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时隔5年莫言“解密”创作:差点儿痛失出名机会


来源:齐鲁一点

原标题:时隔5年莫言“解密”创作:差点儿痛失出名机会今年3月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发表了散文新作《马的眼镜》,刷爆读者圈儿。最近,一直很低调的他又重新回到了告别5年的网络,

原标题:时隔5年莫言“解密”创作:差点儿痛失出名机会

今年3月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发表了散文新作《马的眼镜》,刷爆读者圈儿。最近,一直很低调的他又重新回到了告别5年的网络,与读者进行互动,并在微博上发了一些他的创作感想和读者趣事。

5年后莫言又上网了

还发了散文新作    

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作家莫言变成了全世界文坛关注的焦点,但获奖之后的莫言极其低调,在发了一条与获奖有关的微博之后,他连经常与读者交流写作的这块阵地也停更了。2012年10月12日,莫言发表“告别”微博,称:“感谢微博上朋友们对我的肯定,也感谢朋友们对我的批评。”

今年1月份,“莫言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出版时,读者非常关注获诺奖后一直未出新作的莫言的创作情况,对此,他回答称,从1981年至今,在36年的写作历程中,他一直铆足了劲怀揣着写出世界经典文学的梦想,如今自己年过60了,依然有这样的热情,有这样的实力,所以要继续写下去,他一直很努力,希望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

但在今年3月15日之前的近5年时间,莫言的微博一直处于“荒废”状态。此后,莫言连续发了《马的眼镜》《〈透明的红萝卜〉杂忆》等文章与几条微博回忆自己的创作过程,与读者交流互动。其中,《马的眼镜》是莫言获诺奖后,首发的散文新作。

3月19日,莫言转发了@一斗阁小书童的微博,内容是:“#莫言作品中文版本# 1987年洪范书店出版的《红高粱》,是港台地区最早收录莫言作品的繁体版本之一。”并且附上了自己的解释,“当时大陆的书能在台湾出版是很不容易的,这要感谢香港著名作家西西老师,没有她的牵线搭桥,台湾读者读到《红高粱》可能还要等好多年。西西老师每次来大陆联系我们的书在台湾出版事宜,都是自付旅费,还要请我们吃饭。当然,这些事,都是以后才知道的。”    

莫言重回网络,读者也很开心,有网友留言称,“来这里找到了一片清静之地,文字的力量果然是永恒的。”

“红萝卜”原来是“金色的”

莫言差点儿失去大火的机会

 

在最新更新的微博《〈透明的红萝卜〉杂忆》一文中,莫言写了一首打油诗来开篇:“萝卜原本不透明,恩师妙笔点龙睛。学习先贤写梦幻,不才因此得虚名。”

文章中,莫言提到他1984年创作的成名小说《透明的红萝卜》,原标题是《金色的红萝卜》,时任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著名作家徐怀中先生给他挥笔改“金色”为“透明”。莫言称,当时他还有点儿不满意和不服。“后始悟先生改得高明。作发表后,‘透明’几成热词,似乎成为一个美学境界,这种效应,‘金色’何能达也!”

莫言写道:“此作之灵感源于一梦境,但最终还是依赖着我童年时在桥梁工地上为老铁匠当学徒那段生活积累。若无亲身体验,肯定写不出那些打铁的段落。”

莫言还提到,当时《透明的红萝卜》出版之后,他手中的100多本初版都送光了,后来还是他的一位小师弟帮他淘来了初版。

莫言回忆了《透明的红萝卜》出版时他的兴奋之情。这部影响深远也奠定了莫言文学风格的作品,给了当时文坛和读者极大的惊喜与振奋。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李掖平教授自称是莫言的“铁杆粉丝”,在之前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时,就谈到了她当年读到《透明的红萝卜》时的那种惊喜与惊叹。“我太喜欢了,几乎都能背诵过。莫言把主人公写得通体透明,神采飞扬。当时我们刚刚接触到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完全被其魅力迷倒。”

 

李掖平教授称,此后1986年高密市给莫言召开作品研讨会,她得以见到年轻时的莫言,“我简直不太相信,能写出《透明的红萝卜》的莫言跟他飞扬的充满灵性的文字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慢慢了解后,发现他就应该是写出《透明的红萝卜》的那位作家。莫言很幽默,但是在其展露幽默时又不笑,当大家会心一笑的时候,莫言才会抿嘴一乐,这时候莫言的小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

[责任编辑:武玉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