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关于山东方言你知道多少?


来源:凤凰山东

山东方言是山东人独有的文化遗产,是山东文化中一抹亮丽的色彩。山东话有着自己独有的文化内涵,它充满了山东这一座城市的城市性格,和其他方言存在较大的差异。

山东方言是山东人独有的文化遗产,是山东文化中一抹亮丽的色彩。山东话有着自己独有的文化内涵,它充满了山东这一座城市的城市性格,和其他方言存在较大的差异。

山东方言,属于北方话,在发音上具有自己独特的个性,与以北京话和东北话为代表的北部方言差异较大。在今天说普通话的时代,保持方言的纯洁性显得更为重要。也许有的人会说:“山东话,各地差异很大,根本就没什么统一的标准”。

其实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山东方言自鲁西到胶东是慢慢过渡的,山东人的发音习惯以郯城市、临沂市、蒙阴、沂源、莱芜向北,以东的所有地区(包括东部临沂,整个潍坊市、日照市、青岛市、烟台市、威海市的各县市)在发“r”这个音时,均为“y”,例如:“人,日头,热”发音为“银,易头,耶”,以西,特别是鲁西南地区(枣庄市、济宁市、菏泽市、聊城市、泰安市、临沂市的费县、平邑县)“shu”音发为“f”,例如“水”、“睡觉”、“说话”、“树”等发音为“非”、“费觉”、“佛话”、“富”。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但是淄博市的博山、东营市的广饶,潍坊市的寿光,青州,临朐北部,济南市的章丘有个特例,“人”“热”等发音为“len”“le”。这在山东省是最为奇特的。

词语是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社会上出现了什么事物,就会有相应词语来反映这一事物。一般而言,事物消失了,记载该事物的词语就会消失,但有时却不然。因此,某些特殊的词语往往就成为研究某些社会现象的活化石。在山东方言里,就有几个与社会历史文化有关的非常特殊的词语。

“坐红椅子”的尴尬新泰、济南、利津、金乡等地称考试最后一名叫“坐红椅子”,荣成叫“坐红漆板凳儿”,莱州叫“坐小椅子”,意思大同小异。旧时考试完毕后,一般按考试成绩排列学生名次,并张榜公布。榜上的名字写完后,用红笔打一个红钩儿,表示到此为止。这个红钩正好落在最后一名学生的名字上。

由于红钩儿的形状类似椅子的拐角,故以此戏称。尽管是戏称,“坐红椅子”还是形象生动地描述出“排名最后者”的尴尬。《镜花缘》第六十七回:“紫芝把脸红一红道:‘舅舅还说不屈,单单把我考在红椅子上!我还要同舅舅不依哩。’”《李宗仁回忆录》第二章:“现在考试又两次坐红椅子,使我分外觉得难为情。”《镜花缘》的作者李汝珍为北京大兴人,李宗仁为广西桂林人,看来在近百年前,该词的通行范围还是较广。而到如今仍然如此活跃的,恐怕只有山东方言了。

笑骂入骨的“三本”

在博山方言里,人们管汉奸叫“三本”,外地人听了往往莫名其妙。究其原因,乃是因为在博山方言里,“日”字的读音跟“二”字相同,“日本”读同“二本”。日本侵华期间,在博山一带作恶多端,犯下了许多滔天罪行,老百姓痛恨不已,而那些汉奸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老百姓自然也是恨之入骨,乃据“日本”之谐音“二本”,称汉奸为“三本”,将其丑恶嘴脸形象地表现出来,这倒颇具蒲松龄先生“刺贪刺虐入骨三分”的笔法。

重秩序

秩序,是政治统治和家政管理的根本。山东方言亲属称谓以父系称谓为中心,长幼有序,老少分明,具有严格的秩序性。

突出辈份,老少分明。如,对长辈,称父亲为“爷”、“爹”、“爸”、“大”,母亲为“娘”、“妈”,祖父为“爷爷”、祖母为“奶奶”,其上每长一辈,前加一“老”字以示区别:称曾祖父为“老爷爷”,曾祖母为“老奶奶”;高祖父为“老老爷爷”,高祖母为“老老奶奶”。对晚辈,称子为“儿”,女为“闺女”,子之子为“孙子”,子之女为“孙女”,其下每下一辈,加一“重”字以示区别:重孙子、重孙女;重重孙子、重重孙女。

注重排行,长幼有序。如,称祖父的兄弟姐妹为大爷爷、二爷爷等、大姑奶奶、二姑奶奶等;称父亲的兄弟姐妹为大爷、二大爷等、大姑、二姑等;

