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香水来说,人工合成成分一定比天然成分劣质么?


来源:新华网

大公司越来越“敢于”宣传自己香水里的合成成分。“人类使用人工香精来做香水差不多有150 年历史了。但过去很少有人谈起这件事。” Cartier 的调香师

大公司越来越“敢于”宣传自己香水里的合成成分。

“人类使用人工香精来做香水差不多有150 年历史了。但过去很少有人谈起这件事。” Cartier 的调香师Mathilde Laurent 说,“这也许是缺乏勇气。”

Mathilde Laurent 说的是事实。一直以来,人类对“人工合成”四个字总有些忌惮。但在香水界,人工合成香精并不比天然香精更低级,事实上,它代表着一种生产力的进步,也为香水制造商带去了新机会。有趣的是,直到最近小众香水风靡,“人工合成”、“实验室制造”这些字眼才逐渐被香水制造商主动挂在嘴边。

在19 世纪晚期,市场上可供选择的香精并不多,原料和半成品供应商的数量也非常有限。很多时候,不同的香水制造选择的供应商可能是同一个,这就意味着市场出售的大多数香水其基础成分大同小异,香水调制配方也没有太大差别。因此除了品牌不同,实际上别无二致。

尽管在19 世纪30 年代出现了全新的溶液提炼方法能让人们从花卉中更好地提炼出精油,但香水工业真正的进步是在人工香精出现之后。

1889 年,娇兰佳人发布了香水Jicky 。在它之前,在女士的手腕或男士的领口只能闻到的是花香,而且往往只有一种花香。 Jicky 的出现意味着单一香调香水时代的终结,它向人们提供了三种香调,头香是清新的柑橘和薰衣草味,有药草香交织在内;中调是浓郁的檀香木香;尾香则是混合了琥珀、麝香和麝猫味的动物香味。

这款香水的意义在于,它第一次同时将自然香味和人工合成物放在一起,制造出一种有点辣,也有点“奇怪”的味道。随后,一系列的创新的人工合成香精进入了市场,包括能让人想起紫罗兰的紫罗酮,闻起来像霜的内酯和人造麝香。

“人工合成材料让现代香水工业成为可能。” 调香师Rodrigo Flores-Roux 说。他曾陆续为Calvin Klein,Tom Ford 和小众品牌Arquiste 制作过香水。“从历史角度来看,著名的香水要么是使用了从来没有用过的人工合成原料,要么就是某种原料用得很过量。比如,著名的Chanel No. 5 能走红就有人工合成原料的功劳。”

用人工合成香精的制作的香水佳作有很多。Chanel No. 5 使用的是脂肪醛,能散发出清新的柑橘香、花香味,还有明显的肥皂味。1965 年,IFF( 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 )的化学家创造了一种合成麝香,闻起来像温暖的皮毛,这种材料1973 年被用在了Jōvan Musk ,之后一度很流行;多环麝香化合物喀什米尔有木头的香味,很温柔,曾经用在了Donna Karan 的Cashmere Mist 中。

“很多人会觉得香水就是由比如玫瑰、天竺薄荷、檀香木这3—4 种物质制作而成。因为它们也算是主要香味。” Rodrigo Flores-Roux 说,“但通常一款香水平均包括40—60 种原料。而且其中人工香精占到70% ,天然香精只占30%。”

这样看来,其实是人工合成香精塑造了人类对香水的认知,但它们的风头却被自然香精埋没了。

成立于2012 年的小众香水品牌Arquiste 的创始人Carlos Huber 认为,传统观念总是看扁人工合成香精。“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质量就是质量,有好的人工合成香精,也有不好的人工合成香精,就好像有好的天然香精,也有不好的天然香精。关键看你怎么用。” Carlos Huber 说。

如今最著名的几个香料生产商Symrise,Firmenich,IFF,Givaudan 和Takasago 在早年就在使用人工合成香精。每个实验室都招聘了一大堆博士和科研人员来做研究。有时候,他们很清晰地知道要寻找的东西,可以是一种闻起来更有气势的柑橘味道,或者是一种比较朴实的木头味道。但更多的情况,他们只是在探索,看能得到什么样的幸运结果。

“一个科学家可能设计一个实验想要得到一种玫瑰的味道,结果得出来茉莉花的味道。” IFF 的香水原料研究室主任Anubhav Narula 说。

通常来说,这些实验室的创造者一般分为三种类比:一类是纯粹和自然香精打交道;第二类是最初实验时用到自然香精做原材料,但随后加入人工合成成分,以增加气味的浓度,或者控制气味在空气中停留的时间;最后一类就是从头到尾就只用人工合成的方式来做香精。

通常来说每家公司每年会向市场介绍3—4 种香味。当一个香水品牌想要得到一种新的香味,这些香料生产商就会提供选择,这也是让一家和公司和其他公司拉开差距的技术。比如,IFF 和Givaudan 都向Marc Jacobs 提交了香精的成功研发,持有最新原料的一方就能获胜。

在纽约私立艺术类学院Pratt Institute 教授香水课程的Raymond Matts 也有一条自己的香水线Aura de Parfum,他表示,实验室制造出来的香味能让为他的香水设计带来很多质感。

“如果想要表达性感,一种皮肤的感觉,或者是温柔的关爱,要怎么做?我会用人工合成物,“它们甚至也可以‘点亮’一些自然香精,比如让它们在空气中停留的时间更长。”Raymond Matts 说。

另一个问题是,人工香精也更环保。比如天然麝香需要从麝香鹿身上提取,现在这件事被视为违法。

“人工合成香精给了香水工业可持续发展的信心,也让我们知道我们能在那里找到一些味道,如何制作它们等。” Rodrigo Flores-Roux 说。

Carlos Huber 则认为,这就是未来。他还举了个例子,Stella McCartney 比较著名的香水产品POP 用了晚香玉味道的香精,这样一来,就算生产2500 瓶POP 也不会毁掉一棵檀香木了。

[责任编辑:翟婷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