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攻克“铁老大”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二、攻克“铁老大”

一个企业欲做大做强,不仅仅是赢得单纯的一两场“战役”胜利就行的,而是一项全面的、综合的系统工程。

东明石化的发展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们按照当年确定的“做大油头、发展化尾、油化并举”的发展方向,每年都会有一系列的工程项目上马:投产一批、在建一批、筹备一批、规划一批。就在建设“日-东”输油管道、300 万吨/年重质油综合利用项目、与韩国合资的梨树化学工业园等项目的同时,铁路专用线扩建工程也在加紧进行。

前面说过,石化企业是大资金流、大物流产业,每天需要大量原油进来,通过装置生产出成品油,再发运出去。建厂之初,东明炼油厂主要加工中原油田东明境内的19.6 万吨原油,成品也只是销售到周边不足二百公里的范围,只用汽车拉运就可以了。可随着企业的发展,汽运能力已显不足,从1996 年就开始探讨火车运输的路子,只是申请报告、办理手续太难了。

当李湘平临危受命之后,企业规模迅速膨胀,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需要远距离进出原料和成品,仅靠汽运更是远远不够了,必须建设自己的火车专用线。 可铁路部门是独家专营,一家独大,“牛”得狠,要想办成一件事很不容易。人称“铁老大”。

这里边既有褒意——铁路运输是所有内陆运输中最实用的,有运量大,速度快的优势,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也有贬意——说其是垄断企业。就以东明石化的专用线为例,可以说像唐僧取经一样难关重重。东明境内的铁道是兖石铁路上的新菏线(新乡至菏泽),火车站属于郑州铁路局新乡车务段管理,办理专用线手续必须经路局、铁道部审批,并由其专业队伍施工。于是,李湘平上任后抓的要务之一,就是主攻“铁老大”,在东明建设一条铁路专用线。

长话短说。经过一番跑断了腿、磨破了嘴的奔波,投资4000 多万元的铁路专用线、连同配套的油品中转站、新建罐区、从铁路到厂区长达十公里的输油管线都终于获得了许可,投入了施工。租用岚山港、黄岛港中转码头和油库等工作, 也在同步进行。

2002 年8 月,一期工程顺利建成。“呜——”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鸣响,长龙一样的油罐列车驶进了专用线。一举解决了东明石化的“火运”问题,在降低成本和保证安全方面前进了一大步,最主要的是打通了制约企业发展的物流瓶颈。 然而,随着他们的快速发展,几年后这些设施又不适应了。

事物的规律就是这样的:旧的平衡打破了,再不断地填平补齐,建立新的平衡,从而螺旋式上升。时光来到了2009 年,东明石化已经成为年产能达600 万吨的大型企业,原来的物流通道又有了问题。一列油罐车大约有60 节,可他们原有的专用线一次只能接卸30 节,半列半列地接卸,效率不高。在李湘平的主持下, 一边加紧与中石油合作建输油管线,一边积极扩建铁路专用线。

他们开始了又一次跑立项、跑审批的轮回。

在东明至郑州的高速公路上,从董事局主席李湘平到分管副总安魁君、规划部总经理丁书兵,甚至菏泽市人大、发改委的领导、东明县委书记县长等人不知跑了多少回,因为管辖这条铁路线的是郑州铁路局!

当年淮海战役结束时,陈毅曾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们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这就说明了战争年代,交通物流和战士群众不辞劳苦日夜奔波的重要性。而和平时期,我们企业家的汽车车轮以及辛苦的身影,也能够跑出发展和效益来……不仅仅是跑郑州,分管的车务段在新乡,还得不停地往新乡跑。机构层层、手续繁杂,一份申请报告需盖七、八个公章,而这每个红印子都不是那么容易盖上的。

随着车轮一圈圈地旋转,终于将扩改东明石化铁路专用线立项和方案“跑” 成功了。这个项目及配套工程总投资4.5 亿元,主要包括三项内容:

一是新建铁路专用线和两条装卸线,总里程1.615 公里。从东明县车站南侧引出,到李江庄村东南方向的油品储运区。

二是专用线配套工程储运区,包括3 个10000 立方拱顶燃料油罐、4 个5000 立方内浮顶汽油罐、1 个10000 立方和2 个5000 立方拱顶柴油罐。

三是专用线的配套工程300万吨/年原料油输油管线,起于东明石化中油公司, 直到新罐区,全长12 公里,沿途跨11 个行政村。

项目批了,方案有了,按说可以马上拉开架势、摆下战场大干一场了。然而且慢,此时遇到了新的阻碍,以至于项目不得不拖延了一两年的时间,迟迟不能上马。由此可见,做企业是多么的艰难、需要多大的付出啊!有时不知从何方何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出现何种意想不到的难关。

