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分拆购汇审查趋严 人民币入篮后下行压力有限


来源:金融

“如果银行当日库存正常,一般单日仍可以取满1万美元的额度(每人每年5万美元)。根据一年与两年期远期外汇交易(NDF)显示人民币趋势回升,然而三年期显示长期仍存一定幅贬值压力。

原标题:“分拆购汇”审查趋严 人民币入篮后下行压力有限

“如果银行当日库存正常,一般单日仍可以取满1万美元的额度(每人每年5万美元)。”中国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小忻(化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所谓的监管趋严,是指外管局针对个人‘分拆购汇’的监察更加严格了,“一旦发现多张身份证换汇并汇往同一个国外账户,可能会被取消2年以上的结售汇额度。”

眼下正是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的关键时期,一方面央行仍持适时维稳汇市的意愿、外管局加强对“分拆购汇”审查,另一方面市场普遍预期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已经有限。主流机构观点认为,眼下为换汇而换汇(主要是美元)大可不必。

中银国际宏观经济分析师叶丙南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尽管美联储加息预期下目前香港离岸人民币远期汇率显示人民币兑美元仍有一定贬值可能,但压力也很有限。摩根大通亚太区环球企业银行主管奥朗则布亦对记者表示,“最令人担心的时刻已经过去”,今年下半年来,离岸企业已对冲的外汇敞口头寸已经趋于正常化。

“分拆购汇”审查滴水不漏

近期有传闻称,银行正常售汇受到限制。不过,工行某支行行长对记者表示,并未听说这一情况,且工行网上银行也可以自由购汇。

“正常来说,当天购汇1万美金不存在问题,当然有时出现银行库存不足的现象,就无法取满。此外,1天只能存5000美金等值的外汇到账户(出于反洗钱目的)。”上述中行交易员对记者表示。

同时,小忻也表示,如果是携带美金出境,若超过一万美金,必须把当时在银行取钱的凭证随身携带,以备海关检查。

其实,真正趋严的是“分拆购汇”。第一财经记者近期从某国有大行相关部门负责人处了解到,监管部门曾以口头方式提示商业银行关于个人“分拆”方式购汇风险,只是没有下发书面通知。小忻也对记者表示,外管局的大数据监控体系可以达到“滴水不漏”的程度。“不过,如果是留学需求,仍可以凭借留学的证明,用直系亲属的购汇额度来购汇。”

中国银行总行贸易金融部副总经理姜煦分析称,大数据监控体系,银行对于个人客户在银行购汇的任何动作都要做国际收支申报给外汇局,而外汇局一般会提醒银行。同样的做法也适用于多人分拆购汇后汇向同一个账户。

人民币贬值压力有且有限

不可否认,在美联储加息不确定性未消之前,人民币的下行压力仍然存在,但外管局和银行对于跨境资金流动的审慎态度,以及中国经济基本面证明,下行压力也已十分有限。

根据一年与两年期远期外汇交易(NDF)显示人民币趋势回升,然而三年期显示长期仍存一定幅贬值压力。

奥朗则布称,“今年年初,我们的确看到了额外的对冲敞口,但是下半年事态就已经明显好转。我们预计人民币未来将维持区间震荡。”他也对中国经济前景表示乐观,并认为中国正在向由消费和服务业驱动的更加可持续的模式转型。

渣打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表示,“人民币的贬值趋势并不是板上钉钉的,”他预计美元/人民币将在2020年达6.3-6.4的水平(此前预计为6.08),2016年料为6.67,2017年则为6.66。

他表示,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占比不断加大,这意味着中国外部竞争力加大;此外,中国企业资金外流趋势可能放缓,而追逐更高收益的海外资金可能增配人民币资产,加息预期也部分提前反应在了强势的美元之中,这都是支持人民币长期走强的动能。

丁爽称,“中国会从10月1日进入SDR篮子起,自动获得储备货币的地位,海外央行可能会进一步投资人民币资产,使得其外汇储备构成更为多元化。”而资金流入也是支撑汇率的一大基本面。

“我们预计,在未来五年间,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剔除中国自身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将达到和日元、英镑同样的水平(从1%升至5%,隐含资本净流入3000亿美元。)此外,例如海外共同基金、养老金、保险公司等也会因为寻求高收益来配置人民币资产。”

“尤其是,我们预计海外资金将在未来五年大量增加对中国债券市场的配置,占比可达4%,这也代表了5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当前这一占比仅1.3%。”丁爽称。

“后SDR时代”汇率更趋市场化

如果真的要问“入篮”后人民币可能发生的变化,唯一可能的就是汇率波动更趋市场化,而绝非是传闻的那样——“入篮”前刻意维稳,或者用货币贬值来促进出口。

丁爽表示,“竞争性贬值并不会产生正面作用。由于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份额巨大,如果希望用刺激出口来刺激增速,这可能会导致其他贸易伙伴竞相贬值。此外,强烈的贬值预期可能会进一步导致资本外流,加剧中国的宏观风险。”

“入篮”后,“意味着人民币享有储备货币地位,同时中国政府也有责任在货币政策方面保持一致和协调的沟通。这些都是成为储备货币后要负起的责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战略、政策与检查部主任蒂瓦里表示。这也暗示,中国的汇改“开弓没有回头箭”。

回顾自去年8月11日以来的人民币汇改,“最大亮点是坚持市场化的最终方向,同时考虑政府和市场的适应程度。”叶丙南称。

他对记者表示,在岸人民币和离岸人民币汇差一方面反映了在中国资本项下尚未完全开放的背景下,离岸市场供求决定价格与在岸市场存在央行预期引导下价格的偏差。未来改革既要考虑提升市场供求因素在人民币汇率决定中的作用,又要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引导两地市场价差收窄——这也是IMF对于人民币“入篮”的要求之一。

渣打预计,到2017年中期,两地汇价价差可能会收窄到50个基点。

此外,叶丙南称认为,当前“上一日收盘价+参考一篮子货币”的中间价定价机制依然在磨合和待完善过程中,需要加强与市场沟通,尤其是对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政策框架可以更加清晰化。

[责任编辑:谷晓丹]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