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限价过低致药企频繁弃标 部分处方药转战院外市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限价过低致药企频繁弃标 部分处方药转战院外市场药企弃标消息频繁传出。截至目前,内蒙古、湖北、四川、甘肃等多个省市陆续有药企弃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弃标药品品种共计超过1000种,涉及数

原标题:限价过低致药企频繁弃标 部分处方药转战院外市场

药企弃标消息频繁传出。截至目前,内蒙古、湖北、四川、甘肃等多个省市陆续有药企弃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弃标药品品种共计超过1000种,涉及数百家药企。

据了解,企业弃标原因大多是中标价过低,如在福建药械采购平台上,盐酸二甲双胍片国产仿制药每片最高销售限价为5分钱。

中康资讯董事长吴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受公立医院改革、医保控费、掉标弃标等因素影响,如今,药企纷纷寻求院外市场,包括DTP药房(零售药店直接将创新特药销售给患者的模式)模式等,这也将推动零售连锁药店处方药增长。预计未来十年,零售药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2万亿元,占药品终端市场的比例达到65%。

近年来,上海医药、国药集团、罗氏、赛诺菲、辉瑞等多家药企均已在零售连锁药房上下足了功夫,尤其是主攻新药、特药业务的DTP药房。在不久前召开的“第十届西普会”上,恒瑞医药、正大天晴等以处方药为主的药企,更加关注DTP药房销售,武田制药甚至将旗下6个处方药产品授权百洋医药,通过全新的处方药营销模式覆盖零售终端。

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过去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渠道大多以医院为核心,因为80%的药品在医院销售。但现在随着医改推进、医院零差价、医药分家等政策的实施,零售越来越成为主战场,未来会有更多非OTC药企转向零售渠道。

药企频繁弃标

8月14日,内蒙古发布的《医药采购网取消挂网资格药品的通知》显示,自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7月30日, 27家药品生产企业(代理企业)向该区提出取消挂网资格申请,共涉及55个药品,包括人福药业、方盛制药、康芝药业、双成药业等上市公司旗下产品,还有外资药企卫材(中国)在华子公司等。

8月15日,湖北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平台发布《企业申请撤销挂网信息公示》,总计69个药品拟撤销挂网,包括国药控股、拜耳、新华制药、辰欣药业等大型药企旗下产品。

6月27日,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出公告:对企业主动申请撤网的424个品规药品予以撤销挂网;同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消息,同意22家药企71个产品的撤标申请。一日之内,拜耳、白云山、神威制药、北京诺华、华北制药、西安利君等192药企旗下495个产品申请废标。

在药企频繁弃标的同时,二次议价中各种低至“骨折”的招标低价也一次次刷新纪录。

据参与江西省招标的部分药企负责人表示,此前江西省直医院、抚州、吉安三个采购主体与药企的“二次议价”,专家第一次还价为企业报价的3至4折,而萍乡专家第一次还价,仅为企业报价的1.5至3折。企业挂网报价22元,医院报价6.381元;另一药品企业挂网报价63.05元,医院报价10元。

江西上述多个城市参与招标的企业是否会弃标、具体情况目前不知。但低价让药企暗自叫苦:“500毫升输液给的价格不到一块钱,另有一款输液企业报价5.9元,专家回价仅为5毛1,比矿泉水还便宜,远无法覆盖运费、成本等。”

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创始人史立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国家招标政策调控,以及医院二次议价的影响下,未来或有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弃标。“中标价接近甚至低于成本价,按照市场规律看,企业肯定会弃标。”

对此现象,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曾向媒体指出,一些地方在基本药物集中招标中,出于所谓“政绩”考虑,陷入“唯低价是举”的怪圈。一些小企业乘虚而入,一味降价,甚至低于通常的制药成本。从表面上看,给人以基本药物有巨大降价空间的印象,但却很可能误导决策部门。

宋瑞霖列举调研中某省9月公布的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中标清单:藿香正气水标准规格产品中标价1.0元,而国内主要生产企业生产成本为3.7元;胰岛素注射液标准规格产品中标价8.0元,国内主要生产企业生产成本12.88元;利福平胶囊标准规格产品中标价9.6元,国内主要生产企业生产成本为12.94元。