原来,东明县由于东明石化的发展,带动了周边一批村镇和个体化工企业, 用东明石化的产品作为自己的原料,并在他们技术人员和设备资金等方面的扶植下,迅速成长起来,使东明成为远近闻名的化工城。

按说这是好事,自己壮大了除了上交税收、做社会公益之外,还可以帮助其他企业,促进家乡发展经济、改变面貌。县领导站在全县的角度看问题,也是希望他们这样做的。然而让人始料不及的是:某些企业过河拆桥,只讲索取不讲奉献,能沾光就沾光,用了原料不及时结账,长期拖欠。继而使出种种手段挖墙角挖技术人员,虽说市场经济下人各有志,正常流动无可厚非,但只顾自己不管别人,还是不足取的……

甚至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某企业到银行高额贷款,必须找信誉好、实力强的企业做担保。他们找到了东明石化,但东明石化拒绝了这一要求。东明石化曾经在这方面吃了不少苦头,差点把自己拖垮了。所以李湘平主政后严禁为他人做保;即使担保,担保企业必须符合东明石化的担保规定,提供相关要件,具备还款实力。东明石化自己也从不以连环担保方式解决资金缺口。

谁知,有一天这家企业竟拿着东明石化的“担保书”,跑到银行去货款。银行半信半疑,派人带着“担保书”前来核实。李湘平看到了,十分震惊:“这是假的!我们从不对外担保。上面的公章是怎么回事?!”

李湘平立即叫来主管公章的主任进行核实,公章果然是假的!

真相大白。私刻公章这还了得!有关人员进一步落实假公章的使用情况,并报告了主管领导,以避免发生重大风险。

当时,东明石化正在积极筹备扩改铁路专用线,某化工企业为了占便宜,解决自己的火运物流,寻找时机搭“顺风车”,就找到县里有关领导。县领导认为, 反正都是本县企业,肉烂在锅里,发展起来对县域经济大为有利。可他们忘了一件重要事情,东明石化早已改制,国有股份占比很小,社会和员工股份占大头, 企业要为自己的股东着想。这就必然要考虑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不能做赔本的买卖。纠纷由此产生。

主管此工程的郑州铁路局,接到了东明县这两家企业的申请报告,有的还狮子大开口:要建3000 万吨运量,而东明石化报的是200 万吨运量。规模上去了, 投资就大了。对方一看,立即暂停了东明石化的项目,理由是不能重复建设,一个县建一条专用线和接卸站即可,你们自己商量好了再审批。

皮球踢回到了县里,李湘平焦急万分,马上派副总安魁君等人去协商。他们计划三家按照用量大小分摊建设费用。谁知,人家不认可、不着急、更不愿出钱。 县有关部门却压着东明石化先拿钱干起来,三家共同使用。

4 个多亿可不是个小数目,东明石化需要多方筹措,十分艰难,两位副总受董事局委托据理力争:“既然他们都要用,就应该一起出钱建设。我们为主出大头,他们两家拿个几千万总可以吧。”

县领导打着圆场:“你们石化是老大哥,先拿上吧!”

“谁不困难?我们也很困难啊!”

那一段,确实是东明石化相当艰难的一段时日:市里要求600 万吨大炼油项目必须在国庆节开车,县里让他们拿钱建铁路专用线,“日-东”输油管道正在紧张施工中。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何况成千上亿元的资金呢?李湘平更睡不着觉了。 实际上,那两家企业没有那么大的运量,每年最多100 多万吨,企图借此搭车为以后发展留路。而且他们的建设意愿也不很迫切,不像东明石化这样,大炼油项目即将投产,急需扩大铁路运量。

经过反复协商,县里终于同意东明石化自己先行开建,只是给两家企业预留一处接口,他们此后上马时接通即可。为此,东明石化多支付建设资金3000 多万元,且白白耽搁了一、两年的生产时间,东明县税收损失数亿元。

路障搬开了,接下来便是一路绿灯。尽管在征地拆迁方面遇到些许难题,但在县政府的积极协调下,全都一一化解,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这条危化品铁路专用线终于建成通车了,使得东明石化火运物流跃上了一个大台阶。

目前,新菏铁路东明石化专用线分为南北两区,共有专用线6 条,卸车鹤位173 个,装车鹤位184 个。能够同时接卸原油罐车112 节,可单独充装64 个成品罐车。原料油接卸能力达到350 万吨/年,成品发运能力400 万吨/年,其中汽、柴油各200 万吨/年,中转罐区原料总储存能力14 万立方,其中原料储存为6.2 立方, 成品储存为7.8 立方。从专用线到生产区原料输送管线450 万吨/年……

[责任编辑:刘媛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