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连载)飞来的横祸


来源:凤凰网山东综合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

前言:2017年,山东东明石化集团迎来了30岁生日,作为全国地炼民营企业的翘楚,近年来,东明石化逐渐成为影响中国地炼行业的力量。恰逢而立之年,特推出长篇报告文学《大河激荡》,讲述其卅载辉煌史,百年强企梦。凤凰网山东频道将进行每天一期的连载,以飨读者。

 

第六章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一、飞来的横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2008 年,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是遭遇特大地震灾害的一年,汶川“5.12”8 级大地震举世震惊,数万苍生瞬间消逝。可对于我们的主人公李湘平来说,却也是经历了生死时速、命悬一线的危机与考验。

冥冥中,仿佛有什么预兆似的……

就在大地震的前两天——2008 年5 月10 日,是李湘平永远不会忘记的黑色日子。

这天下午,他乘车从北京返回东明。此行是五一小长假刚刚过去,为了落实与中石油合作建设输油管道之事,李湘平于5 月8 日与东明县县长、集团分管管道工作的副总张岭峰等人来到北京。第二天洽谈完毕,县长和张岭峰就先返回了, 而李湘平则又为其它工作跑了一天。一举多得,这是他一贯的作风。正值国家筹备北京奥运会之年,高速公路上十分繁忙,他们来北京时竟被堵了五、六个小时, 往回走又恰逢星期六,李湘平担心再堵在路上,就让司机改走106 国道了。

黑色的奥迪A8 轿车风驰电掣般地行驶着。

当来到河北省馆陶县境内,前边遇到一个交叉路口,就在奥迪车准备穿越过去之时,突然从侧面冲上来一辆机动三轮车,眼看就要撞在一起。司机本能地猛打方向盘,绕过了这辆“冒失而可恶”的三轮,可自己的车却失控了,斜着冲向前边一座高架桥,“咚”地一声,撞断栏杆摔到五、六米深的桥下去了。

啊!出车祸了!翻车了!

目睹这一幕的人们惊呆了,继而一片惊呼。

司机系着安全带,又提前下意识地做了保护动作,基本伤无大碍。可坐在后座的李湘平主席却遭遇了飞来横祸,几乎是灭顶之灾。他正在打电话,也没有系安全带。轿车瞬间翻了个底朝天,他只觉得手机横飞出去,自己头部、胸部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周围路人纷纷跑到桥下,拉开挤扁的车门救人。闯下大祸的司机清醒过来, 立即跳出车来,首先在众人协助下将李湘平抱出车外。只见他满脸是血,半只耳朵不知去向,昏迷不醒。懂医的人让把伤者平放在地下,清理干净口鼻中的血块, 保持呼吸通畅。同时有人打电话叫了120 急救车。

“李总、李总!你醒醒啊……都怨我!唉,呜呜……”年轻的司机又是害怕又是自责,忍不住哭泣起来。

“小伙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是哪个单位的,快通知家里人吧!”

一句话提醒了他,马上掏出手机打到了东明石化集团办公室。

啊?李主席出车祸了?重石落水,震天撼地。工作人员立即上报,并且第一时间报告了李湘平夫人——秦杰。她本身就是医生,现任东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医学知识丰富且沉着冷静,夫妻举案齐眉感情深厚。消息传来,她心急如焚,但并未乱了方寸,立即带上急救药品,与公司有关领导驱车直奔出事现场。

数百公里如同插翅,赶到馆陶县已是亮灯时分。急救车早把伤者拉到县医院了,正在紧急抢救。秦杰一行感谢了医生护士,但也看到这里医疗条件较差,果断下定决心:必须转院。她在医务战线上工作多年,熟悉有关医院的医疗水平和专家医生,这里距离山东不远,当即打电话联系医术高、设备全的山东省省立医院。

瞬间一切就序,“呜—呜—”,警笛鸣响、蓝灯闪烁,载着重伤号李湘平的救护车奔驰在通往济南的高速路上。

事实证明:这是一步十分正确而关键的措施!赢得了时间,也赢得了生命。 就在转院途中,可能是前期药品起了作用,也可能是汽车颠簸震动了伤者, 但笔者更相信是亲人的到来、是情感的力量,唤醒了命悬一线的李湘平。他躺在担架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身边的妻子和熟悉的公司人员,口中喃喃…… 秦杰和陪同人们赶紧凑上前去:

“湘平,湘平……”

“李总,李总……”

他迷迷糊糊地说了声:“痛,我背上痛……” “知道了,马上就到医院了……”秦杰眼里含着泪花,紧握着丈夫的手,俯身贴到他脸前:“别说话了,我和你在一起……”

作为妻子和医生,秦杰此时具有双重身份和责任,大家都在看着她,听她拿主意。她从馆陶医院那儿了解到,湘平身上四处骨折、左耳撕断,伤情十分严重。 可为什么背疼呢?很可能是撞击性心肌梗塞!迅疾给他服下速效救心丸,缓解一下。

车到济南,早已等候的医生们马上做CT、磁共振检查、抽血化验、专家会诊、 准备手术。同时,秦杰建议心内科医生重点检查心脏情况,果然证实了她的判断, 对症下药,避免了意外的再次伤害。

此外,东明县委书记刘鲁得知消息时,正在召开县委常委会,当即宣布:会议暂停,全力抢救!紧接着,他驱车冲出县城赶往医院探望,路上,向刚刚接任菏泽市委书记的赵润田作了汇报。赵书记在电话中当即指示:全力以赴,不惜代价,一定要保证李总生命安全!