对同辈,称自己的兄弟姐妹为大哥、二哥等、大姐、二姐,二弟、三妹等。对他们的配偶,也加排行称为:“大嫂”、“大姐夫”、“二弟妹”、“二妹夫”等。

有的地方如胶东,次序更为齐整,称父亲为“大”、“爹”、“爸”,称伯父则为“大大”、“大爹”、“大爸”,叔父则为“二大”、“二爹”、“二爸”。有的家族四服五服之内的同代人,全按一个顺序排下来,显得人丁非常兴旺。

对于晚辈,最普通的现象是,在乳名和称呼中强调其次序性,如“老大”、“三份里”、“四儿”、“二闺女”。在处理家庭问题上,长者说了算,老大说了算,长辈和老大为尊,显示了秩序性的权威。

重亲情

“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山东方言亲属称谓的重亲情特征,表现在对非血缘关系亲属的当面称谓上。

亲属称呼

对直接姻亲,当面称呼要用血缘关系的称谓。对于妻子来说,称呼丈夫的一切亲人,一律随丈夫,也就是说,如同称呼自己的亲人一样。如,称公公为“爹”、“爷”、“大”、“爸”,婆母为“娘”、“妈”,夫哥为“哥”,夫弟为“兄弟”、“弟弟”。

对于丈夫来说,称呼妻子的亲人也一律随妻子,如,称岳父为“爹”、“爷”、“大”、“爸”,岳母为“娘”、“妈”,妻哥为“哥”,妻弟为“兄弟”、“弟弟”。对于夫哥夫姐(大伯哥、大姑姐)来说,称呼弟弟的妻子也像自己的妹妹那样,称为“二妹妹”或者“二弟妹”。对于姐妹的丈夫来说,称呼妻哥、妻弟的子女,也一律像称呼自己的兄弟姐妹之子女一样,称为“侄子”、“侄女“。

对于干亲,当面称呼完全同嫡亲,而不像其他地方有“妈”、“娘”的区别,或“大”、“干大”的区别。

对于同族姻亲,称呼同辈人的妻子和同辈人的丈夫,一律同嫡亲兄弟姐妹。如,称同辈人的妻子,年龄比自己大的,一律叫“嫂子”、“大嫂”、“二嫂”;年龄比自己小的,一律叫“妹妹”或“弟妹”、“大妹妹”、“二弟妹”。称呼同辈人的丈夫,年龄比自己大的,一律叫“姐夫”、“大姐夫”、“二姐夫”;年龄比自己小的,一律叫“妹夫”、“大妹夫”、“二妹夫”。

此外,称呼同辈人的母系亲属也一律同称呼自己的母系亲属称谓,如“姥爷”、“姥娘”、“大舅”、“二姨”;自己的配偶称呼这些人时,也这样称呼。

对于庄亲,即同村异姓的人,之间的称谓也用亲属称谓词去称呼,突出乡亲的亲情。

邻里称呼

对于同村而不同姓的人,一般规则是:1 有直接亲戚关系的,优先喊亲戚称谓,比如“表叔”“二舅”之类。2 没有直接亲戚关系的,一般参照自己同姓人中和对方的亲戚关系,或者老一辈延续下来的关系,加排行称谓,比如“三叔”,“四哥”等。对方没有兄弟的,一律称呼“大XX” ,比如:“大叔” “大哥”

对陌路人,也根据其年龄、性别特征,称之为“大爷”、“大娘”、“大哥”、“大嫂”、“大兄弟”、“大妹妹”,只不过一律用“大”而不用“二”、“三”、“四”之类的排序词罢了。

但在鲁西南地区,除亲属称谓外,忌称“大哥”,见面应叫“二哥”,“二哥”是尊称。据说,起因于武大郎与武松的传说故事。武大郎是个三寸丁,妻子与人通奸,是个“乌龟”、“绿帽子”;而武松武老二,英雄豪气了得,成为山东大汉的典范。而在鲁东南地区,见面须称“三哥”,俗以为“大哥王八二哥龟,就数三哥是好人”。

分亲疏

一:宗亲方面:

在宗亲称谓中,山东方言按亲疏远近的不同,区分为不同的亲疏层次。

山东民间流行的五服,出五服,大致关系如下:由上到下的排列次序为:高祖辈、曾祖辈、祖父辈、父母辈、自己(至此为上五服,自己及以下为下五服)、子辈、孙辈、曾孙辈、玄孙辈,共计九代,是为本宗九族,从高祖到自己是五代宗亲,俗谓“五服,在这九代中的任何一代,只要往上数超过五代,不是一个高祖,就算出五服了。

