我们在港运公司办公室见到了总经理陈云岭,听他详细介绍了铁路专用线和港口罐区的概况。他是1991 年从山东化工学院毕业分配进厂的,当过催化车间操作工、调度员、车间主任,恒利公司副经理。而后调到原油事业部当副经理、总经理,从此一直负责原油供应工作,尽职尽责,经历了艰难的“找米下锅”的年代。他转岗到港运公司,仍然发挥了熟悉业务的优势。

自从2012 年10 月“日-东”输油管道开通之后,铁路运送原油量大大减少了, 但岚山港罐区的工作量反而加大了,特别是派出人员更加忙碌也更加辛苦了。他们常年驻外,上有老下有小,平常有事不能照顾,逢年过节无法团聚,真正展现了东明石化人“舍小家、顾大家”的素质和风格。

尤其一位名叫牛保忠的班长,家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突发事件,可他正确对待,没有影响工作,让人唏嘘不已——

牛班长的小家在东明县城,父母在老家生活。由于他一直在港口油库工作, 家中孩子小,母亲来城里帮助照顾,乡下老屋只留老父亲一人。牛保忠隔三差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这天,突然联系不上了,他慌了手脚,立时请假赶回村里看望。只见大门都没锁,人却不见踪影,左邻右舍乡亲说看见他前天晚上吃完饭,一个人骑着小三轮车出去了,再没看见他回来。

牛保忠赶忙前往周边村镇打听,不料没人知道踪影。只好复印了很多《寻人启事》,贴上老父亲的照片,见人就打听:谁看到这位老人家了,他是我父亲! 直到第三天,才得到消息:县交警队送到火化厂一具无名男尸,正在寻找家人亲属。 啊?!他身子一晃差点摔倒,立刻奔去一看,正是父亲。牛保忠登时如雷轰顶,嚎啕大哭:“爸,爸呀,你这是怎么啦……”

原来,他父亲那天晚上一人骑车沿着公路走,不幸被汽车撞倒身亡,肇事司机径直开车跑了。直到第二天,路人才发现躺在路边一具男尸,打了110 报警。 交警来了,一边将人送到火化厂,一边查找家属、寻找肇事车辆。

牛保忠捶胸顿足悲伤欲绝,心里不停地责备自己没有照顾好父亲,以至于遭此大难!

公司知道牛保忠的不幸后,马上派人前来慰问,帮助他料理后事。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牛保忠擦干眼泪,又返回离家数百公里的港口油罐区, 带领着他的库区班辛勤操作起来。这就是港运公司员工,这就是东明石化人!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刘媛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