接连几天,李湘平陷入了昏迷、短暂清醒、又昏迷的状态中。医护人员认真负责地医治,妻子家人日夜守候在身边,一声声忧心而亲切的呼唤,一个个熟悉而焦虑的面孔,在他耳畔回响着,在他眼前晃动着。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李湘平啊, 在与冥冥中的死神进行着激烈的搏斗。

尽管东明石化人是那样地爱戴他们的李主席、祝福他的身体能够早日化险为夷、逢凶化吉,都想前去看望一下,可企业生产不能受到丝毫影响啊,于是董事局决定,班子成员、部室负责人,还有县市部门的有关领导分批前往医院。

伤情还处在危险期,严禁探视说话,他们只能隔着病房玻璃探头看一眼:那就是一心为企业操劳的李主席吗?那就是几天前还生龙活虎般东奔西走的李主席吗?此时,他像个无助的孩子似的,头上缠着白里渗红的绷带,身上插着几条橡皮管子,紧闭双目躺在病床上。

一个个情不自禁流下了热泪……

“出师未捷身先去,长使英雄泪满襟。”唐代大诗人杜甫怀念蜀汉丞相诸葛亮的诗句,如同不祥的幽灵一样回荡在人们心中。

难道就此告别心爱的东明石化、生我养我的土地?难道就此离开亲爱的妻子儿女、亲朋好友,以及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干部职工们吗?还有很多发展计划没有实现,还有不少战略构想有待于完成,亲人需要我,东明石化需要我,不能啊, 我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要战胜伤痛重新站起来!

未竟的事业心和亲情的力量,强烈地支撑着李湘平,他那颗火热的心脏顽强地跳动着。加之省立医院专家们高超的医术,及亲人们精心的护理,李湘平终于度过了危急时刻,转出了重症监护室,身体一天一天地好转起来。

当他清醒过来,听着人们讲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恍若梦中。

特别是得知省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包括刚刚转任省长助理的前菏泽市委书记陈光,现任菏泽市委书记赵润田,东明石化的老厂长、菏泽市副市长杨永昌, 东明县前任县委书记刘勇,现任县委书记刘鲁等领导人,以及集团领导班子成员都分别前来探望时,当他看到公司许多员工、甚至不知名的一线工人发来的祝福短信时:

“不能前去看望,唯有认真工作,才能让您安心疗养。”

“盼您早日康复,东明石化离不开您。” ……

李湘平的眼眶湿润了,心里感到特别的温馨和欣慰,甚至都这样想:这些年的辛苦没有白费,人们心目中自有公正的评价,死了也值了!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只要还有意识能思考,李湘平又想到了工作。他见了前来探望他的班子成员, 往往先讲道:“家里生产怎么样?项目建设不能耽搁……”

张岭峰受集团委托,曾经连续几天陪伴在医院里。那些日子,正好是汶川大地震爆发了,伤亡惨重,电视屏幕上满是断壁残垣、血肉模糊。李湘平感同身受、 心如刀绞,看到山东电视台号召各界捐款救灾时,就对张岭峰说:“老张啊,咱们企业也要捐款。代表东明石化和我赶快去办!”

“好,我这就去。”

当晚,张岭峰赶到山东电视台演播大厅,参加了“鲁川携手、抗震救灾”大型赈灾晚会,现场举起了捐款200 万元的牌子,表达了全体东明石化人、尤其是病床上的李湘平主席的心愿。

这还不算完。当第二天张岭峰向他汇报情况时,李湘平满意地点点头,又督促说:“我这里没什么事了,就是靠时间恢复,输油管道不能停,你马上去日照港协调一下。”

按照分工,张岭峰代表东明石化与中石油管道局等部门对接,对此工作责无旁贷。他坚决地说:“李总,你安心养伤,我保证办好!”

事实上,各负其责的副手们、部室负责人和广大员工都是同一个信念:我们的董事局主席是为了企业发展,才遭遇飞来横祸的,在他治疗养伤期间,一定要更加严格把关、认真工作,绝不能出半点差错。

那一年,正是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再起波澜之时,国际原油市场风云变幻,炼化行业陷入了灾难性低谷之中。许多地方炼油企业顶不住风浪,越干越赔钱,只190 得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东明石化再次面临更加严峻的考验。幸运的是,早在上年底,李湘平一班人就科学地预判了市场形势,适时调整经营思路,紧紧抓住与中石油、中石化两大公司的合作机遇,争取到大量原油代加工业务。全体员工又团结一致、奋力拼搏,力争共闯难关。他们提出一个特别而动人的口号:为了李主席早日恢复健康,加油干!

而心系整个集团的李湘平,早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了。伤情刚刚有所好转后, 他就在医院里躺不住了,满心思还是怎样落实与中石油的合作,多次要求出院。 医生不允许,说必须治疗半年。可仅靠电话、来人汇报,他感觉远不如身临其境。 磨来磨去,与医生达成“协议”:可以带上药品出院回家疗养,但不能上班。

李湘平满口答应。为了保险起见,他听从大家的劝告,先去北京301 医院做了全面体检,然后便与夫人回到了东明家里。暂时不能上班,他就让人把文件、 材料拿过来,一边治疗休养,一边在家里办公。那一段时间里,他的家成了董事局主席第二办公室。

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么,摸了摸阎罗王鼻子、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李湘平,有没有后福呢……

作者简介: 

许晨,山东德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山东文学》杂志社原社长、主编,一级作家职称。青岛市政协委员。专业技术拔尖人才。1989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2003年12月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结业。出版有《居者有其屋——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纪实》、《人生大舞台——样板戏启示录》、《血染的金达莱》、《荣誉与责任》、《真情大援川》、《再生之门》、《第四极》等十几部长篇报告文学以及文学电视剧本《战歌没有消逝》、《鲁氏兄弟》(合作)。作品曾获得《人民日报》文学版一等奖、“冰心散文奖”、中国梦征文一等奖、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特等奖、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电视剧飞天奖提名等

[责任编辑:刘媛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