山东一些农村流行的“五大院”、“四大院”,也指在五服、四服之内的宗亲,分别方法同上,院:院子、支股的意思。

也可以这样区分亲疏:一个林地里的(墓地)、一个老林地的、一个支股的(即宗族有同一历史来源的)、一个发源地的、一个姓的。

以上这些宗亲范围,都要在族谱中出现。表现在称谓语中,在叙称时往往前加“亲”来强调,如:亲兄弟(同一父母的兄弟)、“亲叔伯兄弟”(同一祖父的兄弟)、“叔伯兄弟”(同一曾祖的兄弟或一个老老爷的兄弟,有地方称为堂兄弟)、“五服内的兄弟”、“一个林地的”等词语。

在红白事上也区分亲疏,目前大部分山东农村,红事基本只聚合三代以内的宗族商量办理,白事才聚合五代以内的宗族商量办理。除此以外的同姓人或村民也可参加,却只能算帮忙,没有参与商量或决策的权利。

二:姻亲方面:

在对姻亲的面称(当面称呼)里,山东方言靠称谓词前加“表”字来区分亲与疏,即俗谚所谓“一表三不亲”。这种情况,主要是对同辈的妻系、母系、祖母系亲属而言。如,称同辈的岳父为“表大爷”、“表叔”,岳母为“表大娘”、“表婶子”,妻哥妻弟为“表哥”、“表弟”。

对姨、姑丈夫的亲属,也冠以“表”字,如,称姨、姑夫下一辈子侄,称为“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但对姑夫、姨夫的亲生子女,往往称为“亲姑舅表哥”、“亲姨娘表姐”等,以区别和突出亲疏关系。

对姨、姑其公、婆称为“表爷爷”、“表奶奶”。

对姐、妹之丈夫的亲属,也冠以“表”字,如,称姐、妹丈夫的兄弟姐妹也为“表哥”、“表弟”、“表姐”、“表妹”。

婚姻双方的父母,即“亲家”,相互称谓也用“表”:“表哥”、“表嫂”、“表弟”、“表妹”。

在背后称呼上,山东方言也专有一套区分亲疏的称谓词。

1:对夫系和妻系的粗俗称谓。如,称夫之父为“公公”,母为“婆婆”,祖父为“老公公”,祖母为“老婆婆”,夫哥为“大伯子”,夫嫂为“大伯嫂子”,夫弟为“小叔子”,夫弟媳为“兄弟媳妇子”,夫姐为“大姑子”,夫妹为“小姑子”;有时为了稍微表示礼貌,冲淡不敬色彩,在其后再缀上嫡亲称谓词,如“公公爹”、“婆婆娘”、“大伯子哥”、“大姑子姐”。

对妻系亲属背称更粗俗。如称岳父为“丈人”,岳母为“丈母娘”,妻子的哥为“大舅子”,弟为“小舅子”,姐为“大姨子”,妹为“小姨子”;也可后缀嫡亲称谓词,如“丈母爷”、“丈母娘”、“大舅子哥”、“大姨子姐”。而称呼妻之姐妹的丈夫,则用“连襟”、“割不断”,“一肩挑”、“两乔”、“连桥”谑称。

2:有一种说法,叫“灭亲不灭祖”,可以六亲不认,但不能不认宗族。比如,亲姐妹或堂姐妹嫁给了对方叔侄两个,在男方家庭对外是婶、侄媳妇的关系,但姐妹二人之间仍旧按姐妹称呼,绝不能按婶侄称谓,这种情况在男方家庭中知道她们关系的,也会含糊其辞,不会以此为难。

这说明,齐鲁文化“亲疏”的区分标准是血缘,姻亲是第二位的。

三:远亲方面:

对于远亲,即亲戚的亲戚,或祖先的亲戚,山东人称之为“老亲”,一般不再深交,所以在称谓时也用前加成份强调出来。如“姥娘门上的”、“姑奶奶门上的”、“老亲戚”、“庄亲”等。

山东方言以对嫡亲特有的直称表达亲情,以示远近。对嫡系亲属,长辈可以直呼儿孙辈的“小名儿”(即乳名),儿女有的已到半百年龄,父母仍以乳名面称。乳名是长辈称呼儿孙辈的专利,其他人不得面称,直接面称具有詈言性质。

