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济南,是座有味道的城市


来源:齐鲁晚报壹点客户端

因为求学的缘故,半年多前来到济南。济南有繁华的商业街,也有古旧的窄街道;有行色匆匆的职场精英,也有提着菜篮子慢悠悠在街上逛的大妈。

原标题:[壹点]济南,是座有味道的城市

因为求学的缘故,半年多前来到济南。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总想着跟这个城市亲近起来,一个人,带着行囊,走进一座城,尽力温柔地对待它,也希望它能给我一段在这里的温柔时光。

济南有繁华的商业街,也有古旧的窄街道;有行色匆匆的职场精英,也有提着菜篮子慢悠悠在街上逛的大妈。济南是个有味道的城市,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一】

这里大街小巷到处都有小吃车,暂不提被称为美食一条街的芙蓉街,单说说烤地瓜这种吃食吧。这是冬天里最好吃的东西,在车站等车时,顺手买上一个烤地瓜,捧着,想吃又怕烫,吹了又吹,哆哆嗦嗦咬下一口。皮儿一绽开,金黄金黄的香味儿涌出来。热乎乎地吃到胃里,再没有什么更让人满足的了。

时常走的那条路上,第二个路口转角处,有个阿姨总在那儿卖烤地瓜,她从来不吆喝,就静静地站着,时不时地翻动一下地瓜。第一次去买时,我因为对路不熟,在寒风里多绕了一条路才找到我要去的地方,冻得缩手缩脚,正看到烤地瓜的小车,居然顿生遇见救星之感。赶忙要了一个烤地瓜,用手捧着,还隔着袋子贴贴脸,暖一下被冻僵的鼻子。

我没有问价钱,递过去一张十块,阿姨从她的一个布兜儿里找出六块零三毛,三个一毛钱的钢镚儿,她一个一个地倒进我手里。三个硬币碰出的细碎声音,我一直记得。

其实她大可以多收我一点,这点零头也没人会计较,更何况我根本没有问价。可她自有她的生意之道,她自己知道该卖多少,称好斤两,一毛不少地把每一个钢镚儿找给我。那时候,我竟因为这举动生出些感动。烤地瓜的味道,真的很香。

【二】

人的年龄大了之后,就会多留心刮风下雨的天气变化,不再是年少稚嫩的时候,下点小雨也不屑打伞,任由自己的发梢打湿粘在一起,回家后自有妈妈拿着干毛巾擦干。在雨中时,还觉得有些许浪漫,幻想有一把伞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头顶,能由此展开一场美丽的邂逅,更是那时天真的幻想。

现在不会了,天色阴沉,自然会记得在包里带伞。因为我们再也不是理直气壮地享受别人照顾的年纪了,在不是故乡的城市,自己要照看好自己。

但我们所在的异乡,不过也是别的孩子的故乡。

济南小雨,我撑着伞步行回学校。看见前面路旁有个中年男子在他的一辆脚蹬三轮车旁边忙活,用几个拆开的大纸箱子,在自己的车斗子上搭起一个棚子,用胶带把它粘牢固。我走近了些后,他的作品也完成了,很开心地用手拍拍“船舱”说:“怎么样!”我这才看见,车斗子里坐着一个小孩子,对这个挡风又挡雨的宝贝很满意地笑着。

恩,一对要归家的父子吧。爸爸用纸壳箱给孩子做了个可爱的棚子遮雨,蹬上三轮车去往有妈妈和热腾腾晚饭的方向。

最好的就是平凡家庭的烟火气息,够踏实,够真实。我现在所看到的,会是多年后孩子把这里当故乡回望时怀念的。

【三】

学校北门有个卖手抓饼的大叔,有点斗鸡眼,他不知在小吃车里安了个什么,永远在那儿放着咿咿呀呀的歌儿,没有一首是我听过的。我玩着手机等他做好我的饼,一个姑娘来买了杯豆浆,递上零钱和一句“Thank you.”大叔说:“什么意思?”姑娘说:“非常感谢。”姑娘拿着豆浆走开,他自己叨叨:“Thank you very much.才是非常感谢。我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呢。”

我把眼睛从手机上拿开,大叔您还真逗。

他抬起头看面前的马路和马路对面的学校,因为有点对眼,我也不知道他是看着空气还是看着我,说了一句:“那时候我也和你们一样,对未来充满美丽的设想。”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他麻利地在饼上抹酱卷肠,装进食品袋儿里递给我。不知他是急着赶走我,还是赶走他突然涌上来的回忆。

现在闭上眼睛想济南,倒是也想不出什么特别的,只是在一个城市生活着,难免就与它生出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乱糟糟的交通有时候很恼人,当地人的热心肠也让我很觉得温暖,也开始慢慢听得懂济南话。居然也开始渐渐地觉得,自己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了。

我常常想,是什么让每一个城市有别于其他?也许是这里有独一无二的景点,也许是这里有别的地方没有的美食特产,也许是因为它无可复制的历史,但到底是什么呢?也许是这里的人吧。虽然山水千载,人却代代更迭,但总有点什么是不变的。就是这点不变,让共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有了独特的联系,身在其中时,只道是故乡,外来人眼中,却是城市的味道。(综合)

[责任编辑:刘媛媛]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