在史立臣看来,医药行业成本全面提高,除了内蒙古在通知中列出的原料药价格上涨、环保、生产线改造等原因外,企业为了保住市场价格、赚取利润,一些地区实行全国最低价联动,不得不放弃一些区域市场。而像内蒙古的弃标企业,承诺不在公立医院销售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弃标企业要么改变销售渠道,例如转向零售,要么在其他地区公立医院销售,放弃内蒙古市场。”

另一方面,弃标与一致性评价,正悄然改变着药品品牌格局。目前中国医药行业正在经历着洗牌阶段,一些生产企业众多、价格低的产品,企业往往放弃做一致性评价。如8月2日,浙江省食药监局信息显示,32家药企放弃了160个品种的一致性评价。

此次内蒙古取消挂网的品种清单,其中部分品种和浙江放弃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有重合之处,例如阿奇霉素分散片、盐酸二甲双胍片、盐酸环丙沙星胶囊等。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上,盐酸二甲双胍片有118条注册信息,在福建药械采购平台上,国产仿制药每片的最高销售限价5分钱。

转向零售市场

随着掉标弃标现象增多,更多企业将目光转向DTP模式及医院周边药房等。DTP(Direct to Patient)即高值药品直送,DTP药房模式则是指制药企业或大型渠道商将产品直接授权给药店做区域经销代理,省略中间分销环节。患者凭处方直接到药店领取药物,获得用药指导。

中康资讯总裁吴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西普会议以往以传统聚焦OTC市场药企居多,但从第七届西普会开始,陆续有跨国药企、大处方药巨头关注零售药店市场尤其是DTP模式。“预计未来十年,零售药店市场规模将达到1.72万亿,占整个药品终端市场的比例也将达到65%。”

据了解,日本零售药店发展迅速,其中连锁药店市场今年增长率为6%,达到了6兆5000亿日元(4062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美国医药市场更是高达4000多亿美元,零售市场占总体规模70%。

在上述会议上,除了传统OTC药企葵花药业、广药白云山、哈药集团等药企外,专注于处方药市场的正大天晴、广西梧州制药、恒瑞制药、拜耳等处方药巨头也率团参加,摸底零售市场。

另外,武田制药还将旗下潘妥洛克、达克普隆、倍欣、艾可拓、必洛斯、普托平6个处方药产品授权百洋医药,通过全新的处方药营销模式覆盖零售终端。

针对上游,百洋医药提供技术和服务密集型的控销配送和DTP药房管理,使医药工业从中心营销向分布式营销转型; 对下游,按照先围绕医生、后围绕患者的布局原则,在有合作关系的23万家终端药店中选取标的企业进行DTP药房改造。

在付钢看来,目前医药分开已成为医改方向,公立医院改革、药品零加成、医保控费、新一轮药品集中采购大降价的压力下,药企掉标弃标成为常态,随着医保支付方式改革、DRGS等因素影响,药企纷纷寻找院外市场,这使得零售市场成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DTP模式受到较大关注。

付钢认为,药价昂贵品种、新特药将最先流出医院,包括上药集团、华润医药商业等都在开展DTP业务。自五年前上药开设DTP业务以来,近两年其平均增幅每年高达48%。罗氏制药更是与国内药房合作,开设了超过150家达到该企业肿瘤药储存、配送标准的DTP药房。

“医院处方药部分将从‘利润中心’转向‘成本中心’,监管层对处方外流的积极态度越发明朗,处方药从医院流向零售药店已基本成为定局。”付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医院处方药外流将是未来趋势,也将给零售药店带来很大机会。

不过,对于制药企业切入药品零售市场,在西普会议上,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显得较为强势,并表示不希望对方抢市场,如果工业企业一定要与药品零售成为竞争对手,他将主动应战。

此前,一心堂董事长阮鸿献也表示,工业和医药零售出现了不该有的竞争,会带来恶性循环,希望行业能分工明确,各尽其能,把医药工业、商业做好。

[责任编辑:武玉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