对于嫡亲兄弟姐妹来讲,哥、姐也可直接称呼弟、妹乳名,但仅限于弟、妹儿童时期。

面称儿孙辈的已婚者,还可以排行称呼,如“二份里”、“三份里”;称呼其配偶,则为“二份里的”、“三份里家”。

同辈哥、姐也可以排行称呼已婚弟妹,但用语不同,以“第二的”、“第三的”或“老二家”、“老三家”称之。

在鲁西南广大地区,因用“老二”、“第二的”婉指男性生殖器,故除非亲生父母和同胞兄长,不得面称他人为“老二”、“第二的”。

山东方言中还有一些特定的拉开亲情距离的称呼方式。在嫡亲中,长辈的名字属于家讳,不得直称;但是,对于三代以外的宗亲、庄亲,则可以用亲属称谓前加上被称呼的人的名字的形式称呼,如“庆堂叔”、“正法大爷爷”、“光同姑奶奶”。

别内外

“外甥是姥娘家的狗,吃饱了就走”

家庭是以男性为中心,以血缘关系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姻亲则为外亲。“外甥向外”、“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意为不亲。这种内外之别,表现在称谓中,有以下几个特点:

对外亲称谓体系作简单化处理。对母系亲属称谓体系,最为突出的是对姐妹、女儿、孙女的后代子孙,不加细致区分,不分女儿之子或孙以及姐妹之子或孙,一律用“外甥”、“外甥闺女”称之,“外”者,与“内”之子孙相对也,以示有别。

面称姻亲则特别讲礼仪,如称女婿为“客”、“新客”、“贵客”,尊称为“姑爷”;而其则背称妻系亲属为“丈人”、“舅子”、“姨子”,非常鄙俚,具有詈言性质。,

用独特的形式称呼已嫁的女儿、姐妹,即以她们所嫁丈夫的姓,或者所嫁村庄的名称呼她们。如果女儿姓黄,便称女儿为“老黄家的”;如果女儿嫁到刘庄,便称女儿为“刘庄的”。

在对待所有姻亲关系中,也是也不同地位关系,舅为大,基本是汉族传统,山东也不例外,比如有红白事把所有姻亲请来,在座次上绝对是舅坐上手,并尽量避免年轻的舅和年老的姑夫姨夫同桌,否则年轻的舅坐上手,年老的姑夫、姨夫坐下边,又不符合山东人尊老的习俗。如果年龄都差不多,那舅必须是上手。

如果家中有事,要请亲戚商议的话,舅是首选,特别是母亲、妻子或孩子辈的事,娘舅或孩子舅必须知道或当家做主。平常来往中,姑夫也比姨夫要多,因为姑夫虽然是姻亲,可姑是宗亲,而姨和姨夫都是姻亲。有很多红白事,往往是舅和姑夫必来也该来,姨夫则不然。

重礼仪

“礼多人不怪”

尊称,俚称分明。面称用尊称,叙称可用尊称,也可用俚称,这是礼仪规范的要求。

他称、直称讲究。所谓他称,即降自己一辈或两辈,站在下一辈人的角度上称呼,这是山东方言的“尊敬体”。使用尊敬体要注意在称谓词前加“恁(您)”或“他”,以示区别。

尊敬体只为自己是长辈或平辈,称谓小自己一两辈或比自己年龄小的平辈,如,当面称呼侄子侄女为“恁哥”、“恁姐”,意指自己孩子的哥姐,当面称呼孙子孙女也是“恁哥”、“恁姐”,意指自己孙子的哥姐,当面称呼自己的弟和弟媳为“恁叔”、“恁婶子”,指自己孩子的叔叔婶子。却不能称呼大哥大嫂为“恁大爷”“恁大娘”,这不尊重年龄大的人,失去了尊敬体的意义,应该直喊哥或嫂子。

用尊敬体对小辈背后称呼则为前面加他,比如:“他哥”、“她姐”、“他嫂子”“他姐夫”之类。

而对自己的长辈或年龄大的平辈,一律用上面的直接尊称,这一点在很多电视剧中往往会犯错误,现实生活中,没有当面称呼长辈为“恁爷爷”“恁奶奶”的,都是直接喊爹妈或大爷大娘或叔婶。

在山东很多地方,夫妻私下之间对于父母也用他称,称为“他爷爷”,“他姥娘‘”,意指自己孩子的爷爷或姥娘,而夫妻面对老人的时候,绝不会这样称呼,都是直喊爹或娘。

对晚辈的配偶,尊敬体当面称呼为“恁嫂子”,“恁(您)姐夫”或者以孙子辈身份称呼为“恁婶子”、“恁姑父”。也可前加孙辈子女的乳名,如称儿媳妇为“燕燕他妈”,称侄女为“红红她姑”。背后称呼则为把“恁” 变为“他(她)”

凤凰山东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索冰冰]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